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領導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一支小夥保舞廳姑娘傍首長的軍隊?
 
2002-1-23
 
【人民報消息】不謙虛地說,早幾年前,我應該算個比較專業的軍事發燒友。而且在高中時代就用作文本寫了一大通直升機部隊必淘汰以坦克為主力的陸軍作戰模式的東西。後來,慢慢隨著看到聽到的許多軍隊的事實,我覺得自己的發燒顯得非常愚蠢。

現在,面臨臺灣隨時獨立的局勢,到處看見一片充滿豪情的可以武力迅速解決臺灣的論調。有時我看了只能搖頭,的確不少人其實算是很專業的軍事發燒友了,但他們所依憑的僅僅是通過軍事雜誌和官方媒體報導,遠非中國大陸軍隊的事實狀況。老實說,就我所看到的、聽到的,從來沒有一支解放軍部隊具有我們所想象的那種強大。在我看到的範圍內來說,所有的解放軍都是一支素質低下、裝備落後、腐敗昏聵、軍紀敗壞的烏合之眾。最早,我到部隊親眼目睹,是在八十年代的中學時期,我幾乎是瘋狂地迷上了《航空知識》一類的軍事雜誌。

好在離我們不算太遙遠的耒陽有一個大型的空軍基地,駐紮著南方唯一一支轟-6部隊,在一此暑假,我和幾個朋友興致勃勃去那裏參觀,同學的父親以前是那裏的軍官,自然方便多多。到了那裏才發現,遠和我們看書本想象的不一樣。機場上有許多附近的閑雜人員穿行,所有的飛機都骯髒到了極點----讓我想起甲午海戰前,日本見到的清軍軍艦。而且,我見到了幾架飛機的蒙皮被周圍的農民拆了,雖然可能是報廢的,但人民的血汗錢豈能這樣蹧蹋!而吃飯閒聊 的時候,我不敢相信那個軍官說的話,基本上這裏的飛機都不行了,能正常執行任務的才兩、三架而已,經費不足,就靠拆零件拼湊。訓練更是糟糕,要長途轉場不提前訓練準備就拿不下來!當然,又過去了十幾年,他們的紀律和訓練更不及當年了,國慶為讓江澤民看見,他們幾乎練了一年。不然哪有機會再來玩一把。另外,老早就聽說許多關於這支空軍以前令人流淚的笑話,也許太誇張,懶得說了。離我們南面不到二十裡地的地方駐紮著幾支保衛軍火和修理裝甲車輛的部隊,工作的幾年有幸都去玩過。特別是那個後勤軍火倉庫,經常可以由有熟人的朋友帶去狠狠地狂放一陣槍過癮。久了,和幾位大兵也混成了哥們。

當然,我最關心的還是我們的部隊是什麼樣的狀況。公平地說,這幾位兵哥哥還算是有點良心的人,好歹也為部隊裡的混亂唉聲嘆氣,當然,他們也免不了渾水摸魚。他們保管的軍火可以裝備三個軍,全部儲藏在巨大的山洞裡,應該說,是極為重要的部門,但這支部隊的費用嚴重不足,一年僅十萬,電費都不夠!----要不停地用電抽出倉庫的濕氣,維持車隊能運轉至少也要十萬,還不管其他的。但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是支有辦法的軍隊,他們還有自己的高級旅館、歌舞廳等一條龍的服務設施,每年花在招待上級頭上的費用從不少於五十萬。錢哪來?我們的軍隊是多能的部隊,可以建加油站對外賣油,把軍車弄來替別人跑運輸,合夥做生意,總之,什麼都幹。

一位軍官不說自己的部隊在幹什麼,只是說,某某部隊除了不販賣毒品什麼都幹。這支部隊雖然經費緊張,但軍官們的日子似乎還好過,整天都在市內個娛樂場所轉悠,至於內部的管理水平怎麼樣,我想不會好到哪裏去。專業水平呢?我自然經常向他們請教的,但很驚訝地聽到許多高論:我們的五四手槍算是世界上最好的裝備了,美國的防彈衣都擋不住,五四、八一的威力,香港黑社會最看重了!我問對八七槍族的看法,居然沒人知道!另外,我也打聽到這支部隊的火炮中數量很大的是85毫米加農炮,我不知道現在這種口徑的火炮在戰爭爆發是裝備部隊可以幹什麼?

另外一個坦克修理廠,我因為單位組織到部隊去接受愛國主義教育,有緣得以深入一見。老實說,我以前不知道中國坦克的製造工藝可以粗糙到如此程度,裡外全是巨大的焊疤,摸著就拉手。停在修理間和車庫裡的幾乎全都是水陸坦克,看來那位中尉炫耀自己的軍事知識時說得不錯:南方水網地帶只能裝備這類靶車。好不容易遇見兩輛62、59,該中尉立即立起大拇指說:「59式坦克是好坦克,這還是59改呢,油門、操縱桿都很輕,好坦克好坦克!」我萬分驚訝,59式坦克最多可以欺負別人的裝甲車,能和別人的主戰坦克作戰?這居然還是好坦克,那說明我們的軍隊對世界軍事知識是極其封閉的。只有後來碰見的一位四十來歲的少校才和我談起當時最先進的90主戰坦克。他說全軍只裝備了四輛,一是因為價格、二是因為對成員的素質要求高,另講了些我軍裝備的坦克的脆弱性。這位軍官是我見到的所有現役軍人中素養最高的一位,很沉默的樣子,只是沒記住他的名字。這支部隊營房算較乾淨整潔,但很大的精力也是放在賺錢養活自己身上。

俗話說,靠山吃山,他們靠修理汽車、改裝汽車、跑運輸掙錢。我能親眼看見的只能有這麼多,其他就得靠聽說了。我很奇怪,我認識的所有當過兵的人(有四五十個)好象都沒在我們媒體描述的那樣的現代化的部隊裡當過兵,大概湖南省現在招的多是在二流部隊當兵(認識一個在香港服役的),他們的三年軍隊生涯一般是種地、養豬、站崗、為黑社會當打手和走私(沿海當兵的幾乎全在幹這行)。前兩年遇見一位自稱是王牌導彈部隊(地空)的退役軍官,他說他有幸趕上了一次實彈發射演習,因為部隊成立至今總共才發射了三枚導彈,你敢相信麼?如果,我聽到的情況只占一半,那麼,這支平時種地養豬走私的部隊能隨時參加對臺海的作戰?或者,他們能成為大家嚷嚷要東京大屠殺的依靠?

我所見到、聽到的統統是這支軍隊成為歷史上最腐朽的軍隊的例證。比如,參軍,內地所有的青年當兵時家裡都要被勒索敲詐,我們這裏的行情是一萬圓,當兵之後要混得好一點點,就得沒完沒了地向各級軍官進貢。前面講的那位軍火倉庫的軍官就說:「其實很多軍官該擔心在戰場上遭黑槍的,象我這麼良心的人少啊!嘿 嘿!」我當年參軍的同學幾乎都參與和了地方打架斗毆,但現在早不是當年了。很多人純粹就是強盜和賊匪。和我老家一位親戚一起到廣東當兵的小青年,復員後雇了兩輛貨車回來,裝滿摩托、家具、家電等東西榮歸故裡。而我那位親戚的孩子的運氣就差些,花了幾千圓後,撈到了汽車兵。就是為掛著軍排的港商當私人司機兼保鏢,本來是好差事,結果出了車禍。而我們同事家的一位孩子在福建泉州當兵三年回來帶的是可堆滿店舖的鞋子和足夠開店的資本。而我一位老同學前段時間是陷入三角戀愛之類的問題,遭人暗算----七名武警衝到他家揍他一頓還敲去了幾千勞務費。

前年,在去湘中某城市的火車上遇見滿滿一車從廣東回來的復員軍人。於是,我冒充老復員軍人和幾個面色和善的聊了起來,我發現他們對軍事、兵器非但一無所知而且絲毫不感興趣,當然,也許和他們是武警有關。才說沒幾句,旁邊一位就以很自負的口氣問:「你們現在那裏武警的威望高不高?」我當時就仗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以為該同志是文化水平太低,把擁不擁護當威望了。該同志見我沒法答話就說:「我們武警在廣州的威望很高!」不對呀,據我所知武警在廣州市民心中的印象是極其惡劣的啊! 聽了他的介紹我才明白什麼是武警的威望:"我們武警出去,無論到哪裏,誰都是不敢收錢的,對我們的服務也特別的周到。這其實也是以前的老武警打出來的好局面。但是有幾次『的士』見到我們招手故意不停車,他不敢收錢的嘛!你要知道,很多人都是靠我們才能討一口飯吃的。

比方說,有一個香港老板開的酒樓歌舞廳就是我們連下面罩著的,誰也不敢惹事,我們全都帶著CALL機,指導員就住在他的包廂裡,誰都不敢來。那個老板的一個朋友的場子有次被一幫海軍陸戰隊來的傢伙砸了,我們幾車人立刻到那裏,把那幾個傢伙從五樓打到一樓,爬不起來都不敢放個屁...」青年男子從軍多半變了混混, 小姑娘呢?也講廣州吧。我最要好的朋友的媽媽到廣州玩,順帶看望了她在文工團當兵的侄女。回來,這位阿姨哀嘆:「現在的姑娘變壞了呢,還是現在的軍人變壞了,那裏的女孩子各個都在想辦法傍首長,只要傍上了首長,一輩子也差不多了。你想啊,可以有一套房子、百把萬的存款,好的還有高級轎車....唉,這個世道!哪象我們那個時代喔,聽說這些首長比香港富商還有錢...」不是沒有熱血青年,我一位同學的弟弟在讀高中的時候就整天死纏著我們大談軍事、兵器,志向就是成個將軍蕩平四方。

現在,他在桂林步校,但談起兵器、軍事就沒了當年那麼激動了。據他說,雖然大部分年輕人作著將軍夢,熱血者居多,但軍校風氣很壞,溜須拍馬的人特別吃得開,更糟糕的是軍校的教學理論落後,設施不齊全,只有兩輛62、63輕坦和一輛531裝甲運兵車,完全沒想象的那麼理想。而對他們真正打擊最大的是遲的視察,本 來,遲的到來,讓年輕人激動不已。後來聽說遲喝的水居然是用專機運來的!高級軍官居然如此腐敗,怎麼能 不傷了大家的心!軍校的官員怒罵:「桂林的水再臟,我們喝了幾十年都沒有死,他就不能喝一口麼?居然擺 這個譜!」這支軍隊上上下下幾乎都腐朽了,沒有聽說安徽蕪湖發水災居然把SU-27戰斗機給淹了嗎?連會飛 的飛機、連黃金打造出來的飛機都可以被水淹沒,這軍隊還能幹什麼?

好了,我也不想再敲鍵盤了,這樣的東西一兩天都說不完,心痛心亂。我們的軍隊早已經腐敗的不可救藥了, 早已經變成了一支不堪重任的軟腳蟹!我們居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去相信媒體宣傳,相信我們能朝發夕至攻克臺灣,簡直是荒唐透頂。這樣的軍隊到了臺灣會比日本軍隊的紀律還敗壞,打臺灣幹什麼?讓臺灣人民受蹂躪嗎?算了,等真的攻打那天就知道這支軍隊的戰斗力了,此前的一切假設都算胡說!!

摘自(看中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