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董立殺人案招數連環 記者張非非為法輪功發明「躺」功(圖)
 
青晴
 
2002-3-20
 
【人民報消息】中國廣州某大學心理系教師李立華醫生說,「中國在國際社會是一個精神病高病區的國家。特別是近十年來,每年精神病發病病例高達約七百萬,成為國際之最。我們雖然採取了一些措施,例如在大學和各大社團增設心理專科和心理門診。但社會保安方面缺乏系統配合,而且中國人愛面子,家中有精神病人,常常掩蓋,現時各大城市每日均有這類精神病人作案的事件。政府應該對中國精神病泛濫的社會現象採取緊急行動,防止更多的殺人案再出現。」

這一年多來,由於江澤民政府把一些社會上破不了案的重大事件都歸結給癲子、殘疾人,如江西芳林小學爆炸案,石家莊五處爆炸案等,所以CCTV、新華社和人民日報更是跟犯鴉片癮一樣,編劇本離不開神經病殺人案了。

昨天人民網出了一篇文章到晚上還提到首頁首位上,今天人民網又拿起了老煙槍,責任編輯都是莊紅韜,昨天作者沒敢落名,今天轉載的是署名文章「邪教纏身 遼寧「法輪功」癡迷者殺妻害女始末」,作者是不怕死的新華社記者張非非。先不說新華社有沒有這個記者或這是不是真名實姓,但這個 「非非」就挺具深意。

記得,「福爾摩斯偵探記」之所以吸引人是因為非常具有邏輯性,雖出其不意但令人心服口服。張非非先生這篇可就漏洞百出了,所以建議先去圖書館借些書來看一看,再編寫起來就順手多了。

人民網今日報導說:「2月3日是農曆立春的前一天,北方的冬夜仍然充斥著嚴寒。深夜11時許,朝陽縣大平房鎮公安派出所突然走進一個滿身血跡、一臉兇氣的男人,他自稱:「我是法輪弟子」,「我把我老婆孩子全殺了」。同時嘴裡還不停地念叨著「再有5分鐘就升天了」之類的話。」只敢宰別人不敢殺自己,用什麼方法升天呢?

人民網接著報導說:「他是鎮西街村村民董立,是來投案自首的。他交代說,當天他去臺子鄉大舅哥家隨喜禮,下午3點吃完喜酒回到家,自己剁了餃子餡,準備第二天過小年包餃子,可突然接到「大聖王」李洪志的指令,說是今天22點天塌地陷,這之前升天的人能成神佛,可以到最好的地方去,過了此刻就得變成豬狗。當晚近22點時,他急急忙忙將家裡藏匿的「法輪功」書籍和磁帶燒掉,然後待妻子女兒熟睡後,掄起自家的鐵鎬,向她們頭上就是一陣猛砸,待鮮血四濺,他確信妻子女兒已經死亡了,在家裡洗了洗自己沾滿鮮血的雙手,來派出所投案,想讓政府把他槍斃,好和妻女一同升天。」咦!升天還需要別人幫忙嗎?

怎麼聽著這麼耳熟,編得和「京城血案」如此雷同?傅怡彬說要讓妻子父母「升天」離開人間這「豬狗不如的地方」,而董立也說要「和妻女一同升天」並更發展了一步,怕「變成豬狗」。既然董立說接到指令說是當天22點天塌地陷,這之前升天的人能成神佛,過了此刻就得變成豬狗,而他當晚「近」22點時,燒掉「法輪功」書籍和磁帶,「待」妻子女兒熟睡後才動手,這個等「待」是否過了22點了呢?對此我有點看法。

第一、如果照記者張非非所寫,等他去派出所投案已經過了22點了,不知怎麼還沒有變成豬狗?

第二、怎麼傅怡彬和董立都是讓親人上了天,而自己還賴在地上不走?那讓親人去投靠誰?

第三、為什麼兩個殺人案都是對親生父母和親子手軟?而確認死亡的都是結髮妻?如此下去,知道丈夫有二奶,有外遇的人可真要注意了,別等讓陳世美「斬」了,只要他說是煉法輪功煉得神智不清就免於制裁而自己卻成了冤死鬼。

第四、是最可怕的一點,中共媒體公開宣揚「讓政府槍斃,好升天」,這不是製造社會動亂,鼓勵犯死罪嗎?

李立華醫生說:「我本人是醫生。看到傅怡彬殺人案後,作為一名醫生我感到很難過。從照片上看,傅某是很明顯的精神病患者,象病人達到這樣的程度,應該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前兆,醫院和警方為何都沒有任何行動?」

他還說「在我接觸的病人中,神經病近似巔狂狀態仍在社會上自由活動者很多。這中國目前仍未被重視的社會問題。前年,在去新疆的一列火車上,一節車廂上就有二十多個人同時發病,當時是因為長時間誤點,加上疲勞,心理焦慮之下,精神病發病率非常高。這些事件的頻繁發生,給社會民眾帶來恐懼。」

而了解董立殺人內幕的知情者說,發病誘因有兩點:一、有家族精神病史,有4位姑姑患精神病死亡。二、董外出打工,與其他工友被老板扣了工資,董只帶回八百元錢,董因此事坐臥不安,回家後整日精神恍惚,行為大為異常。這就是李醫生所說的「心理焦慮、發病率非常高」的那種人。

人民網接著報導說:「從事件發生後公安部門對其所作的訊問筆錄,可以洞察其凶殘殺妻害女的內心動機。筆錄摘要如下:警察:你殺妻子和女兒的時候,沒有想到那是兩條生命嗎?董立:我想到她們也是兩條生命,但是我要救她們,把她們送到神的空間,才把她們殺死。我自己也去和她們一樣做神。」

既然這樣,董立為什麼沒有按照他所說的22點以前死,而是跑到派出所去報案呢?記者張非非說:「來派出所投案,想讓政府把他槍斃,好和妻女一同升天。」原來董立從來也不認為需要學法輪功才能升天,而認為只有讓政府槍斃就能升天!那麼中共為何非要強加法輪功學員的名稱給他呢?

非非同志還寫道:「據介紹,董立從1998年冬開始接觸「法輪功」,並在本村參與練功,尊李洪志為「大聖王」。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後,董立就不再公開練功。躺在家裡暗中練功讀《轉法輪》。」

(左圖:香港法輪功學員被惡警掐昏倒在地) 中共打壓法輪功兩年多了,連公安的托兒王進東都知道法輪功煉功是坐著的,人民日報和新華社也應該知道法輪功從來沒有「躺」功,您什麼時候看到任何一位法輪功學員是躺在天安門廣場上煉功的?凡是躺在地上的都是被惡警和便衣打躺在地、拖著走的。看來非非同志在編寫方面還須加強,而責任編輯莊紅韜也別慌著搶功,一天出一篇雖然挺好,但質量上還是要把把關的。不能由著非非同志胡作非為。

當然還有一些小地方需要改進,比如,說到「大聖王」真讓人莫名其妙,是哪本小人兒書上有的?還是看哪個武打片中出現的?記住,法輪功從來都沒這個稱呼,以後再編寫時就該注意了。另外,傅怡彬殺人時說要去「極樂世界」,可非非寫的是「法輪世界」,這就沒有鬧出笑話來,只是如果非非沒有讓「法輪世界」裡出現「大聖王」,寫得就近乎完美了。

董立的女兒董雨丹,據班主任老師介紹,「平素她穿著極為樸素」 「平日的苦惱就是有時交學雜費和書費好像挺困難。」 但非非同志在介紹他們家時,浪漫地寫道:「董立家裡,顯得有生氣的物件是一幅鑲著照片的鏡框,裡邊擺放的幾乎全都是他14歲女兒的照片,且多半是藝術照。」連學雜費和書費都交不起,還有錢拍藝術照?看來非非的生活一定無憂無慮,就好象古代有個皇帝,當大臣說百姓吃不上飯時,他說那就吃肉嘛!

最後人民網上的這篇文章說:「由於母親孟秀榮離開了人世,父親董立在押,並將依法受到懲處,如今董雨丹形同孤兒。面對失去親人、失去家庭、失去生活依靠的小雨丹,所有的人都真切地感到內心壓著一塊巨石。所幸的是,這個社會並沒有拋棄她,政府也已對她今後的生活和學習作了妥善的安排。」

可是知情人說,有政法委派去不明身份的人在董雨丹的身旁,在家屬的堅決要求下,最後政法委同意董宇丹由在醫院工作的二舅孟兆輝(不修煉)接回家。當天,當董宇丹的其他親屬趕到時,孩子已和二舅母兩人坐出租車回舅家去了。

自此,董宇丹的其他親人始終再未能與她見面,也聯繫不上,看來她正處在被江澤民政權暗殺的危險之中。至於董立,有人推測說,如果他不這樣胡言亂語,興許因為是精神病人可以輕判,但現在他按照中共的指示誣蔑法輪功,被利用完了,那麼就不能讓他泄露機密啊,怎麼懲處呢?答案您一想就知道了。

董立不但害了自己,還害了孩子! 中共心黑手辣啊!



這就是記者張非非說的「躺」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