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昨夜奇遇賴昌星
 
2002年3月6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昨夜奇遇賴昌星。

  賴昌星說,我和陳永貴一樣,生下來就是貧下中農,解放前是,解放後仍然是。我成爲億萬富翁,並變質爲豪賭爛賭,是改革開放後的事。

  想紅太陽時代,黨和毛主席領導我們貧下中農,取得一個接一個的無產階級偉大勝利:建國初期,工農商學兵,全國大團結;三反五反時期,黨員幹部只貪污幾千元人民幣就要槍斃;大躍進時期,全國投毛主席所好,層層加碼上報,最後畝產糧食超萬斤;大鍊鋼時期響應毛主席的號召,土法上馬,鋼產硬要十二年內超英趕美;文革時期大豎特豎毛澤東思想權威,炮打劉鄧,橫掃黑九類與一切牛鬼蛇神。全國人民以假大空與窮過渡,由社會主義跑步進入了共產主義。

  毛澤東年代喲!寧要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草,誰敢去要資本主義的寶?不過,我們貧下中農不說假話:至今我們不知道什麼是社會主義,什麼是共產主義。我們會唱「社會主義好」的讚歌,我們聽毛主席說赫魯曉夫的共產主義是土豆燒牛肉。僅此而已。

  鄧小平時代不搞階級鬥爭了,他全力發展經濟,追日趕美。我這貧下中農,有雙手與大腦,又有同舟共濟的衆哥兒們與心意相通的黨老爺們,天時地利人又和,所以等鄧爺爺的貓論再次出籠,我們就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條件,羣策羣力,力爭進口免稅,共同發財致富。

  我們一夥人完全是按照當時的黨紀國法與國情國策而「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當時全國上下不只沒人指出我們違什麼規或犯那個法,階級兄弟們還沒口誇我懂得有福同享,挺講義氣;從中央到地方,各級領導人更無不讚賞我疏財仗義,愛黨愛國,是商界奇才,是改革開放第一傑。

  萬萬沒料到現在政府口風一轉,說我的所作所爲大錯特錯,罪大惡極!真不知是他們大錯特錯還是我趕不上時代了。

  現在媒體秀才們譏笑我沒讀過書。先生女士們,我雖是文盲,但我懂得把我的農民經驗智慧與中國的國情國策相結合,創造出我的紅樓,就好像陳永貴創建大寨一樣。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我的紅樓,是我的實踐。請檢驗,請評分,不得一百分也該有八九十分。

  接受過我們貧下中農再教育的秀才們!你們除了空談、譏笑外,創造了什麼?實踐了什麼?毛澤東思想的精髓之一,不是理論聯繫實際嗎?老實說,你們學的都是死理論,離開實際十萬八千里。你們只會望河興嘆,長篇大論,可笑卻連摸着石頭過河都不會!毛主席最看不起誇誇其談的臭老九!

  人不是神,誰能無錯?毛主席雄書四卷,最最強調理論聯繫實際,最最重視實事求是;但他老人家還不是犯下了禍國殃民之大錯?我這小小百姓,又是目不識丁的農村老粗,與官老爺們一起摸着石頭過河,出了些大問題,當然免不了哦。用毛主席的三七分法,我的錯誤,頂多是三,而且又不是我昌星明知故犯!不知者無罪不是嗎?

  還有,我不吐不快:同樣犯錯誤,領導人可以交學費、獲諒解,爲什麼我昌星就不行?

  我最最不服氣的是:政府突然拿條條框框當真!誰不知道神州大地歷來說一套做一套?!

  老外見到毛主席和尚打傘,就一口咬定新中國無法無天,沒有憲法。其實新中國不只有人民大憲法,而且還經人大代表們舉手一致通過,並還全體認真修改了幾次呢。開國大憲法,其中什麼民主啦,自由啦,人民當家做主啦,批評與自我批評啦,爲人民服務啦,據秀才們說,寫得最精彩。問題是:寫得再好有什麼用?白紙黑字又怎麼樣?除了掌權者按其需要,斷章取義靈活應用,或拿來裝裝門面外,有誰當真呢?看中國到處大字高高寫着「爲人民服務」,文革時期還人人掛在胸前,可有誰照着做?……政府現在突然拿自己不用的條條框框,來整我修我,欲置我於死地,我小小百姓,除了自認倒黴外,能說能做什麼呢?在中國,掌權人說你對,你不對也得跟着說對;掌權人說你錯,你沒錯也得認錯。不說對不說錯都不行。

  我的紅樓,不久前還拿來做反貪教育或當代中國社會的照妖鏡,那倒很實事求是;何況還可收參觀費呢。但我特別要指出的是:

一、紅樓完完全全是中國現實社會的產物:官太貪,吏太污,全民笑貧不笑娼,連全國堯舜也越來越愛向錢看。古人道:有錢能使鬼推磨。我的紅樓就是這樣應運而生的。即使我賴昌星不建紅樓,順昌星、天王星、冥王星也會建。這是時代的需要唄!

二、紅樓現在變黑樓了:前段時期我紅,樓也跟着紅,代表着正確、光榮、偉大;現在領導人說我罪大惡極,樓也立刻變邪變惡變黑了。正與邪,是與非,在新中國可隨領導人的變化而轉過來或翻過去。就如劉少奇鄧小平,今天雖定位爲最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但在紅太陽後期,他們是工賊、內奸、叛徒、死不悔改的最大走資派,打翻在地後,人人還再踏上一隻腳呀。再看力批陳獨秀周恩來,惡鬥彭德懷林彪,狠整全國知識分子,安排全國上下謾罵什麼周公、孔老二、左傾、右傾、形左實右、毒草……都是鬧劇吧,其實到頭來什麼都不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而已。這是新中國的一大悲劇。

三、紅樓與大寨,同運不同命:陳永貴靠國庫,擴建了大寨,經毛主席大筆一揮「 農業學大寨」,永貴官拜副總理,而大寨紅透半邊天。我賴昌星靠進口免稅,創建了紅樓,和哥兒們官老爺們有福共享,肝膽相照,哪裏不對了?其實,千不欠萬不欠,我賴昌星欠就只欠毛主席的字條(比如:你辦事我放心!)或毛、鄧、江的題詞(比如:改革開放學紅樓!或:紅星照耀賴昌星!)。因而等我星運一不濟,紅色資本家就變成黑色走私逃犯,可憐紅樓也淪爲反貪青樓。嘆永貴、昌星雖同爲貧下中農,雖同樣靠國庫在不同時空大顯神通,但同運不同命喲!

四、人在我紅樓,保證站得高、望得遠、看得清:

  向東部看,走私艦隊頻靠岸;向西部看,滿山遍野貧困漢;往南遙望,北姑南妹滿街站;往北遊目,官官相護互保好處;向天仰視,毒雲廢氣滿天充斥;向地伏望,大小法輪齊齊旋轉;向前細瞧,富家一席酒,貧戶半年餐;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

  國強忍不住開口了:「毛主席統一國家建了豐功,抗拒外侮創了偉績,可惜治國濟民方面卻大錯特錯,真是千古遺憾!。」

  民富也跟着開口了:「鄧小平改革開放,解放了巨大的生產力 ,完成了第二次革命;江黑心欲創三個代表的新時代,躋身做個偉人。。。」

  美華點頭道:「領袖們的千秋功過,人民自會評說。」

  她回過頭來,對賴昌星說:「你的免稅進口呀,在法治國家來說,其實是走私、騙稅、逃稅;你們衆哥兒們、官老爺們有福共享,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分明是官商勾結、權錢交易、同流合污、徇私枉法。你們經濟犯罪之深,盜竊國庫金額之巨,株連官、軍、商、民之廣……。」

  正要說下去,突然一覺醒來,才知是南柯一夢。

 
分享:
 
人氣:12,94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