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長城」千瘡百孔:高官尋歡作樂的場所揭密
 
2001-11-28
 
【人民報消息】沒摸過槍的淫棍軍委主席江澤民當政以來,極力腐蝕「偉大鋼鐵長城」,中國大陸軍方有很多檔次不同的俱樂部、招待所、療養院、度假村、都是供高官聲色犬馬、尋歡作樂的場所。十一月初,中共當局突然發出了查封命令,並採取了突擊查封行動……

突如其來的通告

十一月一日,國務院、中央軍委,突然發出《關於立即查封、停辦軍警俱樂部》的通告,並成立了領導小組督辦。朱熔基任組長,遲浩田、羅幹、傅全有、周子玉、于永波等任副組長。

十一月二日,國防部、總參也發出了《關於嚴格執行中央通告,整頓俱樂部、招待所、渡假村等場所》的通知。

突擊查封行動事前走漏風聲

十一月二日、三日晚上,持有國務院、中央軍委命令的突擊隊,對重點俱樂部進行了突擊查封。

所謂「重點」,指的是:北京玉泉山總參幹休俱樂部、天津團泊窪水庫天津警備區招待所、武漢東湖湖北省軍區渡假村、太湖華莊南京軍區休養院、成都獅子山成都軍區空軍俱樂部等。

在這次突擊查封行動中,讓人深思的是,這些重點查封的燈紅酒綠場所,在查封當天,本地區平日裡經常來這些地方尋歡作樂的享受者這天竟然均「缺席」消失了。僅北京玉泉山總參幹休俱樂部,當晚只有四十多名來自瀋陽軍區、濟南軍區的將軍和高幹子弟,北京的顧客一名也沒有。顯然,中央部署採取的突擊查封行動,事前已被泄露出去了。這種行為算不算泄露國家機密呢?

軍中燈紅酒綠場所的來歷

這次被中央下令查封、停辦、整頓的俱樂部、招待所、渡假村等,大多是九十年代初江澤民當軍委主席後興建的,到了九七年達到了高峰。這些燈紅酒綠、尋歡作樂的場所,大多修建在風景區、沿海地區或交通便利的地方,而且都名正言順地打著「俱樂部」、「招待所」、「療養院」、「渡假村」的招牌,門口警衛森嚴,一般老百姓不但不得其門而入,甚至根本不知道裡面的真實情況。

尋歡作樂場所分三個檔次

這些俱樂部、招待所、渡假村,分三個檔次:特級、高級、次高級。

特級的,全國約有八所,分別在北京、天津、成都、武漢、太湖,大連、珠海、廣西陽朔;

高級的,全國約有三十多所,大多在各省軍區所在地;次高級的,全國約有五十多所,大多在各省風景區和沿海地區。

特級的俱樂部、招待所、渡假村等,全年每天二十四小時提供服務,高級、次高級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客滿」的,敢情都上這兒來講「三講」來了。

能進入這三個檔次的俱樂部消遣、享受的人,也有等級之分,不管怎麼分,都是江澤民在「三個代表」中所說的最「代表廣大人民利益」的那幫人:特定的、特別受邀請的高級幹部及高幹家屬、親屬;省、部、軍一級及以上的高級幹部、高幹家屬、親屬;離、退休省、部、軍一級高級幹部及其家屬、親屬;現職地、師級及以上高級幹部及其家屬、親屬。被邀請的人士,包括民主黨派人士、有特殊關係的人士、部分港澳臺人士。

場所設施豪華

特級的、高級的場所,還配備醫務所,並有高資歷的軍醫服務,還有急救醫療設備和救護車。特級俱樂部還配備有急救用的「直九」型直升機。

這些俱樂部、招待所、渡假村內部的設施,都十分講究、豪華。僅餐廳,除了中、西餐廳外,還有特色風味餐廳等,此外,酒吧、輕音樂室、調理*按摩*室、休閒室(住宿套房)、競技(麻將、紙牌、桌球)室、康樂室(舞廳)等,更是應有盡有。

這類俱樂部、招待所、渡假村的「服務員」、「協理員」「護理員」等工作人員,全部是未婚女青年,都經過「政審」從軍警文工團、軍警衛生學校、中小城市黨政機關中挑選出來,再經過文化、文藝、禮儀、社交等培訓過的。通常服務三、五年後再調返部隊。

不同證件享樂等級待遇不同

系持不同證件進入這類俱樂部、招待所、渡假村尋歡作樂,享受招待的等級、待遇是不同的:持永久證,即某俱樂部榮譽會員證者,吃喝玩樂只要簽字─不用支付分文;持有年期證者,尋歡作樂是要付錢的,或以記賬形式由單位每月結算一次,多以「會議」名義報銷;受特邀的,或一次性的享樂,要按牌價支付(特級的場所是不對這部分人開放的)。

羅幹說國家沒錢給雲南警察買防彈背心,原來錢都調到這裏來用了!

場所經費開支來源

這類俱樂部、招待所、渡假村、療養院的日常開支資金來源,有挪用中央特撥的軍事工程建設資金;地方政府從稅收中撥出給軍方的補貼;絕大部分則是軍警經商、黨政機關經商截留下來的「金庫」。儘管中央曾於一九九八年就下令結束軍警經商,將清查的資產、資金向政府移交了,但關於清查、移交的結果卻從未公布過。軍警方面報稱:虧損了八百二十多億元。但高層明知是軍方乘機截留作為「小金庫」也就不了了之。最終,在表面形式上,由國務院總理朱熔基和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副主席張萬年、遲浩田,雙方在軍方資產、資金移交總單上簽名!就此了結長達十五年軍方經商總資產、資金虧損達千億元的一筆賬。被截留的這部分巨款,成了供高官們享受的這類場所經費開支的來源。

設在玉泉山的總參幹休俱樂部,每月支出近七百萬元,每天有近一百二、三十名「貴客」光顧。所以,北京的高幹及其家屬,看了賴昌星建的「紅樓」,撇撇嘴說:「這個檔次連眼晴都不會眨一眨,還不如地方上軍區的招待所呢!」

那麼對「紅樓」的大肆宣傳到底是為了什麼呢?要轉移什麼目標呢?要打擊哪些人,保護哪些人呢?這些,北京的高幹及其家屬心裡明鏡兒似的,唬的都是老百姓。

查封的緣由

導致中央今次採取查封、停辦軍警俱樂部的原因,是為了應付六中全會決議要改善黨風,才不得不做出的樣子。再有,江澤民、朱熔基、張萬年、遲浩田等,於明年十六大換屆都要退下,他們不想把這個「功勞」留給下屆來「開刀」。

其次是,黨內、軍方內部對這些供高官特權享受的燈紅酒綠場所,一直反應強烈,要求禁止黨政軍高層到這類場所尋歡作樂。這類場所儘管控制嚴密,但是其內部的活動還是外傳了。而且上行下效,不少地方的軍隊、基地也都搞起俱樂部來,供當官的在假期、節日也能過過聲色犬馬的生活。因之,已經嚴重影響了軍隊的士氣。各俱樂部、招待所、渡假村等更發生了女青年被姦污後自殺的事件。

軍方的洪學智、蕭克、廖漢生、楊成武、楊白冰等老將軍,對此都曾表示強烈不滿,說這是「自毀長城」。可是這些老傢伙現在哪個還在位,哪個還有權?

其實,從中共建政以來,專為毛澤東等高幹作特殊服務的館、場、所一直存在,只不過服務的範圍、對象、項目,有些差別而已。北京養蜂夾道的俱樂部就是專供鄧小平、萬里、劉仁等人打橋牌的特別場所。中共高官享受特權的傳統,在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彭德懷、陳雲等黨內人士都曾對此提出過反對意見。到了八十年代,胡耀邦也提出過:要規範俱樂部招待的範圍,縮小特供制。

到了九十年代江澤民上臺後,高層內部就再無人出面反對了,因為誰反對,江澤民就打擊誰,讓誰提前告老還鄉。久而久之,「鋼鐵長城」被江鏹水腐蝕得千瘡百孔,全都賽著爛,誰還能說誰?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