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911更致命!摧烂东方明珠江泽民说到做到
 
2002-12-16
 
【人民报消息】看来还是秘书的文化水平比江泽民高,您还记得江在今年七月一日香港“回归五周年”仪式上将发言中的香港为“璀灿明珠”一词念成了“摧烂明珠”吗?虽然只是一音之差,其意却是天壤之别。说是江泽民念错,其实是歪打正着,香港回归中共怀抱的这五年来,其前景确实不是越来越“璀灿”而是越来越“摧烂”。

现在江泽民觉得摧烂的力度还不够大,不够快,所以搞出个23条。关于23条对全世界人民的人身安全的危害,不少人已经论述了,在此,我只想谈谈23条给香港和各国经济方面会带来什么严重的危害和不可收拾的后果。

香港23条的经济含义

香港23条立法目前只公布了咨询文件(根据基本法23条制定的一个框架性文件),咨询期后港府无意公布“白纸草案”(可以修改的法律草案),而只是向立法会提出“兰纸草案”(终稿草案)。目前可看到的咨询文件中,各项关键性罪名定义模糊,且处处唯江氏马首是瞻,带有很大的随意性,这一切都是在根本上否定香港做为亚洲最理想投资地和最大信息集散地的根本保障──改“法制”为“人制”。没有了稳健的法律保障,任何商业上的成功都将是不稳固和不长久的。这在商界是人所共知的天然定律。

香港是国际性贸易、金融和信息中心。各类信息情报机构,数以千记的各大银行、财团,各国媒体都在香港云集。但是23条立法中七宗罪之一的所谓“泄漏国家机密罪”,就足以使得这些以信息、资询为生的产业遭到致命打击,其后果远远甚于美国的911事件──因为恐怖分子的飞机只能撞倒两栋大楼,却没有触动美国经济赖以发达的根本:健全的法制与市场机制。再盖一座楼顶多要一两年,但是一整套体制、机制的培育要多长时间呢?大陆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仍然是步履艰难。不可思议的是江泽民竟然为打击异己,不惜摧残让所有中国人引以为豪的“东方明珠”,在香港实行这种改革的倒退。

可以说,23条立法是国家恐怖主义对香港的偷袭,国际恐怖主义对世界各国的挑战。

还远远不止这些

众所周知,中国目前的经济完全是依赖于海外的投资和输血。国有银行坏账率高达60%,处于事实上的破产;国库入不敷出,债务累累;国有企业挣扎在生死线上,大批下岗工人沦为真正的“无产阶级”;农民负担过重,到了官逼民反的地步──所有这些都象爆发前夕的火山。所谓年均增长8%的数字,且不说其中的水份多少,单单从增长的实质上看,它与西方经济的指标是没有可比性的──极权国家可操控一切资源,为证明其政权的合法性,不惜竭泽而渔,杀鸡取卵制造的增长业绩实质上是为政治宣传而用,它没有带来体制的转变,没有根本上从“人治”改为“法治”,而只是带来了官商结合后腐败的盛行,生态环境的崩溃以及人心的不古。

然而在海内外媒体、商界眼中,8%的增长率和上海等几个门户城市依然装扮成了“皇帝的新衣”,使得很多商家抢滩中国,唯恐落后。一半原因在于投机及从众心理,尽管政治风险高,仍然不愿落后;另一半原因在于,商人投资的是中国的未来──很多人希望随着中外的交流和互动,中国会逐渐的改换其独裁体制。

然而今天,香港23条立法将严重挫伤海外投资者的信心,使很多人对“皇帝有否穿衣服”提出质疑──因为回归五年后香港经济是每况愈下,大陆的体制非但没有因香港吹进的自由法制的空气而进步,反倒是连累得香港这一明珠都要“人老珠黄”。

试想,当23条真的实施时,会有大批资金撤离香港,那时中国的经济、金融等各种潜在的危机会不会突然爆发呢?那时,还有谁愿意再给中国这病入膏肓的经济、政治体制输血呢?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在独裁者统治的国度里,兴是贪官污吏的兴,亡也是由于贪腐太胜把国家经济命脉切断了,遭罪的当然还是老百姓。

香港是以其金融市场为命脉的,中国表面的繁荣经济其实都是靠海外投资为血液的,当资金从电子帐户上撤走时,不但香港将成为一座空城,“崩溃的中国”也最终落到实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口口声声说西方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心不死不等于能亡中国,江泽民出的23条才是动了亡国的真格。

媒体报导,一个月前,中国总理特意去香港“挺港”,称大陆所有的外汇储备等都可以用来加强港币(因港币与美元挂钩),甚至港府可以到内地发行债券。可见北京政府心知肚明若真的实施23条,外资就会对香港信心不稳,就可能撤出香港。

从技术上讲,如果开放港币与美元挂钩,汇率由市场自由调解,将会给香港的资金外逃安一个阀门,起到一定的调解作用;不放开的话只能是加速资本外逃的速度(因为港币的持高不下,脱手速度不会受影响;等于是中国敞开钱袋让人拿)。何况外商信心不稳的症结恰恰在于中国方面的极权统治。如此动员一切可动员的力量来“挺港”,“救市不救人”,越发突显出中共罔顾苍生、不顾任何后果的本性。

今天,外资是被取悦的对象,明天会不会成为被牺牲的对象呢?中国最富有的几位资本家最近纷纷落马,为的是哪桩呢?──有人称中国的鼓励致富是“科学养猪”,养大些、肥些才好宰来吃呀。不幸的是,据说那位提出港币可以脱钩美元的专家最近被撤职,还被斥为“胡说八道”。看样子,第一个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小男孩是要有勇气的。

如此这般,就只能是希望北京及港府能识得大体,不要太快的自绝其路。因为民众对中国和香港的信心不是“挺”出来的──君不见,近年来中国资本外逃甚至超过外资投入;今年7月到9月间“十六大”前,内地各处挤提小金库,甚至导致上海等地现钞告急。这都显示出对中共的信心不足是从里向外,从上至下的──中国的高官们都对中共不抱希望,才会这样纷纷外逃或是挤兑,看样子这也将成为“有中国特色”的经济崩溃的方式了。

如果说,半个世纪前,另一颗东方明珠,上海就是被这样毁掉的(有意思的是,“上海”一词在英文中的确有“劫持”之意),那么现在,将被23条“劫持”的会只是一个香港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