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私發文件尉健行力主處分 開會搶副總理位攝政被轟遭笑
 
2002-4-16
 
【人民報消息】俗話說人各有命。攝政曾慶紅的官位似乎到頂了,無論江澤民怎樣使出吃奶的力氣,曾慶紅頭上的政治局「候補」委員的帽子就是摘不下來。雖然江澤民認為曾慶紅有「能力」,可很多人認為那都是心路不正的歪門邪道而已,只配做江澤民的左膀右臂。甚至有的人說:「因為他沒有人格,所以給我提鞋都不夠格。」


曾慶紅私發文件 尉健行、丁關根力主處分

《爭鳴》報導,三月二日,曾慶紅未按正常組織程序,私自將自己的二篇講話,由中央辦公廳作為文件下達,引起了黨內議論紛紛,來自各省市的質詢函電二百多封。尉健行、丁關根主張對曾慶紅給予黨紀處分,但在江澤民的偏袒下,曾慶紅僅在中央書記處內部作了檢查。

曾慶紅下達二篇講話的風波

三月二日,「兩會」前夕、政治局擴大會議剛剛結束,中共中央辦公廳突然轉發了曾慶紅二篇講話內容,文件下達後,引起了黨內一場風波。來自各省(區)、市二百多封質詢函電,向中央書記處、中宣部、中央辦公廳和十六大籌備領導小組提出查詢:中央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是否又發生了路線斗爭?

以下是曾慶紅這二篇講話內容摘要。

曾指黨內對「三個代表」要求搞庸俗化

二月二十日,曾慶紅在中央部委書記組織生活會上的講話,題為《要警惕、注意在貫徹「三個代表」要求中的傾向》,他在講話中說:從中央部委到省級、地級黨委有代表性的傾向,是搞形式主義、任務觀點,搞陽奉陰違一套,搞政治上庸俗化,實質上是抵制和反對。

曾指:形式主義、任務觀點的表現,搞層層脫產學習,下達學習心得、體會搞,搞大小講用會,組織班子代寫心得稿,互相抄襲,搞表彰貫徹「三個代表」先進大會等等。大會講一套,內部黨委會上又講一套,說什麼政治思想、理論學習已經不適應時代、不適應國情、不適應黨內、不適應大氣候、不適應人的思想。有的高級幹部甚至公開講:「不會有百分之一的幹部會認真學習「三個代表」思想。學得好、學不好,學得進、學不進,我管不了,但是學習形式一定要擺,否則,我和你們都得下臺。」有的省委書記還說:「規定學習時間,會議樣子要擺,功課要交好,不然,我這個省委書記怎麼當?大家要配合。」

「西方發達國家的成功靠什麼思想?」

曾在指責搞庸俗化問題時說:實質是在不同程度上抵制和反對「三個代表」思想,有認識上、情緒上的,也有在行動上的。他指責有的書記公然說:要吸取歷史上的沉痛教訓和付出的代價,就是神化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今天又要搞神化,是倒退、復舊,是違背馬克思主義、小平同志理論,是違背廣大黨員、幹部和人民意志,是違背歷史發展的。又有人說:「三個代表」思想能創造出高科技,能解決職工下崗、失業人口,能解決農村數億剩餘勞動力問題?在省級報刊上,有的報導:貫徹「三個代表」要求,解決社會吸毒、嫖娼、賭博三大毒害;有的提出,要以「三個代表」要求,建設一流的國際標準公共廁所。

曾說:這不是庸俗化,不是扭曲「三個代表」思想學說嗎?有的領導幹部在省黨校說:取得成績是貫徹了「三個代表」要求,那麼,出了問題、工作受到挫折,又怎麼解釋,是「三個代表」思想出了問題嗎?有的人還提出:「安排「三個代表」思想的學習先進分子參加世界體育比賽,保證都能摘金牌。」還有的人提出:「西方工業發達國家,新加坡的成功,是靠什麼要求、什麼思想?」

曾慶紅歷數當前黨內異見

曾慶紅的另一篇講話,是在中央黨校對省級幹部學員講的,題為《關於黨的組織原則和紀律的看法和意見》

曾講:檢驗一個黨委、幹部的黨性和組織性、紀律性,唯一的標準,就是在實際工作、學習、貫徹方針、政策上,是否和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自覺吃透中央精神,踏實、認真貫徹、執行?在這一原則上不存在搞捷徑、搞多標準的。

曾又在這篇講話中歷數了當前黨內形形色色的異見和「奇怪」的論調;

打著高舉鄧小平理論旗幟,來抵制、反對江澤民同志「三個代表」思想;

*打著要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幌子,反對黨的領導和黨在我國憲法規定的領導地位;

*打著要堅持黨的實事求是的科學的學風,來否定、貶低當前主流形勢和經濟發展、改革的成就;

*打著和平時期黨的中心工作是經濟建設,來阻撓、抵制、反對思想教育、理論學習,

*打著黨內要堅持民主集中制,而常常堅持個人或少數人的意見、立場,影響重大政策、問題的決定;

*打著反對黨內搞宗派、派別活動,而在黨內搞多中心、無中心論;

*打著要維護黨的決議,反對搞個人崇拜、個人迷信,而在黨內搞派別活動;

*打著要維護、堅持黨的集體領導原則,實際上是削弱江澤民同志作為第三代領導集體的核心地位和作用。

曾慶紅心虛 機密文件註明「參閱」

曾慶紅這次通過中央辦公廳私發自己二篇講話的文件,雖然列為「機密」,但都心虛地註明瞭「參閱」二字,為私發文件的行為的政治責任,預先減壓,留下了餘地。按中共中央組織紀律的規定,凡以中央或中辦名義下達文件,一定要經中央政治局討論通過;如作為「參閱」性文件,如以中央或中辦名義下達,要經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審閱及中央書記處三名書記審閱,才能作為文件下達。中央書記處的常務書記是胡錦濤、尉健行。

曾慶紅避開尉健行、丁關根、溫家寶下達自己講話

曾慶紅策劃將他的二篇講話放在兩會前夕和政治局擴大會議後,向中央委員、省部軍一級幹部下達「參閱」文件,是有針對性的,在他陪同江澤民出訪越南前就已部署就緒。在中央書記處的七名書記中,曾是送給了胡錦濤、張萬年、羅幹閱過,而沒有送尉健行、丁關根、溫家寶審閱,這一動作本身就違反了組織程序。

三名書記審閱,除張萬年批上「好,同意」外,對曾想擠進政治局常委的野心始終抱高度警惕的羅幹未寫一個字,並未表態。胡錦濤是提出了三點:可以不發,在適當場合再提出傾向、思潮;也可以再聽聽政治局其他同志的意見,要鄭重,要考慮到消極影響,不能作為學習、討論文件。要注意。

事發後,曾慶紅聲稱,他是聽取了在京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意見和看法的,他亮出了在京政治局委員是吳邦國、賈慶林、李鐵映,他們沒有反對意見。針對他的這一說法,尉健行在會上駁斥說:聽取了幾名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意見,沒有反對,並不等於贊成、支持。這僅是一種意見,不能代表大多數同志的意見,並指責曾為什麼不拿到書記處通一通?

曾慶紅被迫在組織生活會上作了輕描淡寫的自我批評

事發後,尉健行、丁關根提出要曾慶紅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作檢查,並給予黨紀處分,並就這一事件在黨內一定範圍內作出通報,嚴明黨的組織性、紀律性。

事件交到政治局常委討論,但被擱置了。江澤民、朱熔基都以「團結」、「同志式幫助」、「事件非大錯」等理由,反對給予黨紀處分。江澤民還指出:事件有這樣嚴重嗎?不是也有人在外發表與中央不一致的意見嘛!又說:是否要把事件搞得風風雨雨!這樣對誰有利呢?

在江澤民的袒護下,結果曾慶紅在兩會後只在中央書記處的組織生活會上作了輕描淡寫的自我批評,僅承認時間上不合適,沒有咨詢其他同志,但堅持強調有必要就黨內發生的傾向、思潮,告知黨內,引起注意,云云。

曾慶紅事件至今仍未平息,這本身對其想攀登所垂涎的十六大位置造成了人為的障礙。

曾慶紅搶座成笑柄

最近發生的一件事,說明曾慶紅爭名心切。

三月二十五日,江澤民、吳邦國、曾慶紅在甘肅酒泉出席無人航天飛船升空成功慶祝會,拍新聞照時,政治局候補委員曾慶紅竟搶占了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吳邦國的席位。其後經江辦主任賈廷安做手勢,曾慶紅才和吳邦國對調座位,這是一個暴露小人狂妄之心的「小節」,現場目擊者忍俊不禁。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