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修嘴里的军委主席
 
2002-5-25
 
【人民报消息】讨论江泽民在十六大上交班的问题,焦点一般放在中央军委。舆论普遍相信,江泽民的交班安排不外两种选择:一是全退,党政军三个位子一把交给胡锦涛──这种看法不妨称为乐观主义,看重的是政治规则、外部压力和政治家的良好愿望;一是半退,让出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位子,但是,采所谓‘邓小平模式’,再做一阵子军委主席──这就有点悲观,分析者强调的是政治家的权力欲望和相应的权力斗争,重视从历史经验与宏观制度透视交班问题。两种判断的区别,就在江泽民是不是保留中央军委主席的职位。

  我们早就说了,本栏无意猜这个大谜。我们与悲观主义者有近似的地方,就是假设政治家的本意是不愿意放弃权力,总会设法保持自己的影响力。我们也有赞成乐观主义者的地方,那就是看到:这种本意总会受到外界因素的某种制约。而对中共这次权力转移来说,这种制约的因素,较之中共历史上其它类似关节,要大要多;但与民主法治制度下的政治权力运作相比,它又较小较少。这些制约因素是什么,如何发生作用,就成为我们分析的重点。

  就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来说,制度的层面没有什么制约因素。十二大的时候,党章还明确写了,军委主席要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任;到了十三大,此条一笔勾销,邓小平以普通党员身份出任军委主席;等十四大上,又变成了中共总书记兼任,但也没有在章程中做什么规定。十六大上,江泽民要继续做军委主席,就手续来讲,比当年邓小平开创这一模式时还容易,连条文都不用修改。

  问题是: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是不是就能如意保持其政治影响力?有这个职位,比没有这个职位,影响力当然要大很多。但是,看一看邓小平模式,就知道与其说在于这个职位,不如说在于:第一,占据这个职位的人是不是在军内具有强大权力基础;第二,能不能通过军委来保留对于中国政局的最终发言权。

  老邓与军队的渊源,自是不消说的。战争年代,老邓不仅是中共四个方面军之一的政委,而且,到淮海大战这样的关键时刻,还位居前线第一把手,统领两个方面军,地位在后来得授开国元帅的刘伯承和陈毅之上。文革后第一次复出,老邓兼任解放军总参谋长,实际掌握军权。打倒‘四人帮’之后再次复出,试兵越南,通过战争指挥,一下子就架空了当时的军委主席华国锋和实际主持军委的叶剑英。可以说,军队是老邓的主要权力基础,特别是与陈云和李先念他们相比。所以,不用什么党内职位,就是‘邓小平’三个字,顶得过‘党指挥枪’这一条老毛定下的原则,几百万大军俯首听命。相比之下,江泽民的军内权力,却源于他的党内权力,而这些权力又主要是源于名位。换句话说,江在军内有权力网络(比如有论者常常提到这十多年来提拔的将领们),那是因为他是军委主席;而他成为军委主席,则是因为他是党的总书记。按照邓小平当年的说法,就是:‘江泽民同志是一个合格的总书记,所以是一个合格的军委主席’。一旦不是总书记,这个军委主席还能像当年老邓那样名正言顺指挥军队吗?也不好说不能,但是肯定不可能像老邓那样指挥如意。

  还不用说,无论胡耀邦、赵紫阳还是江泽民,都是老邓一手拉拔。不用老邓拿枪指着,你也知道你不过是儿皇帝,何曾真正当家做主了?所以,老邓这个军委主席,不过是留他一手,以防万一;至于日常的政治影响力,那还是要靠路线与人事这两条发挥作用。到了老江这里,情况怕有不同:胡锦涛的接班地位,并非肇始于江的拉拔。今天小胡亦步亦趋,那是理所当然;明天他成了党政一把,要搞自己的一套,你还能调动军队拿他不成?退后一步说,他就是不爱找你军委主席商量国务,和平时期,也是理所当然,你又岂奈他何?这个军委主席,还不等于一个空架子?

  一边是自己力量削弱,一边是接班人独立性加强。两个因素相加,就算老江留任军委主席,难道就真能做的了邓小平第二吗?这样来看,则军委主席这个职位,在老邓那里固然是大棒一只,而到了江泽民这里,则就好似三国杨修嘴里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说得白了,一句话:这个职位要保留也容易,保留了也不见的就能保持巨大影响力。据悉,目前江泽民正极力筹划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出笼,要当委员会主席,这或许就是江对其“下台”形势的“清醒”认识。

转自《信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