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政權的支柱 -- 「鋼鐵長城」在腐爛坍塌
 
2001-1-25
 
【人民報訊】近幾年來,大陸老百姓不再把解放軍稱呼為「人民的軍隊」,而把它叫做「人民的商隊」。大陸軍隊經商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怪象,它使軍隊的戰斗素質下降,也使軍人腐敗、墮落。在大陸的南方,人們可以經常看到一些解放軍、武警、或「保安」,吃霸王餐、當街打人、打死打傷老百姓、砸派出所、乃至與當地公安武裝衝突。簡直無法無天,與土匪、強盜無異。

根據《海南日報》的報導:兩名解放軍在海口海秀大道上的一個色情場所──「發廊」──調戲女孩子,又不給錢;臨走時被發廊老板罵了句「爛仔」,10幾分鐘後,他們帶來一個排的士兵,把發廊砸了個稀爛。這時老板叫來公安,但公安也被解放軍用槍指嚇,痛打一頓,連警車也被砸了。

1998年元旦,幾名武警到深圳乾冰場滑冰,一句話不對勁,就對其他民眾圍毆,當場打傷10幾名市民,然後揚長而去。雖然聽說這些大兵事後已經「內部處理」了,但從這種事情的層出不窮來看,顯然,軍內對這種無法無天的流氓行為,也無意或拿不出什麼制裁辦法。

筆者在南方居住多年,親眼所見的事實比這更糟,而且事態還朝著可怕的方向發展。軍人們三五成群、衣冠不整地在街上遛達或逛商店,橫沖直撞,經常找岔滋事。他們動輒就以槍指嚇,群起圍毆。而且每次打了老百姓後,他們不但不感到理屈懊悔,反而洋洋自得,到處吹噓。

在海南島的海口市,駐軍、武警、和公安局所招聘的「防暴隊」,反而變成了「黑社會老大」。他們不但不去鎮壓黑道,反而充當黑道分子的後盾,經常被一個幫派委託聘用,去打別的幫派,在街頭打架、圍毆。一些軍人往往以個人的身份兼做第二「職業」,接受一些商家的聘用,隨叫隨到。有的商家向他們繳交保護費,來對付當地「爛仔」,以毒攻毒。

有好幾次,筆者在(人登)洲、深圳、海口乘軍車往市內穿行。開車的軍官在經過交通崗遇到紅燈時,不但不停車,反而加快速度,急馳過去。平時氣勢洶洶的交警則故意裝做沒看見。其他的人更是敢怒不敢言,大小車輛一動不動地等軍車通過後才走。同車的軍人自豪地說:「公安早被打怕了,只要調一個連來就把他們全給收拾了……」真令人毛骨悚然。

因此,在南方,軍車到處如入無人之境。運輸公司都高價爭租「軍牌車」,以對付「車匪路霸」和亂收費的交警。更有甚者,聽說海口對岸的湛江軍事基地裡,海軍陸戰隊用軍艦走私錄像機、小汽車。被海關發現後,他們就開槍打破海關的車胎,用重武器瞄準海關的人、車,指嚇。軍隊企業在深圳抵制地方管轄的現象十分普遍、驚人。福建、廣東軍隊、武警甚至掩護走私,被中央的《內部參考》多次揭露,稱之為「無法無天」。

筆者親眼所見的另一個事實更可怕。駐海口的海南省軍區「南航部隊總部」,在南航路上的一個警衛連,有一天被軍警包圍,竟然從各個兵營房間裡搜出還沒來得及「出手」的30多輛自行車和五輛摩托車。周圍居民和軍區家屬長期被盜的懸案破了,全「警衛連」200多人幾乎人人涉案……

在冥(草頭)灣的軍隊中,經常發生弱肉強食、欺負「菜鳥」至死的現象。據說這種現象承傳自當年軍閥時代的「軍內」的舊習氣。而現在廣東、福建、廣西、和海南等開放地區的解放軍,似乎正在恢復當年軍閥和土匪軍隊的「軍外」舊習氣。這種現象實在可悲。如果照此發展下去,大陸北方的解放軍在不斷的「改革開放」中,也將變成這種流氓軍隊,中國的前景實在難以預測。有朝一日,駐北京的哪一個連,「一不高興」,衝進中南海,「把江澤民們全給收拾了」──誰敢保證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

事實上,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過了。1996年,民革中央主席李佩瑤在自己的家中,半夜被保護他的「武警」偷盜。武警被發現時,就用菜刀活活把他砍死。連國家的領導人都不能免於這種流氓行為的威脅,一般的老百姓更不用說了。

江澤民政權的支柱 -- 「鋼鐵長城」在腐爛坍塌。(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