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擋不住「合法」名利的巨大誘惑
 
作者:金鐘
 
2002-3-3
 
【人民報消息】春回大地。我們每年出版包含春節的這期雜誌總是比較匆忙,二月舉世矚目的新聞當然是美國總統布殊訪問北京,胡錦濤接班人地位凸顯。我們發了三篇文章,其中最特別的是顯示官方如何刪節總統清華演講詞的全文,這是當代最頑固的極權主義如何統治十三億臣民的一份證據,他們害怕什麼?扼殺什麼?一目了然。

本期專題特地邀請數位大陸知識分子撰稿,探討知識分子與中共政權的關係,他們身臨其境,有長期的體驗,寫來自然不會像海外作者難免有隔靴搔癢之感(限於篇幅,部份文章將在下期發表)。

中共政權為所欲為,安度危機而穩住獨裁大權,一個公論是,中國知識分子應負一份責任。專題作者們都提到中國知識分子的依附性,乃至厚顏墮落,為虎作倀,不思自省。最近在北京舉行的文聯、作協大會,過去擠進這樣的協會、大會是知識分子光榮的身份象徵,今天行情變了,身份象徵更多的已趨向豪宅靚車,但共產黨籠絡文化人的宗旨並未改變,只是比過去加重了物質利誘的一手。   

中國社會的合理化、民主化,很大程度上要指靠知識分子的奉獻與影響力,他們不是官僚,不是商家,是社會的良心和代言人。不由人想起傑出的蘇俄作家索爾仁尼琴(又譯蘇忍尼辛)。今日中國頗似三十年前的蘇聯:堅冰已經打破,但是春寒料峭,克格勃仍然橫行,任何一個進步都要付出艱苦的代價。索翁就是那個時期的代表人物,他有一本回憶錄《牛犢頂橡樹》,對當時的奮斗記之甚詳。他年輕時因言論罪入獄八年,蘇共二十大後平反,成為一名地下作家,得到雜誌主編特瓦爾多夫斯基支持,六二年發表勞改作品,一舉成名,納入全蘇作協,但在勃列日涅夫時期,又受到迫害,他不妥協,作品送去國外出版,獲得一九七○年諾貝爾文學獎。《古拉格群島》出版後,當局竟將他開除國籍,強行驅逐出境,從七四年到九四年回國,在美國住了二十年。歷數十年,索翁沒有放棄寫作,他說他的作品是紀錄「那些在勞改營簡陋地板上沒有說完自己的心曲就死去的人的夢想」,他說他是從下跪逐漸站起來的,他深信「只要我不屈不撓,動搖的就是他們。」「他們害怕力量與堅韌,如果你向他們微笑,屈膝敬禮,你就會給輾死。」他說,當時的俄國有幾十名這樣的人,在地下用一支筆奮斗,像牛犢頂橡樹一般,不畏強權。

今日中國當然也有數十名作家在從事地下寫作,但是更多的人還是走著王蒙之路,如當年西蒙諾夫一樣,擋不住合法名利的巨大引誘。今天中國各級作協成員已達四萬人之多。索爾仁尼琴的啟示是:良心未泯的中國作家一樣可以保持沉默,可以獨立的寫作。

──原載《開放》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