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挑战江泽民双方剑拔弩张──锤子镰刀党徽是否改成铜钱?
 
前哨记者 罗冰
 
2001-9-14
 
【人民报消息】「七一」之前,左派针对「允许资本家人党」,向江泽民发动了进攻,但无法阻挡江泽民在中共成立八十周年纪念会上公开宣布「允许资本家人党」。

公开威胁要集体退党

今年五月,李鹏智囊喻权域就在《真理的追求》发文对江泽民提出要胁,题目是《让资本家入党我们就退党》。文章说:

最近几个月,在北京和外地召开了一些座谈会,专门讨论「可不可以吸收资本家入共产党」的问题,争论甚为激烈。

(组织这种讨论会本身就是「开国际玩笑」!)

据说,有些共产党员激动地讲:我当年申请加入共产党,因为共产党是工人阶级先锋队,要领导全国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最终实现共产主义。如果党中央或省委,市委作出允许吸收资本家加入共产党的正式决议,发了这样的文件,改变了共产党的性质,「早就宣布退党」。

这些共产党员坚决维护党纲、党章,维护「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这个性质,可敬可佩。但是,我不同意他们说的「退当」的话。

谁应该退出共产党?我认为应该要那些坚决主张并公开鼓吹「吸收资本家加入共产党」的人退出共产党,他们不赞成共产党的党纲、党章,就不要留在共产党内!

左派攻击江泽民升级

「七一」之后,虽然大势已去,但左派并没有退却,反而将攻击江泽民的斗争升级。七月中旬,在一些网站上,出现了《「七一讲话」是极其重大的政治错误事件》(简称《事件》)的文章,该文章署名一群共产党员:邓力群、马文瑞、袁木吴冷西、段若非、喻权域、李尔重、马Ying伯、魏巍、林默涵、林炎志、刘贻清黄如桐、许征帆、李崇富、李润海、刘常法。

以上诸公都是左派「俊杰」:邓力群、马文瑞、吴冷西、李尔重、林默涵是中共的「老革命」。其中邓力群可称为左派「核心」,曾是中共中央宣传部长;马文瑞是文革前的劳动部长,文革后当上政协副主席;吴冷西文革前任《人民日报》总编辑,华国锋时代是「凡是派」的健将,「凡是派」被清算后一直郁郁不得志:李尔重是文革前的武汉市委书记,文革后担任过河北省省长及湖北省委书记:林默涵文车前后都是中共的文化官员:袁木在「六四」屠杀中成名,他当时是国务院发言人;段若非是左派理论家;喻权域是李鹏的智囊,以所谓「人权卫士」闻名于世,现在是著名左派刊物《真理的追求》的总编辑;魏巍是读者所熟悉的左派健将、左刊《中流》的总编辑;林炎志是现任吉林省委副书记,他是文革前的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林枫之子,也是马文瑞的女婿;马莹伯是《求是》杂志前副总编。

不理警告公然对抗

《事件》长达万字,被人称为新「万言书」。邓力群等在文章中肆无忌惮地指名攻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中共的李登辉。这在大陆媒体是下可思议的。攻击中共主席或实际上的第一把手,在改革开放之前是要枪毙的。即使在改革开放后,也要被处以重刑。魏京生仅仅在大丰报中批评了邓小平,就被判十五年徒刑。邓力群等敢于冒着判刑的危险攻击江泽民,说明双方的矛盾已经尖锐到何种程度!

《事件》发表的前后,江泽民的智囊邢贲思曾在《人民日报》理论版发出警告:在江泽民同志的重要讲话发表以前对哪些人可以入党哪些人不能入党的不同议论是允许的,在议论中发表各种观点包括现在看来是错误的观点,也是无可非议的。但在江泽民同志的重要讲话发表以后,全党的认识就必须统一到讲话精神上来,决不允许另讲一套,决不允许阳奉阴违。

但左派根本就置若罔闻,他们不屑于搞「阳奉阴违」,而是公然对抗。

指江泽民之子「傍大款」

邓力群等攻击江泽民的要点如下:

一、江泽民违反党章。邓力群们说,共产党员必须是「动人民的普通一员」,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吸收资本家人党违反党
章。

平心而论,邓力群等说得不错,吸收资本家人党确实和中共党章南辕北辙,但问题是中共是个搞「有权就有一切」的党。只要有了权,黑的可以说是白的。不说毛泽东时代,胡耀邦下台、赵紫阳下台、江泽民上台,有哪一次是照党章办事?还不是几个元老说了算?邓力群们当时为甚么不捍卫党章呢?原来,他们对党章采用实用主义的态度,中共一些违反党章的做法,如果是符合自己思想的就支持,如胡、赵下台和江泽民上台。如果下符合自己思想的就反对,如此次吸收资本家人党。这种双重标准的做法,岂能服众!

二、私营者靠歪门邪道经营,是产生中共贪宫污吏的温Chuang—,现在再让资本家人党,「权」「钱」结合,连党也「傍大款」,腐败将一发不可收拾;《事件》特别指出江的儿子「傍大款」。

三、江泽民搞「个人崇拜」,独断独行,在决定吸收资本家人党问题上没经过党代会和中委会充份讨论和表决。另外有些人替江泽民拾轿子。《事件》说,「七一讲话』竟被政治局委员黄菊称为继往开来的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新世纪宣言,是与时俱进的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件,是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的新概括、新发展、新阐述、新突破,要把思想统一到「七一讲话」精神上来(见《解放日报》二OO一年七月十五日头版头条)。实际上,其目的就是把思想统一到个人崇不拜上来。这说
明,有人想坐轿子,也有人想抬轿子。黄菊同志迫不及待地想进北京,要当常委、在当党内带头搞个人吹捧,搞宗派,实际上是新的「四人帮」作风。

《事件》质问江泽民:为甚么「七一」讲话一中不为这些最大的输家说话,首先代表和满足这些工农大众的利益:相反却为占全国总人口千分之三的私营企业主──社会各类人群中最大的赢家──充当政治代言人?这说明,我们党的个别领导人严重脱离中国实际情况,长期高高在上,严重脱离广大工农老百姓,找几个笔杆子捉刀代笔,夸夸其谈,讲话中充满着大话、套话、空话,令十三亿人民失望。总书记知道人民在想甚么?在骂甚么?

通过这段文字,人们很容易得出「江泽民下台」或者「打倒江泽民」的结论,但邓力群还不敢喊出这样的口号。

有人曾就《事件》一文向袁木求证,袁木否认自己署名于《事件》。其他大部分署名者装聋作哑,他们向美国学来在台湾问题上的「模糊」战术,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在《事件》引起这么大的影响之下,署名者不否定其实就是等于肯定。在网上出现一篇著名「林炎志」的攻击朱熔基在清华大学的讲话之后,林炎志就曾于六月─十六日发表声明,否认该文章是自己所作,但《事件》一文至今没见他的否认声明。

胡耀邦之子卷入争论

胡耀邦之子,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胡德平最近在报刊撰文,支持吸收资本家入党。他说:在共产党领导下,无产者变为有产者,有产者并下是资产阶级。比如:我国股民有六千万,投入资本上万亿,都是投资者,都是有产者;农民联产承包后,土地还是集体所有,但他们经营得很好,买汽车、买拖拉机,有的办起了工厂。这说明在共产党领导下,农民搞好了生产,照章纳税,有产有业了,这下能说就成为资产阶级,这是历史的进步,是─在斩的环境、新约历史条件下的进步。如果说承包制后农民买汽车ܦ拖拉机以及其他生产工具比土改时买的两匹马、一个大车厉害得多,再划分他们为新「富农」、新「资本家」,就体现不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

江查封《天涯纵横》网及左刊

江泽民有的是权力,除了在大陆传媒大肆鼓吹「七一讲话」外,就是封杀异己的声音。

一些左派人士在大陆《天涯纵横》网站上贴了大量《事件》全文及支持《事件》的文章,结果株连了整个《天涯纵横》网站。七月下旬,《天涯纵横》被查封。

《中流》和《真理的追求》是左派的反江急先锋。今年以来发表许多含沙射影攻击江泽民的文章。《中流》在今年第一期曾发表老左派林默涵、魏巍的文章,说另类「四化」已在共产党内大行其道。他们说:

这些年来某些人从「告别车命」到疯狂地诋毁、控诉革命:主张重走西方资本主义的道路的歪理邪说,不是一直在思想战线甚嚣尘上、不断升级吗?「西化(美国化)」、「(两极)分化」、一腐化」、「私有化」,这另类的「四化」,更足已经在社会上和共产党内大行其道了!相当不少的人,口头说的是「为人民服务」、「以人为本」,实际干的却早已是「为『人民币』服务」、「以钱为本」了─。

江泽民们忍无可忍了。

八月十三日,江泽民通过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出通知,勒令《真理的追求》停刊。喻权域被勒令退休,工作人员分配到其他单位。喻权域如果不知好歹继续和江泽民过下去,恐怕还会被开除党籍。《中流》则被警告要老老实实,不要乱说乱动。江泽民要求主管单位《光明日报》严格控制《中流》,不能再出现反江文章。另一左刊《当代思潮》也被警告。

聚秦皇岛开「小北戴河会议」

七月份,中共政要纷纷赴北戴河度假兼开北戴河会议。左派意识到北戴河会议将把「七一讲话」的内容列入十五届六中全会的决议和影响到「十六大」修改党章。因此,很多左派也跑到北戴河去,并于七月三十日在秦皇岛市的一家酒店举行聚会,讨论反击江泽民的「七一讲话」和阻止修改党章允许资本家人党。

会议由当代中国研究所副所长张启华主持,参加会议的有邓力群、喻权域、吴
冷西、魏巍等。

左派公然聚会讨论对抗江泽民,这是相当冒中共之大不违,组织活动很可能成为「反党集团」的「罪状」,左派此举可谓「赤赙上阵」。

左派认为,反对资本家入党的中央委员不在少数,如果这些中委能团结一致,形成一股力量,制止江泽民修改党章不是没有可能。但左派也意识到,「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共产党员恐旧已经没有了,包括他们在内。中共高宫们长期养尊处优,虽说现在反对江泽民不至于砍头,但谁又愿意高官厚禄不要而坚持「党的原则」呢?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池早些时候写文章反对资本家入党,「七一讲话」之后,马上一转钛」,变成支持吸收资本家人党。

有人主张组织游行示威

据悉,中共大佬、曾当过中央政治局常委兼组织部长的宋平是左派的后台老板,宋乎因此事已和他的爱徒、未来中共核心、支持吸收资本家人党的胡锦涛反目。

客观地说,左派在这场斗争中并非一点优势也没有,除了中共高层有支持者外,在低层也有不少支持者。在低层,许多工人、农民、市民这几年都因为贪官、大款的巧取豪夺而定向贫困,现在又要让大款入党,他们当然不会支持。

北京传出的消息说,比较年青的左派人士主张在全国各王要城市发动群众,组织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反对吸收资本家人党,为高层斗争提供「民意」,但左派决策圈还举棋不定。

总之,这场斗争还会有变数,江泽民虽大权在握,但决非稳操胜券。为了防止左派搞政变被软禁,江泽民加强了对自己的警卫。

八省市傅出有人退党

但是,喻权域的预言还是应验了,在北京、武汉以及边远省区如陕西、山西、黑龙江,还有左派毛泽东原敦旨王义严重的河南、辽宁、山东等地,都传出了有人公开退党的消息。

资本家渴望入党

作为此次争论焦点的资本家,对于允许他们入党欣喜若狂。资本家有了经济地位后,当然想拥有政治地位,前几年他们热哀于当人大、当政协,就是想拥有政治地位,但他们也知道,人大、政协无非是花瓶,要想真正拥有政治地位,就必须入党。成都的一份调查显示:百分之七十三的资本家希望加入共产党。

「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寿终正寝

中共一向把人们争取自由民主人权称为「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大陆传媒「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文章多如泥沙。现在允许资本家人党了,资本家登上共产党殿堂了。再「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恐怕相当尴尬。中共的秀才们恐怕要绞尽脑汁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