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挡不住「合法」名利的巨大诱惑
 
作者:金钟
 
2002-3-3
 
【人民报消息】春回大地。我们每年出版包含春节的这期杂志总是比较匆忙,二月举世瞩目的新闻当然是美国总统布殊访问北京,胡锦涛接班人地位凸显。我们发了三篇文章,其中最特别的是显示官方如何删节总统清华演讲词的全文,这是当代最顽固的极权主义如何统治十三亿臣民的一份证据,他们害怕甚么?扼杀甚么?一目了然。

本期专题特地邀请数位大陆知识分子撰稿,探讨知识分子与中共政权的关系,他们身临其境,有长期的体验,写来自然不会像海外作者难免有隔靴搔痒之感(限于篇幅,部份文章将在下期发表)。

中共政权为所欲为,安度危机而稳住独裁大权,一个公论是,中国知识分子应负一份责任。专题作者们都提到中国知识分子的依附性,乃至厚颜堕落,为虎作伥,不思自省。最近在北京举行的文联、作协大会,过去挤进这样的协会、大会是知识分子光荣的身份象征,今天行情变了,身份象征更多的已趋向豪宅靓车,但共产党笼络文化人的宗旨并未改变,只是比过去加重了物质利诱的一手。   

中国社会的合理化、民主化,很大程度上要指靠知识分子的奉献与影响力,他们不是官僚,不是商家,是社会的良心和代言人。不由人想起杰出的苏俄作家索尔仁尼琴(又译苏忍尼辛)。今日中国颇似三十年前的苏联:坚冰已经打破,但是春寒料峭,克格勃仍然横行,任何一个进步都要付出艰苦的代价。索翁就是那个时期的代表人物,他有一本回忆录《牛犊顶橡树》,对当时的奋斗记之甚详。他年轻时因言论罪入狱八年,苏共二十大后平反,成为一名地下作家,得到杂志主编特瓦尔多夫斯基支持,六二年发表劳改作品,一举成名,纳入全苏作协,但在勃列日涅夫时期,又受到迫害,他不妥协,作品送去国外出版,获得一九七○年诺贝尔文学奖。《古拉格群岛》出版后,当局竟将他开除国籍,强行驱逐出境,从七四年到九四年回国,在美国住了二十年。历数十年,索翁没有放弃写作,他说他的作品是纪录「那些在劳改营简陋地板上没有说完自己的心曲就死去的人的梦想」,他说他是从下跪逐渐站起来的,他深信「只要我不屈不挠,动摇的就是他们。」「他们害怕力量与坚韧,如果你向他们微笑,屈膝敬礼,你就会给碾死。」他说,当时的俄国有几十名这样的人,在地下用一支笔奋斗,像牛犊顶橡树一般,不畏强权。

今日中国当然也有数十名作家在从事地下写作,但是更多的人还是走着王蒙之路,如当年西蒙诺夫一样,挡不住合法名利的巨大引诱。今天中国各级作协成员已达四万人之多。索尔仁尼琴的启示是:良心未泯的中国作家一样可以保持沉默,可以独立的写作。

──原载《开放》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