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盜與醫生有什麼區別?
 
趙達功
 
2002-12-5
 
【人民報消息】強盜是公然搶劫他人財物的。他們甚至謀財害命,危害社會,危害他人的財產和生命安全。我們每個人對強盜都有驚恐、憤怒和厭惡的心理,對強盜的刑事犯罪行徑更是深惡痛絕。醫生的本職工作就是救死扶傷,是崇高的職業。我們每個人都會對醫生存有崇敬的心理並充滿感激的心情。因為,我們都曾受惠於醫生,從我們出生的那一天起,生命過程中就離不開醫生。

醫生與強盜,他們的目的和行為大相徑庭──一個是殺人,一個是救人──,不能相提並論。但是,中國社會道德日漸淪喪,雖然說醫生與強盜風馬牛不相及,可現實經常發生的故事,卻讓我越來越覺得中國的醫生和強盜也有共通之處。他們的區別有時反而變的越來越模糊。請讀者聽聽最近在深圳發生的一個故事。

昨天我妻子要去醫院看望一個留醫(住院)的病人,是她的一個朋友。她告訴我,她的朋友Z女士被劫匪襲擊,曾有生命危險,後經名醫精心診治,總算脫離了危險,但後遺症是難免的了。後來我了解了較為詳細的情況。

Z女士在深圳一家電信公司工作。她住在蓮花北住宅區。那裏是深圳的治安模範小區,主要居民為公務員,經常有省市領導和外地來的學習參觀。這天,Z女士因工作應酬,回來較晚,大概是晚上11點多,走到住宅樓下時,被預先埋伏的強盜從背後用磚頭砸到頭部。當時Z女士下意識呼叫了一聲就失去了知覺,醒來時已經在醫院了。後來得知,Z女士被襲擊後,錢包被搶走,強盜還將她拖至黑暗處,然後逃之夭夭。多虧Z女士的一聲呼叫,有個保安隱隱約約聽到了,過來查看才發現她,即刻用電話喚來救護車,將Z女士送到附近的H醫院。

據Z女士說,因為身上沒有錢,醫院並沒有及時給予治療,讓它在醫院的走廊裡躺了一夜。第二天,醫生來進行診治,也說了許多讓病人安慰感動的話語。不過,當病人對醫生表示感謝時,醫生竟然對病人說:「許多病人送紅包,我也不知道送多少合適。」誰聽了這話都明白,這個醫生想索要額外的紅包。儘管深圳市政府三令五申,禁止醫生收取病人的紅包,但醫生收紅包已經成為不成文的慣例,病人給醫生塞紅包也成為習慣。一般說來,醫生和病人之間的紅包故事,主要發生在重病人身上,尤其是有生命危險的病人。

Z女士也不是一般人物,其父親是廣東省政協的一位領導。當得知愛女受傷沒有得到及時診治的情況之後,他當然十分氣憤。老父親特意從廣州招來名醫趕往深圳,亡羊補牢,精心地給予診斷,並積極地給予治療。儘管因為它被傷過重,可能還會留下後遺症,但問題已經不大了。

強盜謀財害命或謀財傷人的事情,相信每天都在發生。媒體也不會每天報導此類案件。中國處於歷史上道德倫理體系崩潰、強盜肆意橫行、官匪一體擾民害民的時代。馬克思所說的「貨幣拜物教」成為中國的正教,人民僅僅信仰財物。

Z女士的故事令人深思:

第一,沒有錢的病人哪怕你是重病人,醫院也不會給予治療。換句話說,窮人得了重病,只有兩條路:一是靠自身的抵抗能力,二是等死。當然,如果你能借到錢,也可另說。可是,既然是窮人,誰能輕易借到錢!逃不脫那句老話: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在鬧市無人問。

第二,醫生向病人索要紅包與強盜搶劫沒什麼本質區別,甚至更甚於強盜。Z女士被強盜搶了錢,但醫生還要再次「搶」她的錢。在搶錢上,前者使用暴力手段,後者使用非暴力手段,但目的都一樣。醫生的職責就是救人於危難。古今中外,醫德、醫風蓋莫如此。如果醫生見死不救,就如同強盜殺人。索要紅包與病人主動送紅包性質截然不同:前者涉及犯罪問題,後者僅僅是道德問題。強盜可能謀財害命,醫生怎能謀財不救命?顯然,認錢的醫生收不到紅包,病人可能得不到及時治療,或者不能得到任職治療。

第三,中國高水平的醫生是否會變成禦醫?我們知道,禦醫就是專門給皇帝和皇宮裡嬪妃、宮女、近臣、太監服務的醫生。他們救治的對象是有身分地位的人。Z女士幸運的是有一個當官的父親,可以調動名醫做專門特別的服務。香港鳳凰電視記者在歐洲遇到火車意外事故受傷,朱鎔基總理可以從中國派出最好的醫生前去治療,顯示了權力對醫治病人的作用。如果受傷的是中國在歐洲的打工仔,國家領導人絕對不會出面派醫生前去。可見,病人面前不能人人平等,肉食者的命比普通老百姓的命要值錢。

本文並不是說所有的醫生都有道德上的問題,甚至有強盜行經。但這種倫理道德敗壞的風氣蔓延下去,中華民族非得病入膏肓不可。

(2002年12月1日)原載《民主論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