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內幕:江澤民十年腐敗毀我長城, 徹底摧毀了中國軍隊
 
2000年9月10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中國人民解放軍,兵員三百萬,飛機五千架,過去說,這是鋼鐵長城。鋼鐵的長城,經江澤民十年的腐蝕,被徹底摧毀了。現在,中國的軍隊,自上而下,全爛了。

十年前,江澤民上臺之前,中國軍隊中,不是說沒有腐敗,但連現在的一成也沒有。而今天呢?正如四月二十六日,張萬年在全軍企業資金、資產移交工作會議上講的,軍隊幹部,貪圖金錢財富,沉溺於聲色犬馬,這樣的軍隊,即使擁有高科技武器,也打不好一場局部戰爭。

張萬年說話太文雅,照顧了三分面子。若不照顧這三分面子,將一件件事實抖出來,將一筆筆數字報出來,不誇張地說,恐怕,要把全國人民給嚇昏。

三國時,劉備的兒子劉禪,傻不楞嘰地,但是,照樣接劉備的班,當皇帝。那也罷了,因爲那是世襲制,父亡子襲。

江澤民,治國平天下的道理,一點兒也不懂,哪裏會出現文治武功?連文化也很膚淺,全國人民,有誰見他寫過一篇文章發表的嗎?他是人來瘋。如果能寫一篇可以令人看看的文章,他,早就文章滿天飛了,寫出去叫各報各刊發表了。詩呢?歪詩,或者說連歪詩也談不上。因爲能稱得上歪詩的,內容當然不可看,但在作詩的方法上,是熟的。他,滿臉,滿身,俗不可耐,沾滿揚州人當中的一種人,即小市民那種人的習氣,出門會客,未握手,掏出一把小梳子出來,先整容,奶奶精,有一絲一毫大丈夫的樣子嗎?

就這麼一個無德無能、無知無識的小人,俗人,竟然被眼睛大有毛病、專憑個人好惡行事的鄧小平看中,一句話,就讓他當上了十二億人的最高領袖。你說說,這,究竟叫什麼事兒?!鄧小平死了,問江澤民本人,他說:「我剛來中南海不久,就對左右說過,我說,我怎麼也想不到會當上總書記。所以,你若問我,我問誰去?這不就如同擲骰子一樣,手那麼一撒,碰巧,給碰上了唄。」

江澤民碰巧,擲了幾顆好骰子,當了總書記,如同當了皇上。全國人民,可倒了大霉了。下面,一一細數。

1.江澤民亂封將

皮鞋後跟有點活了,孩子說扔掉算了,再買雙新的。我倒不一定就是發揚老傳統,而是,穿慣了的鞋,舒服,買個新的,擠腳。於是,禮拜天,我提個鞋,到街上找個皮匠給釘一下。就一條街,我從這頭走到那頭,又從那頭走到這頭,皮匠沒有找到一位,上將,全都是我認識的,新提拔的,有幾個是我過去的下級,碰到了八個。回到家,我將皮鞋往牆腳一摔,自言自語道:現在的上將,多於皮匠,這上將,都快氾濫成災了!

有一天老同志聚會,是江澤民請的,會上,江澤民看看張愛萍將軍,看看洪學智將軍,坐在那裏,一個個一臉正氣,凜然不可犯。江澤民內骨子裏膽寒。當天晚上,他煩得未睡得着覺。第二天一早,他有了主意了。他明白,他根本就不是軍中那些戰功卓著、智勇雙全的將軍們的對手。他決定,全部除掉他們。怎麼除?直接除,馬上就會生亂。他動了鬼點子,他給這些老軍人戴高帽子,見官升一級,少將升中將,中將升上將,升完他們辦退休。什麼戰功卓著,什麼智勇雙全,我統統叫你們回家!另一方面,姜子牙封神,我江澤民封將,我親自,一手,將你少校升少將,中校升中將,上校升上將(這是最快的,也有一級一級地升的。),你還不感恩載德嗎?一感恩載德,那還不是像當年蔣介石的嫡系軍閥白崇禧對待蔣介石似地對待我,百依百順,一呼百應嗎?對,就這麼辦吧。這就是江澤民的一整個鬼胎。在他以爲,只要這麼除舊換新一下,軍中高層,就全是他的人了。

於是,一九九四年,江澤民一口氣冊封了十九名上將。這麼一封,是否皆大歡喜?也不一定。此次封將後,海軍司令張連忠摔碗,空軍副司令于振武摜鍋,二炮政委隋永舉罵街。江澤民肚裏有根弦,就是,不怕你鬧翻了天,只要你口口聲聲「擁護江核心」,都沒有事,如若不提擁護我江核心,哪怕你只發了兩句牢騷,我一個不高興,照樣可以叫你下臺。曹雙明屬於後一種人。所以,不怕他貴爲國家上將,而且,他任新職空軍司令才兩年,因爲他嘴上不講擁護江核心,又發了兩句牢騷,一九九五年年初,江澤民解了他的職。而同樣罵街的隋文舉,只因他乖巧,嘴上功德好,經常唸叨江核心,所以,獲得江澤民歡心。九六年一月下旬,一天,江澤民高興,對旁邊人說,今天,我們來封它幾位上將,高興高興,怎麼樣?左右附炎趨勢,答覆當然是再好不過。即時,就封了一批。二炮政委隋永舉,就是在這一天,從中將爬上了上將。

最多的一日是,九七年十月二十四日,江澤民一天當中,提升了一百五十二名將軍。上面,曾提到皮匠,這一天,我感慨道:就是皮匠學院今天舉行畢業典禮,也不會有一百五十二名呀!

這時,我替江澤民算了一下,他一手冊封了將軍五百三。有沒有幾個人材呢?很少。大多是什麼貨色呢?不少紈絝子弟,如賀鵬飛,賀龍的兒子,四人幫下臺後才去參軍,才當了十幾年的兵,一升就是海軍中將副司令。有的是裙帶關係。還有宮中當差的,也照樣能當上將。比如由喜貴,原只是一個上海市委機關管理處處長。一九八九年,江澤民進中南海之初,從上海只帶了兩個貼身隨從,一是賈祕書,一是由處長。一九九零年,由處長榮升爲上校團副(實際上是師級,這裏是發言者讓江澤民按座山雕的口氣,說了一句笑話:「上校團副」 ---- 編者注),穿上了呢軍服。一九九一年,江澤民授他少將軍銜。不久,升他爲中央警衛局副局長,因爲同時又將該局升爲正大軍區級,所以,他這個副局長不小,相當於中將,再過一段日子,勸退局長楊德中,將由扶正,便是名副其實的上將階級了。

江澤民封將封了好幾百,如若再封那麼兩下子,就冒冒一千了。他此時好得意,以爲那些被封的將軍們,還不是都對他感恩載德?所以,從此,他的江山,好象便會似鐵桶了。他好得意。他這種小人得志便癲狂的心態,在臺灣清華大學校長沈君山到訪時,表露無遺。他忘乎所以地對沈說:「我體重九十公斤,坐在這個位置上,大約是沒有人會搬得動的」。

2.沒有一個貪官想搬倒江澤民

確是如此。倒不是沒有人搬得動他,而是,誰也不想搬他。今日中國,十官九貪,這話毛病很大,確切地說,一百個當官的,九十九個是貪官。大官大貪,小官小貪,還不能算個官的,他也貪。

先不說具體的個案,只籠統地講。地方上,朱鎔基承認銀行壞賬八千億(專家講:實際是壞賬兩萬五千億!),軍隊,今年四月二十六日,張萬年在全國軍隊、武警、政法機關移交企業清理、處理工作會議上說:「現在,在名義上、表面上、形式上,軍隊所經營的經濟停辦了,在辦理移交,脫鉤了,但是,數千億元的資金沒有了,這筆大賬到那裏去了?不能讓它不明不白,沒個交待,總得要討個說法。」

當時,我聽了肚裏好笑。我納了個悶,捉摸着這張萬年,在家沒有事時,大約都是把錄像帶「秋菊打官司」給看了好幾遍。可不,那秋菊,從村裏鬧到鄉里,從鄉里又鬧到縣裏、市裏,不爲別的,只爲討個說法。今日張萬年也是,幾千億給貪官們吞沒了,他倒沒有在會上發個狠:「今天我張萬年打招呼在先,千萬元的貪官,吃進去,給我吐出來就行了,不再追究了,上億的,數十億的,一經查出,拉出去,我斃了你!」這才像個長官的樣子呀,怎麼軟不叮噹地,就只要討個說法!

軍中有個董良駒,過去我都沒有怎麼聽說過,也不過是接程建寧的班,當了個軍委辦主任,不說別的,他一個人,就擁有豪華轎車十五輛,在全國名勝之地,他有豪華別墅九幢,光海南一幢別墅,就有一千多平米,內設私家游泳池。

地方上有個銀行幹部金德琴,老傢伙七十多歲,他批貸款一百二十億,全是爛賬。什麼爛賬?還不是同貸款者私下分了!所以,他的別墅不僅像董良駒似地,在全國各名勝之地都有,連外國名勝之地也有,什麼巴黎,什麼檀香山,都有他的豪華別墅。

上面軍隊、地方各舉一例,雖不是什麼大官,總算是有點職位吧。我們再看看那些不算有什麼職位的,是什麼樣子。南京軍區下面有一個火箭炮營,駐江蘇宜興附近,該營有一名上尉李金芳,他成立了一家「宜興中國人民解放軍長城公司」,以優厚的分贓條件,從銀行貸得鉅款,他一人貪污三億!

地方上的,江蘇如東縣農民、養鰻魚專業戶顧成兵,更神了,朱鎔基說他一人摜倒八個銀行行長,貸款十二億!所以,在江澤民的縱容下,大小貪官都舒服透了,誰還會想去扳動江澤民的椅子呢?沒有那個貪官想推翻江澤民的,維護江澤民還惟恐不及呢!因爲,扳倒了江澤民,就要換上一個新的,如若被換上的這一位新的,剛好是位勵精圖治者,那今後誰還能再貪污得到呢?! 這就是江澤民總書記能一當十年的最根本原因。中國的黑色政權爲什麼能夠存在?道理就在於此。江澤民封將封了好幾百,無論那一朝,無論那一國,也沒有有過。一陣子胡封之後,江澤民以爲軍權在握了?沒有那麼容易!

3.軍隊經商、毀國焚軍

被冊封的好幾百位將軍,沒同江澤民想到一條道上去。他們以爲,升官,是自己的能耐,或叫德才兼備。要不然,你江澤民幹嘛提拔我呢?而從古迄今,升官,又是與發財這兩個字連在一起的,沒有聽說過光升官而不發財的。

那麼,發財怎麼發呢?經商。當然,他們的經商,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將本求利。多年前,商店門有兩塊小牌子,一塊是「真不二價」,還有一塊是「童叟無欺」,那才叫經商呢。

軍隊經商,始於八十年代前期、中期,那時是真的爲了補貼軍用(儘管這也不對),一九八六年五月,一九八九年三月,中央軍委都正式爲此事下過文件。但是,隨着國內整體腐敗程度的加深,隨着江澤民對他們的極度縱容,軍隊經商變成了毀國,變成了焚軍!

公安部有一位副部長叫李紀周的,說他走私,涉款一千多億。若同軍隊經商(主要是走私)一比,李紀周連一條小蟲都不如。 軍隊走私,要多少軍艦有多少軍艦,要多少飛機有多少飛機,要多少軍列(火車,軍事專用列車)有多少軍列,要多少兵員參與,就有多少兵員上陣,要攻打海關,或掃平一羣海關緝私船,要機槍有機槍,要大炮有大炮,若真的需要高科技武器,也不是辦不到。

 
分享:
 
人氣:31,195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