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檢討暗使絆!江澤民發發炮彈飛向李瑞環尉健行
 
楊琳
 
2002-4-17
 
【人民報消息】政治局生活會上主要吹噓「三個代表」論。

三月十一至十二日,中央政治局召開了一次「民主生活會議」。江澤民在會上作了自我批評,承認他有九大失誤,承擔了反腐不力的責任,也承認了他對政治體制改革顧慮重重。但對於指責他搞個人崇拜、個人迷信,個人淩駕於軍的集體之上,在黨內搞宗派勢力,有個人野心等問題,卻避重就輕,一帶而過,沒有觸及問題的要害。

政治局一次民主生活會議

《爭鳴》報導,「兩會」期間,三月十一至十二日,中央政治局召開了一次「民主生活會議」。會議的主題是「高舉鄧小平的旗幟,找出差距,發揚成績,緊密團結,迎接黨的十六大召開」。除了政治局全體成員之外,會議還邀請了人大黨組成員、政協黨組成員及老同志喬石、劉華清和黃華、彭沖、楊成武等參加。萬里、宋平雖未出席,但都作了書面發言,委託中央書記處代為發言。

會議由胡錦濤主持,他強調:以政治局常委作自我批評為主,會議上「不爭論,不對人,不留底」。

江澤民的「自我批評」

江澤民在會上作了題為《鞠躬盡粹,為祖國為黨和人民服務》的自我批評。在長達四十分鐘的發言中,江澤民為他的「三個代表」思想如何在實踐中產生,作了闡述、解釋,並在發言的最後部分,承認自十五大以來,作為黨的總書記、黨的領導班子核心,在制訂政策、工作上有過失、有失誤,主要是在以下九個方面:

中央若干決議流於形式

一、對黨的建設工作抓而不緊,缺乏力度,使黨的建設工作和黨的作風,處於落後於整個形勢發展,使黨的領導權受到很大程度削弱;

二、對黨的方針、政策和黨的決議、決策,有號召、有部署,但是對落實、貫徹、執行的情況和進度,缺乏有效檢查、考核,造成了中央若干決議、決策流於形式,使黨的工作效益受到損害;

三、對黨內班子的內部矛盾,中央和地方存在、積壓的矛盾,沒有及時化解、處理好,導致某些矛盾激化,影響了中央的決策、中央的工作進度;(江澤民對賈慶林、曾慶紅、黃菊等人的「不能一刀切」的指示造成了積壓的矛盾)

四、對正確處理好建設、改革、穩定三者的關係上,是高估了人民群眾的承受力,也高估了黨員、幹部隊伍的素質,導致了職工、農民的利益受到影響不小,人民群眾和黨、政府的矛盾激化,部分地區出現對抗性的抗爭,後遺症極為嚴重;(江澤民認為人民群眾的承受力應該到什麼程度呢?如果沒有達到江所限定的承受極限是否應該開槍鎮壓呢?)

明檢討暗推責任

五、對於十二年來反腐敗斗爭工作,總體上是有成績的, 但是離中央制訂的目標、人民的要求,還是有很大的差距,反腐敗斗爭工作處於十分嚴峻、十分被動的局面,對此,作為總書記,要承擔主要責任;(江澤民沒有談出造成十分嚴峻、十分被動的理由是因為他借反腐打擊對立面)

六、對於政治體制改革、監督機制改革工作,進展遲緩,有多方面因素:怕改革造成思想上混亂,怕改革造成方向上轉向等,也有外界(部)反中反共勢力乘機進行顛覆等(這個理由永遠適用於中共,外國總統檢討工作時不知為什麼總想不起這個理由?);

七、對於領導幹部,包括少數高級幹部利用職權和職務上影響,與其配偶、子女謀取非法利益,嚴重敗壞黨風,損害了黨和政府在人民群足中的形象的情況,作為總書記,要承擔主要過失;(江綿恒是中國第一大貪官,其他人的貪和江氏家族來比,不過是小巫見大巫)

獨裁統治當道 法制建設空炮

八、在政治局班子裡,對一些重大決策、全局性問題、人事變動,在未有決定前,相互溝通、交換看法,存在著問題,導致一些較重大的決策、政策、人事的定論,都受到延遲;(江澤民什麼時候和政治局溝通了?他在法國宣布法輪功是邪教,是代表他個人還是代表政府?如果只代表他個人的意願,那麼這兩年來的鎮壓是違法的。)

九、對於法制建設、以法治國、以德治國,長期處於遲緩,黨政干預法治、長官意志淩駕於法制狀況嚴重、普遍,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社會的發展、進步。(中國有法嗎?)

對黨內外指責搞個人崇拜全部否認

江澤民在會上,還對黨內、外界批評、指責他搞個人崇拜、個人迷信、個人淩駕於黨的集體之上、在黨內搞宗派勢力、有個人野心等,不但全部否認而且往臉上貼金。他說:從擔任黨的總書記後,一直給自己敲警鐘,我僅僅是集體的一員、黨的一份子。特別是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離開後,我更鞭策自己,要擺正位置,正確和善於處理好個人和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的關係,正確和善於處理好個人和以往在同部門、同地方工作過的同志的關係,正確和善於處理好和曾經在若干政策上、決策上與自己有過爭議、反對過自己的同志的關係。

江又指桑罵槐攻擊對立面說:在黨內、社會上,及至國際上都流傳著我在黨內搞「江家班」、搞「上海幫」的消息,給黨的工作、給黨的團結都帶來了影響和危害,同時也給我工作上造成了一定的壓力和影響。

江澤民談是否連任

江澤民又對黨內、社會上「希望、要求」他再擔任黨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的「托兒」的「呼聲、提議」,作出解釋,說:當前黨的十六大籌備工作進展,確有阻力,有干擾、有艱難度。時間僅剩六個月,還有很多重大、重要工作等待著要做。如何在思想認識上統一,組織、紀律上集中,如何排除、辨別黨內外、社會上各種干擾性、挑撥性、煽動性的流言、傳言,把精力、思想、觀點都統一到黨的意志上,黨的目標、任務上,成了關鍵。

江恬不知恥地說,在當前變幻莫測的國際局勢下,黨內、社會上有一定的呼聲,希望我再挑一下擔子。我本人的態度是:

一、個人屬於黨和國家的,我無條件服從黨的決定和黨的利益;(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二、黨是領導集體,在領導集體班子內,確有不少具有駕馭全局、能勝任的同志;(誰說黨是領導集體?江核心的豐功偉績可不能被篡奪啊!)

三、如黨決定我退下後,作為黨員,有義務責任在需要時向班子提供些意見、建議和工作的經驗。(江澤民《鞠躬盡粹,為祖國為黨和人民服務》的發言已經表明要留任到最後一口氣。)

李瑞環尉健行等人對江的批評一針見血

在這次民主生活會上,李瑞環、尉健行和人大黨組成員鄒家華,政協黨組成員任建新、李貴鮮、陳俊生等,都集中批評了江澤民的過失:長期沒有處理好緩和黨和人民群眾的矛盾、黨的建設和黨風建設的黨的生命問題、農村農民權益的問題。

任建新在會上指出:不處理好個人和集體的隸屬關係,國家不會與時俱進,政局也不可能真正穩定。李貴鮮、陳俊生更指出:黨內宗派、地方主義的始源,是中央領導班子搞宗派、搞幫派,否則叫黨內如何理解地方的宗派主義、地方主義活動會如此明目張膽,中央又無法行動。

李瑞環的講話得到中共高層的好評

李瑞環指出:黨內假的、空的、大的不正之風充斥著;對黨內腐敗狀況、人民群眾上街抗爭示威、遊行,農村農民抗稅衝擊縣、鄉政府等矛盾,不是採取積極、有針對性的政策、方針去紆緩、解決,而是採取消極性的觀望態度。今日今時,我國社會是經受不起再發生一次類似八九春夏那樣的政局動蕩了,已經沒有當年的條件,沒有正確理由,沒有客觀基礎了。

據悉,在政治局內部、黨內,包括民主黨派的高層都認為,李瑞環的講話是他發出的忠告和憂慮,而江澤民的自我批評倒是幅絕妙的自畫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