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傻到家!哪壶不开偏提哪壶
 
姜青
 
2002年1月24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神经正常的人大发脾气往往是因为被人狠揭疮疤,是被人「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时候。但江泽民主席却不然,明明自己篡改了“档案”应该捂着盖着、谁提跟谁急才对,他却成立写作班子,主动让人去调查他的出身,结果被张扬得满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原来中国国家主席的爹不是烈士而是活得好好的伪职员!本来老江没有功可歌、没有德可颂,却让人去调查他的丰功伟绩,结果查出的除了假功就是缺德,老底被查得水落石出后,老江才让写作班子解散。您说他傻不傻?

江泽民这么一犯傻,罗干的脑袋瓜也不清楚了,罗干一糊涂,那底下的人就索性抽起羊角疯来。

2001年的1月23日,江罗在天安门广场制造了震惊世界的自焚惨剧后,闹出了不少自暴其丑的蠢事,因为法轮功学员每天都有人到天安门广场去打坐请愿,外国记者也常常到天安门广场去“蹲坑”,看有否可报导的事情。媒体报导说,当时目击「天安门自焚」事件的CNN的一位制片人和摄影师被拘禁90分钟,警察没收了他们的录影带。事后中共报导说美联社、法新社、CNN的记者都在场,而且事先知道法轮功学员要自焚,美联社发表声明说,事件发生时没有自家的记者或摄影师在天安门广场,法新社也否认有记者在场,并说无人被捕。有记者在场的CNN在一份声明中说,没有预先得到法轮功学员要去抗议的消息,他们的工作人员只是到天安门广场作例行巡视。

一个星期后,中共开始在CCTV播放「天安门自焚案」,大家都知道,编导者总是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认为天衣无缝了才拿出来奉献给观众,可那么多的观众水平各不相同,有不少人比编导者可高出不是一筹两筹的,常常对着电视有理有据地批评,让旁边的人茅塞顿开。另外,同一出戏不能多看,看多了也就看出破绽来了,说这个情节编的不合理,那个情节编的不自然,这里应该改进,那里应该删除。「天安门自焚案」本是一出戏,演个一遍赶紧收起来,让人知道有这出戏就达到目的了,您想挑毛病都没有机会。可江泽民搞得那个阵势真是铺天盖地,你想看也得看、不想看也得看,让您天天看、时时看、处处看、无台不看,不让你看出破绽来决不罢休。您说老江傻不傻?

有人说:「怎么这自焚前的年青的王进东小脸儿挺瘦,自焚了应该更瘦才对,怎么倒成了老猪头小队长了?」「怎么王进东的肉都烧坏了,两腿中间盛满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完好无损?」还有人说:「为什么刘春玲被重物击头的镜头置疑后被删除了?有胆你就再放给人看嘛!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怎么现在天安门的武警不背着灭火器巡逻了?」

还有人指出,王进东是去年1月23日下午2点41分第一个点燃火的,正常情况下,警察是不背灭火器的,遇到紧急情况跑步到最近的建筑物取灭火器也要10分钟,可那四个警察背着灭火器不到一分钟就把王进东的火灭了,那天为什么警察会破例背着灭火器巡逻?更可笑的是,立身在王进东身后的警察没有立即把灭火毯盖在王进东的头上,而是摆好姿势,拍好照后才盖上,这是个败笔,这个镜头也应该删除。

另外有炼功人说,王进东自称是1996年开始炼功的,怎么到现在还不能双[盘,散盘腿还是高高的?两手「结印」时拇指应该相对而他是上下重叠。他喊的「法轮大法是世人必经之路」也不对啊,佛度有缘人,怎么会是所有世间的人都必须走的路呢?大家都走了,地球上不能没人啊?另外,电视中被采访的王进东和记者握手时,手的皮皱了一下,观众怀疑他手上的伤疤是戴的道具。

中共还做了一件蠢事,去年首先把自家炮制的「天安门自焚案」录像带栽赃在外国记者身上,CNN为了以后可以顺利地采访而忍气吞声不说话,那些蠢才们一看心中大喜,要把声势造得更大,就说CNN对法轮功学员自焚知情不报,要控告他们协助自杀罪还要求赔赏,CNN一看这不是登着鼻子上脸想讹诈嘛,再不喊冤中共就要骑在脖子上拉屎了。于是CNN的新闻总裁Eason Jordan通过华盛顿邮报大爆惊天内幕说,CNN到广场是因为2000年春节发生了法轮功和平请愿活动,今年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他说中央电视台播放的镜头不可能是CNN的,因为自焚刚开始,CNN摄影师就遭到了逮捕!中共一看秘密被揭穿,马上软了下来,给人家说好话,才把这个风波平息了。如果当初不得寸进尺,这个绝密情报岂能暴光?您说傻不傻?

既然「天安门自焚案」编、导、演的都惨不忍睹,破绽百出,那么唯一能解决的办法就是保持低调、保持沉默,让人们在时光的流逝下慢慢淡忘它。昨天是1月23日,是「天安门自焚案」整整一周年,本想写一篇文章提提这个糗事,可又一想,「得饶人处且饶人」,人家把刘春玲被打倒的镜头删除了,让京城血案中杀人狂傅怡彬的父亲复活了,把涂得满脸漆黑的傅母的照片也拿下去了,这起码是虚心接受意见吧!就手一软没有动笔。

结果新华社在1月23日不但重提蠢事,扔出几块老太太的发臭的裹脚布,而且居然还在继续发傻!既然老江要发癫,咱也不能没有解药,看来我还得跟网友罗嗦几句。

过了一年了,新华社发表文章说,据了解,自焚事件发生后,境外“法轮功”组织立即通过3个途径发出了“调查”指令云云。 去年令中共措手不及的是《华盛顿邮报》派人到河南调查刘春玲真实面目,2月5日《华盛顿邮报》发表署名Philip P. Pan的文章,题为「人体自焚点燃中国秘密」。文章最后一句称,没有人见过1月23日在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自焚死亡的刘春玲女士练过法轮功。文章也提到,39岁的邻居、夜市卖饺子的Liu Xiaoyu说:「我没有说我不相信政府,不过我也没有说我相信它。我们现在都明白了,政府控制了新闻。」这个老江不会忘记吧,怎么不敢提呢?

第三者都能去调查,都能发表文章澄清事实,为什么受陷害者不能去调查呢?只许自己陷害别人不许人家去调查冤案造成的源由,还把这种愚蠢的理论写成文章发表出来,这不是发傻吗?难道江泽民身边的人竟没有一个神经稍微正常一点的?能够有正常人的思维逻辑的?

受冤者不接受摆布而要公理,这不但现代有,近代有,世世代代都有。远的不说,现代脍炙人口的评剧「杨三姐告状」中的杨三姐年仅16岁下定决心要为屈死的二姐伸冤,经过艰难万险终使沉冤昭雪。近代关汉卿的「窦娥冤」(六月雪)更是家喻户晓。现在法轮功的冤案就出现过几次六月雪,这难道不令人深思吗?

江泽民以为只要独裁一言堂,手中就有了一根「救命稻草」,可以任意制造弥天大谎。然而,两年多的事实证明,造谣诬陷是彻底失败了,否则在今年的1月23日他们就不需要再这么发傻了!


把真假王进东的照片放在一起,新华社傻不傻?



被称作傅怡彬母亲的脸给涂成漆黑一团,新华社傻不傻?


 
分享:
 
人气:16,38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