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修嘴裡的軍委主席
 
2002-5-25
 
【人民報消息】討論江澤民在十六大上交班的問題,焦點一般放在中央軍委。輿論普遍相信,江澤民的交班安排不外兩種選擇:一是全退,黨政軍三個位子一把交給胡錦濤──這種看法不妨稱為樂觀主義,看重的是政治規則、外部壓力和政治家的良好願望;一是半退,讓出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位子,但是,采所謂『鄧小平模式』,再做一陣子軍委主席──這就有點悲觀,分析者強調的是政治家的權力欲望和相應的權力斗爭,重視從歷史經驗與宏觀制度透視交班問題。兩種判斷的區別,就在江澤民是不是保留中央軍委主席的職位。

  我們早就說了,本欄無意猜這個大謎。我們與悲觀主義者有近似的地方,就是假設政治家的本意是不願意放棄權力,總會設法保持自己的影響力。我們也有贊成樂觀主義者的地方,那就是看到:這種本意總會受到外界因素的某種制約。而對中共這次權力轉移來說,這種制約的因素,較之中共歷史上其它類似關節,要大要多;但與民主法治制度下的政治權力運作相比,它又較小較少。這些制約因素是什麼,如何發生作用,就成為我們分析的重點。

  就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來說,制度的層面沒有什麼制約因素。十二大的時候,黨章還明確寫了,軍委主席要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任;到了十三大,此條一筆勾銷,鄧小平以普通黨員身份出任軍委主席;等十四大上,又變成了中共總書記兼任,但也沒有在章程中做什麼規定。十六大上,江澤民要繼續做軍委主席,就手續來講,比當年鄧小平開創這一模式時還容易,連條文都不用修改。

  問題是: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是不是就能如意保持其政治影響力?有這個職位,比沒有這個職位,影響力當然要大很多。但是,看一看鄧小平模式,就知道與其說在於這個職位,不如說在於:第一,占據這個職位的人是不是在軍內具有強大權力基礎;第二,能不能通過軍委來保留對於中國政局的最終發言權。

  老鄧與軍隊的淵源,自是不消說的。戰爭年代,老鄧不僅是中共四個方面軍之一的政委,而且,到淮海大戰這樣的關鍵時刻,還位居前線第一把手,統領兩個方面軍,地位在後來得授開國元帥的劉伯承和陳毅之上。文革後第一次復出,老鄧兼任解放軍總參謀長,實際掌握軍權。打倒『四人幫』之後再次復出,試兵越南,通過戰爭指揮,一下子就架空了當時的軍委主席華國鋒和實際主持軍委的葉劍英。可以說,軍隊是老鄧的主要權力基礎,特別是與陳雲和李先念他們相比。所以,不用什麼黨內職位,就是『鄧小平』三個字,頂得過『黨指揮槍』這一條老毛定下的原則,幾百萬大軍俯首聽命。相比之下,江澤民的軍內權力,卻源於他的黨內權力,而這些權力又主要是源於名位。換句話說,江在軍內有權力網絡(比如有論者常常提到這十多年來提拔的將領們),那是因為他是軍委主席;而他成為軍委主席,則是因為他是黨的總書記。按照鄧小平當年的說法,就是:『江澤民同志是一個合格的總書記,所以是一個合格的軍委主席』。一旦不是總書記,這個軍委主席還能像當年老鄧那樣名正言順指揮軍隊嗎?也不好說不能,但是肯定不可能像老鄧那樣指揮如意。

  還不用說,無論胡耀邦、趙紫陽還是江澤民,都是老鄧一手拉拔。不用老鄧拿槍指著,你也知道你不過是兒皇帝,何曾真正當家做主了?所以,老鄧這個軍委主席,不過是留他一手,以防萬一;至於日常的政治影響力,那還是要靠路線與人事這兩條發揮作用。到了老江這裏,情況怕有不同:胡錦濤的接班地位,並非肇始於江的拉拔。今天小胡亦步亦趨,那是理所當然;明天他成了黨政一把,要搞自己的一套,你還能調動軍隊拿他不成?退後一步說,他就是不愛找你軍委主席商量國務,和平時期,也是理所當然,你又豈奈他何?這個軍委主席,還不等於一個空架子?

  一邊是自己力量削弱,一邊是接班人獨立性加強。兩個因素相加,就算老江留任軍委主席,難道就真能做的了鄧小平第二嗎?這樣來看,則軍委主席這個職位,在老鄧那裏固然是大棒一隻,而到了江澤民這裏,則就好似三國楊修嘴裡的『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說得白了,一句話:這個職位要保留也容易,保留了也不見的就能保持巨大影響力。據悉,目前江澤民正極力籌劃一個「國家安全委員會」出籠,要當委員會主席,這或許就是江對其「下臺」形勢的「清醒」認識。

轉自《信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