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赵达功
 
2002-12-5
 
【人民报消息】强盗是公然抢劫他人财物的。他们甚至谋财害命,危害社会,危害他人的财产和生命安全。我们每个人对强盗都有惊恐、愤怒和厌恶的心理,对强盗的刑事犯罪行径更是深恶痛绝。医生的本职工作就是救死扶伤,是崇高的职业。我们每个人都会对医生存有崇敬的心理并充满感激的心情。因为,我们都曾受惠于医生,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天起,生命过程中就离不开医生。

医生与强盗,他们的目的和行为大相径庭──一个是杀人,一个是救人──,不能相提并论。但是,中国社会道德日渐沦丧,虽然说医生与强盗风马牛不相及,可现实经常发生的故事,却让我越来越觉得中国的医生和强盗也有共通之处。他们的区别有时反而变的越来越模糊。请读者听听最近在深圳发生的一个故事。

昨天我妻子要去医院看望一个留医(住院)的病人,是她的一个朋友。她告诉我,她的朋友Z女士被劫匪袭击,曾有生命危险,后经名医精心诊治,总算脱离了危险,但后遗症是难免的了。后来我了解了较为详细的情况。

Z女士在深圳一家电信公司工作。她住在莲花北住宅区。那里是深圳的治安模范小区,主要居民为公务员,经常有省市领导和外地来的学习参观。这天,Z女士因工作应酬,回来较晚,大概是晚上11点多,走到住宅楼下时,被预先埋伏的强盗从背后用砖头砸到头部。当时Z女士下意识呼叫了一声就失去了知觉,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后来得知,Z女士被袭击后,钱包被抢走,强盗还将她拖至黑暗处,然后逃之夭夭。多亏Z女士的一声呼叫,有个保安隐隐约约听到了,过来查看才发现她,即刻用电话唤来救护车,将Z女士送到附近的H医院。

据Z女士说,因为身上没有钱,医院并没有及时给予治疗,让它在医院的走廊里躺了一夜。第二天,医生来进行诊治,也说了许多让病人安慰感动的话语。不过,当病人对医生表示感谢时,医生竟然对病人说:“许多病人送红包,我也不知道送多少合适。”谁听了这话都明白,这个医生想索要额外的红包。尽管深圳市政府三令五申,禁止医生收取病人的红包,但医生收红包已经成为不成文的惯例,病人给医生塞红包也成为习惯。一般说来,医生和病人之间的红包故事,主要发生在重病人身上,尤其是有生命危险的病人。

Z女士也不是一般人物,其父亲是广东省政协的一位领导。当得知爱女受伤没有得到及时诊治的情况之后,他当然十分气愤。老父亲特意从广州招来名医赶往深圳,亡羊补牢,精心地给予诊断,并积极地给予治疗。尽管因为它被伤过重,可能还会留下后遗症,但问题已经不大了。

强盗谋财害命或谋财伤人的事情,相信每天都在发生。媒体也不会每天报道此类案件。中国处于历史上道德伦理体系崩溃、强盗肆意横行、官匪一体扰民害民的时代。马克思所说的“货币拜物教”成为中国的正教,人民仅仅信仰财物。

Z女士的故事令人深思:

第一,没有钱的病人哪怕你是重病人,医院也不会给予治疗。换句话说,穷人得了重病,只有两条路:一是靠自身的抵抗能力,二是等死。当然,如果你能借到钱,也可另说。可是,既然是穷人,谁能轻易借到钱!逃不脱那句老话: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

第二,医生向病人索要红包与强盗抢劫没什么本质区别,甚至更甚于强盗。Z女士被强盗抢了钱,但医生还要再次“抢”她的钱。在抢钱上,前者使用暴力手段,后者使用非暴力手段,但目的都一样。医生的职责就是救人于危难。古今中外,医德、医风盖莫如此。如果医生见死不救,就如同强盗杀人。索要红包与病人主动送红包性质截然不同:前者涉及犯罪问题,后者仅仅是道德问题。强盗可能谋财害命,医生怎能谋财不救命?显然,认钱的医生收不到红包,病人可能得不到及时治疗,或者不能得到任职治疗。

第三,中国高水平的医生是否会变成御医?我们知道,御医就是专门给皇帝和皇宫里嫔妃、宫女、近臣、太监服务的医生。他们救治的对象是有身分地位的人。Z女士幸运的是有一个当官的父亲,可以调动名医做专门特别的服务。香港凤凰电视记者在欧洲遇到火车意外事故受伤,朱鎔基总理可以从中国派出最好的医生前去治疗,显示了权力对医治病人的作用。如果受伤的是中国在欧洲的打工仔,国家领导人绝对不会出面派医生前去。可见,病人面前不能人人平等,肉食者的命比普通老百姓的命要值钱。

本文并不是说所有的医生都有道德上的问题,甚至有强盗行经。但这种伦理道德败坏的风气蔓延下去,中华民族非得病入膏肓不可。

(2002年12月1日)原载《民主论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