中共逼韓國禁六四標語──「六四」十三週年長鏡頭
 
2002-6-8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秦川綜合報導) 十三年前的6月4日,喪失人性的中國共產黨政府殘酷鎮壓由青年學生為主體的愛國民主運動,悍然下令槍殺成百上千手無寸鐵的無辜民眾,一手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六四」慘案。從那以來,「六四」就成了中華民族永遠的創傷,每年到了這個季節,就會隱隱作痛。十三年了,在江澤民治下的中國,「六四」的心結沒有解開,反而又增添了許多新的冤魂,更多解不開的死結。為了掩飾心虛,江氏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竭力製造媒體中的歌舞昇平和經濟的虛假繁榮,希圖掩蓋手上殷紅的血跡,製造可恥的全民族集體遺忘。在這民族大悲劇的第十三個祭日,讓我們穿過那由廉價的快感和卑俗的欺騙編織的煙幕,去探視我們民族的瘡疤,感受一個真實的「六四」紀念日。

*北京戒備較往年更為森嚴

首度打進世界杯足球賽的中國隊,正巧在6月4日當天第一次出戰,吸引了眾多中國人的注意力。這似乎應該是政府可以鬆口氣的理由,可是恰恰相反,中共當局反而對此大為不安,令今年「六四」前夕的北京氣氛比往年更加緊張。因為他們擔心,中國隊比賽後,不管是勝還是敗,民眾會出現強烈反應,引發大規模遊行,甚至湧向天安門廣場來發泄。若被人利用,很可能演變成「六四」悼念活動。尤其令政府緊張的是,中國隊出戰哥斯達黎加的地點是南韓光州,而光州於一九八○年曾發生類似「六四」的槍殺民眾事件。

*北京警方突查9家著名網站

要保證「六四」平穩度過,中共當然不會忘記加強控制互聯網。就在6月4日當天,北京市公安局突然對新浪、搜狐、網易、FM365、焦點、TOM、中華網、首都在線和瀛海威時空等9家網站進行突擊檢查,重點檢查電子公告欄、留言板、聊天室、個人主頁和FTP服務中的「各類有害資訊」。檢查結果FM365、新浪、TOM等相關欄目被停機整頓,網易、焦點、首都在線等被行政處罰。

與此同時,總部設在美國的「保護記者協會」致函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要求立刻釋放中國四川因興辦因特網的網站而被逮捕的中國公民黃琦。

*中共拘捕異見人士

香港人權資訊中心說,今年六四期間,單是北京便至少有二十名異見分子受到全日監視,北京公安在6月1日更將民運人士華惠棋和劉鳳剛帶走。廣州的律師李文生,因較早前向公安申請今晚在中山大學正門舉辦三十人的「六四燭光晚會」,也於六四前被捕。

總部設在倫敦的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在「六四」十三年後,仍有200名與六四事件有關的人被拘禁,而且每年都有不少人因為試圖紀念六四事件而被拘捕和送去勞教。陜西、四川、重慶、貴州及廣西五省的民運人士林牧、陳衛、廖雙元及李小龍等四十五人,聯名發出公開信,要求當局平反「六四」,及釋放徐文立、王有才及江棋生等民運人士。

*六四難屬首次北京公祭,丁子霖遭監控

由「六四」死難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在六四前夕發表公開信,再次要求中國當局平反「六四」,並要求與江澤民對話。6月4日當天,20多名「六四」死難者的家屬及其親友在北京萬安公墓公祭13年前死去的親人。 這是「六四」13年來,死難者親屬首次成功地在「六四」敏感日,公開集體悼念「六四」死者。他們強調,「沉默也是一種譴責」,誓言絕不動搖「尋求正義,見證屠殺」的決心。七家「六四」難屬,首先各自在親友墓前或骨灰安放處誦讀悼詞,接著每人灑一杯酒祭奠自己的親人,並分別給自己的遇難親人和一些已知的「六四」遇難者墳墓獻上鮮花,然後再聚集在袁立墓前,一起宣讀公祭祭文。不過,「六四」難屬的代表人物、「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則因被警方嚴密監控,只能像往年一樣,在寓所內和丈夫點燃燭光,祭奠13年前死去的17歲獨子蔣捷連。

*中共逼韓國禁六四標語

中共對六四紀念活動的鎮壓甚至延展到了境外。此次中國隊首度在世界杯出戰,碰巧遇上「六四」十三週年。中國政府毫無廉恥地要求南韓政府採取行動,防止有人在球場示威,以防三億中國觀衆從中央電視臺的賽事直播中,看到紀念「六四」的橫額。為了不惹怒中共,南韓已承諾嚴禁球場內拉抗議橫額及示威,否則會被帶走問話,甚至交給中國大使館處理,而場內外將有六千警力維持秩序。

*香港四萬五千市民燭光悼死難同胞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6月4日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辦燭光晚會,紀念六四十三週年。約有四萬五千市民參加了今次「六四」燭光晚會。數以萬計的香港市民佩著寫有「每年今夕聚此刻,萬語千言從何訴」字句的綠色紀念章,點燃手中蠟燭。今年六四燭光晚會的主題是「哀悼民運死難同胞,繼承烈士民主遺志」,「青年一代來參與」。公園足球場上臨時搭建的高臺上,懸掛著黑底白字大橫幅,上書「認識歷史,毋忘六四」八個大字。

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直言,從來不擔憂參加人數多寡的問題,也不認為世界杯決賽周,會影響參加燭光晚會的人數,最重要的是支聯會有否做到應做的事。他說,實際上出席晚會的人數跟往年差不多。司徒華在臺上致悼詞時說,雖然「六四事件」已過去十三年,但他強調「我心不死、燭光不滅」,在香港的燭光將年年不滅,「直至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點燃起同樣的燭光為止」。

美國多個城市和加拿大多個城市及歐洲倫敦、德國柏林、法國巴黎等地都有燭光悼念活動。

*馬英九:六四不平反 兩岸統一無條件

在臺灣,臺北市文化局主辦「普世人權-六四事件與兩岸民主進程」特展,市長馬英九在致詞時表示,過去十三年來,每年他都出席六四相關紀念會,因為他始終忘不了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晨,在中正紀念堂上的「血肉相連、兩岸對歌」聲援六四民運活動現場,與北京天安門的連線電話中傳來槍聲,偌大廣場霎時靜默,然後長歌當哭、悲憤終宵。馬英九強調,臺北人、臺灣人都沒有忘記六四事件,六四不平反,兩岸統一就沒有條件。

陳水扁總統在6月4日表示,在「六四」周年前夕,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仍一再強調,中國必須堅持共產黨「一黨專政」,拒絕西方民主制度。陳總統表示,儘管有中共的武力威脅,勇敢的臺灣人民將不受影響,堅持民主的生活方式。

*劊子手「六四」談和平

就在世界各地華人紀念六四大屠殺之際,中共頭子江澤民正在哈薩克斯坦的阿拉木圖參加「亞信」領導人會議。六四當天下午,江澤民分別會見了巴基斯坦總統穆沙拉夫和印度總理瓦傑帕伊,大談化解印巴爭端,保衛南亞和平。三天後,江又竄到俄羅斯聖彼得堡與俄羅斯和中亞四國領導人簽署了對抗恐怖主義的協議。可惜,「和平外交」的冠冕堂皇掩蓋不了其卑鄙可恥的歷史。

今年的六四,江澤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心虛。自從《中國「六四」真相》於2001年3月和4月分別以中英文出版以來,江澤民似乎比任何其他中共領導人更加在乎這本書的出版和發行。他一邊指示:「誰敢盜印這本書就判死刑」,「誰敢從海外帶進兩本書就坐牢」;一邊花費巨大財力和人力追查外流的「六四」密件。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這些文件與他1989年慫恿鄧小平向手無寸鐵的民主人士和學生施暴脫不了干系。

在「六四」以前,江曾從上海寫一封密信給「李鵬總理並呈鄧小平主席」,表示如不採取「果斷措施」,「任資產階級自由化泛濫,就要亡黨亡國」,云云。從江澤民在信中對形勢的估計和對策,可以看出他在慫恿鄧小平下令屠城中起了非常關鍵的作用!中共元老們看中江澤民,就是因為他在六四期間採取果斷強硬措施,關閉中國最勇敢的報紙《世界經濟導報》,在鎮壓民主運動中表現主動。

*歷史將審判政治流氓集團

江澤民這個六四血案的直接元兇和最大受益者,殺害成百上千青年學生的殺人犯,在「六四」大屠殺的十三週年祭日,一邊在國內扼殺天安門母親和異議人士的吶喊,在國外通過特務和外交施壓限制當地華人自由,一邊卻又大言不慚地大談和平。只可惜,癩蛤蟆不可能一轉眼裝扮成天鵝,鱷魚也不會流幾滴眼淚就變成和平鴿。歷史即將作出公正的判決。這一天不會遙遠。

摘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