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有感染力的中国领导人──记共和国总理朱镕基
 
2001-8-9
 
【人民报消息】外电这样评价中国的总理:朱镕基是一位非常富有感染力的中国领导人,他表现了贯有的果断、敏锐、大刀阔斧、不退缩的气势。一位俄罗斯记者感慨地说:“有这样一位爱国爱民的总理,中国政府一定会在新的世纪开创更加伟大的事业。”

关心时事的读者,一定还会记得三年前的3月,刚刚当选为共和国总理的朱镕基面对中外记者庄严宣誓:“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从那以后的两年间,朱镕基总理这句深情、真诚、掷地有声的话深深地感动着全国人民。

在另外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他又深情地说:“回想当年,中国是何等的贫穷,但是,我们还是喊出了‘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并且为此进行了前赴后继的英勇斗争。”“救亡的歌曲,现在我还记得清清楚楚,每逢唱这些救亡歌曲的时候,我的眼泪就要流出来,我就充满了要为祖国慷慨赴死的豪情。”

这时,全场的人们都看到他眼里的泪光。全中国人的心,都在和他的心一起怦然跳。

出身贫苦的共和国第五任总理

1928年10月,朱镕基诞生在长沙县安沙镇和平村堂坡,这里山清水秀,泉水长流。

据朱镕基在湖南老家的亲属介绍,朱家的祖上来自安徽。其后移居湖南长沙县的安沙镇和平村堂坡。这里距离长沙市30多公里,从朱镕基曾祖父一辈开始,朱家开始小有发达,成了方圆百里内颇有些名望的书香门第。但是到了朱镕基父亲这一辈,家道已经很破落了,在当地仅有数亩薄田。朱镕基的父亲名朱希圣。在朱希圣出生之前,朱镕基的祖父已因病去世。也许是由于受民初“实业救国”的时尚影响,朱希圣看淡功名利禄,对自然科学甚有兴趣。可惜的是,由于自幼体弱多病,到了为学时代,不幸染上了肺病,过早去世。

临终前,朱希圣也只能是费力睁开眼睛,满怀忧虑地望着妻子那日渐隆起的身体长叹不已:今后孤儿寡母的漫长生活道路中会有多少艰难和酸辛?

62年后,朱镕基以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的身份,在上海川沙县为39对新婚夫妇主持了婚礼。当他在祝辞中说道“我预祝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的时候,不由得怀念起自己那可怜的母亲和从没有见过面的父亲,回想起自己那孤苦的童年生活。

回到住处后,当身边的工作人员劝他早点休息时,他感慨地说:“看到这些年轻人高兴的样子,我想到了好多过去的事情,我这个当市长的从小没享过福,就因为这个,我要尽我的努力,让上海人民的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更好。”

朱镕基生不逢时,童年时代的湖南,民不聊生,灾难频频。当时正是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处在战火纷飞,动荡不安的年代。也许,这个苦命孩子命中注定要吃比常人更多的苦。令他刻骨铭心的是在那悲惨的岁月里由于劳累过度,贫病交加的母亲终于抗拒不过命运的折磨,在朱镕基不满10岁的时候,因病撒手尘寰,把朱镕基孤零零一个人留在世上。母亲出殡的那天,朱镕基撕心裂肺的哭喊,深深地震撼了乡亲们的心,许多人也为孤苦的朱镕基流下了同情的眼泪。

幸有好心的伯父朱学方视朱镕基如己出,毅然承担起抚养朱镕基的责任,但伯父又中年丧妻……。如果说“鳏、寡、孤、独”是人生四大不幸的话,那么朱镕基和他的长辈们的遭遇就占了其中之三。正是这悲惨的家世和因此而给他造成的苦难童年,使得朱镕基少年早熟,并在逆境中渐渐养成了坚强不屈、百折不挠的性格。

朱镕基从小学到中学学习成绩拔尖,发展全面,期终考试平均分数常常在98分以上,朱镕基在高中毕业时写给同学的临别赠言“人生聚散本来无常,偶然聚合便顷刻要分离,虽然遗憾,又何必悲伤,命运难期,何处不能相逢……”朴实无华的寥寥数语中,已明显看出他比同龄人成熟,他那“男儿志在四方”的使命感和“耿耿此心依旧”的人品跃然纸上。

旷世奇才治大国

朱镕基开始在政坛上受到人们的关注始于1987年,中共中央决定调他任上海市委副书记。

当时,作为中国最大城市的上海,在南方改革开放飞速发展的状况下,正处在急于“重振雄风”的迫切中。并且作为计划经济重镇长期积累下来的交通拥挤、住房紧张、环境污染的弊端以及甲肝流行等天灾人祸,加之刚刚出现的个别企业职工待业在家的现象,令上海市民的情绪颇不稳定,人们自然而然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他们未来的父母官。然而,朱镕基一无根基二无背景,如何才能在这座充满矛盾和机遇的大都市得到人民的信任?

1988年4月,上海市九届人大一次会议开幕,上海人要为自己选出新一任上海市长。4月25日,身着驼色西装、领系黑红相间领带的朱镕基,信心十足地站到了800多名上海市人民代表面前。他说,如果我当选这座中国最大城市的市长,我将使上海市政府成为“廉洁、高效率的政府”。一句话,引来全场掌声雷动。

朱镕基顺利当选为上海市市长后,给上海人留下了“直率、严厉”的第一印象。人们在电视上见到朱镕基,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张瘦削又带些冷峻的脸,不苟言笑,显得很精干。及至知其是外地人,又有一种好奇———其实上海市历任领导都不是上海本地人,但不知为什么在朱镕基身上,这一感觉尤为突出。很多上海人都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新鲜感,因为这位新市长的风格看上去和上海人温和求稳的性格相差太远了。朱镕基当时曾有过一段动情的“就职演说”,让很多上海人至今记忆犹新。其中有这么一句话:“我是一个孤儿,从小没有父母,我不怕得罪人”。“不怕得罪人”因此成了朱镕基的一个标签。他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

他铁面无私、不怕得罪人的名声因此在沪上传开。他正党风、治甲肝、兴经济、建立证券市场、规划浦东开发,并在整治交通、清理污染和解决住房困难等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上做出了显著成绩。他正是凭借他那种雷厉风行的作风,使上海的很多城市设想和规划成为现实。

1990年,邓小平来到上海,一住就是20多天。当外界都以为邓小平这次到上海仅仅是普通的“避冬”时,邓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许多工作。在这20多天中,他多次与朱镕基谈话,所谈的话题十分广泛,从上海的改革开放到浦东的发展,从国家经济形势到治理整顿的政策,从中国进出口到世界经济发展的格局,从工作作风到思想理论……通过这次交谈,邓小平更深入地了解了朱镕基,赞扬他是个“懂经济的人”,并觉得他“有观点、有干劲、有魄力”。

1991年4月,在七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朱镕基当选为国务院副总理,并于1992年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进入中国最高领导层。

朱镕基走马上任副总理后,就被人们寄予厚望,委以重任。许多同事开玩笑说朱镕基是“救火队长”。哪里情况紧急,哪里问题棘手,他就赶往哪里解决难题。

朱镕基一上任就遇到积重难返的“三角债”问题,他积极调查研究找出“三角债”的成因,以固定资产投资为突破口,全国统一时间同时注入几百亿资金,层层连环清欠债务,终于将这个令人头疼的“老大难”问题妥善解决了。

以后他又解决了中国经济中存在的许多难题。如平息股票热、房地产热、工业产品严重积压问题;1992年、1993年的严重通货膨胀;破“三铁”(铁饭碗、铁交椅、铁工资);1994年初推出的金融、税收等五大改革;1993年开始厉行“宏观调控”政策等等,均取得了很大成效。朱镕基于1996年底很乐观地表示:“全年总的经济形势,我认为没有什么大问题。”“今天,我可以说已经走上了持续、快速、健康的快车道。”中国的经济发展终于闯过了激流险滩,开始走向顺境。

在整顿金融和房地产业、推行分税制等过程中,有些既得利益者把朱镕基视为“计划经济的守卫者”、“经济集权主义者”。但以天下为己任的朱镕基丝毫不为所动,顶着压力不断前进。1996年岁末,朱镕基在北京看话剧《商鞅》,商鞅以惊人的勇气掀起改革之潮流,终为顽固派羁绊,最后被车裂而死。看到这里,朱镕基为剧情所动,凄然泪下。

当时,正值深沪股市以令人不可思议的速度暴涨,朱镕基指出,必须“把游戏规则严密起来”,于是中央政府做了三件事,一是立法;二是立规;三是加强股民风险意识。12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深沪股市果然全面下跌。此时,股民不理解中央的做法,纷纷责怪朱镕基,甚至说:“现在中国股市,既无‘牛市’,也无‘熊市’,全都是‘猪(朱)市’。”面对这种“骂人不带脏字”的指责,朱镕基心中当然不会好过,他解释道,本来想完全干预,但考虑升得越多、跌得越低。我们想,晚跌不如早跌。

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过,关注中国事务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新任总理朱镕基及其内阁成员身上。朱镕基虽非受命于危难之时,但其面临的形势却相当严峻,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在闯雷区。

在这个“地雷阵”中,没有人知道有多少颗“地雷”以及它们埋在什么地方。我们所知的,是朱镕基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宣布的8颗“地雷”,这就是“一个确保,三个到位,五项改革”。一个确保:确保1998年,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达到8%,物价涨幅小于3%,人民币不贬值。三个到位:用3年左右时间使大多数国有大中型亏损企业摆脱困境进而建立现代化企业制度;3年时间里改革金融系统,实现中央银行强化监管,商业银行自主经营;进行政府机构改革。五项改革:粮食流通体制改革;投资融资体制改革;住房制度改革;医疗制度改革;财税制度改革。

同时,朱镕基总理郑重表示,科教兴国是本届政府的最大任务。朱镕基清楚地看到,中国的现代化需要寻找一条高效益、高质量、低消耗的经济增长之路,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族腾飞都在呼唤着科教兴国。

朱镕基常常将一句古人的名言挂在口头:“吏不畏我严,而畏我廉;民不求我能,而求我公。”出任共和国总理后,朱镕基更是深信,他的“无往而不胜的政府”首先必须是一个高效廉洁有权威的政府。人们注意到,朱镕基的新内阁,高学历的技术专家占多数。总理、四个副总理和五个国务委员,全都具有大专以上学历,其中不少出于名校。这一届内阁成员不仅知识结构比以往进一步改善,主要稍倍加凶欧岣坏氖导椋惺蹈删瘢矣辛己谜ā:M夤鄄旒胰衔扉F基一贯倡导高效务实的政风,在他的主持下,新内阁当能励精图治,担当起深入改革开放、振兴中国经济的重任。

中国总理的风采

朱镕基给予外界最突出的印象就是“铁面无情”。美国《新闻周刊》说他是“中国最厉害的老板”;中国新闻社则说他“从‘右派’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非坚忍不拔之人莫能过也”……如果你因此认为他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那憔痛砹恕F涫担扉F基极富人格魅力,他的热情、风趣、幽默、善解人意都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1998年3月31日至4月7日,中国新任总理朱镕基访问英法两国以及出席第二届亚欧会议,引起世界瞩目。这次出访不仅显现了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重要性,也显示了中国总理的风采。

当地分析家认为,朱镕基在就任总理仅两星期后就首访英国,使英国对发展同中国的关系充满信心。英国首相布莱尔表达了“相当的欢迎”,而英国金融、工商界人士在眼睁睁地看着美国、日本商家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后,终于等来了他们的机会。

朱镕基总理参观了格林威治老皇家天文台。在参观子午线的时候,朱总理显得十分高兴。当他踏上这条“世界第一线”,两腿同时跨越东西半球时,闪光灯顿时“咔嚓”、“咔嚓”响起。朱镕基面露微笑,他很理解记者们的心情,特意多留了一会儿,给记者们更多的拍摄时间。记者争先恐后问他踩在东西半球交界处的感想,“我小学读书时就知道这条线了,现在终于来到了这里,亲眼看到了它。”朱镕基风趣地回答。接着,他同记者们开玩笑说:“看,东西方的关系还是很好的,我刚才跨在子午线上,我觉得很好啊。我可以跨越东西方,我可以把这两方联系起来。”他说着停顿了一下,还做了一个拥抱的手势。

天文台上,已竖起一座“2000年倒计时钟”。记者们当然不会放过任何提问的机会,大声问:“您希望2000年的中国是个怎样的社会”朱镕基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希望那时的中国是一个现代化的国家和法治的国家。”

朱镕基访问法国期间,几乎所有的法国传媒在报道时都用了“经济改革家”一词来形容朱镕基。除了称赞朱镕基的经济才干外,法国的舆论还认为朱镕基是一个相当有个人魅力的中国总理。有几家报纸说朱镕基外表看起来很严厉,但实际上很幽默、风趣,他们举出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例子。

法国报纸说,1993年5月朱镕基出访加拿大时妙语连珠,已令西方大开眼界。在中国银行加拿大分行的开幕式上,他说:“中国政府有200亿美元的储备金在这家银行,中银本身也有超过300亿美元的储备金,所以这家银行是不会倒闭的。”这番话立即引来一阵笑声。朱镕基接着说:“若大家对这家银行服务感到不满意,可以写信给我,我将撤掉这个行长。”又是一阵笑声和掌声,接着朱镕基话锋一转,说:“不过,如果大家觉得银行的服务好,也要写信给我,好让我及时提升他。”听众报以更热烈的掌声。

法国报纸还说,朱镕基比一些西方政治家更幽默。1997年9月22日,朱镕基在香港参加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56届会议,在当天下午举行的中国经济发展高级研讨会上发言,并回答听众提问,朱镕基致开场白时说:“听说今天的演讲会入场券是1250美元一张,我不知道我今天的讲话值不值这些钱”一句话就把大家逗得大笑不已。有人问如何让更多的外国银行进入中国时,朱镕基回答说:“你们愿意到中国来开银行,我们表示欢迎。但不要来得太快。”众人听了大笑。朱镕基接着说:“来得太快,你们赚不到钱不要埋怨我。”又引来一阵笑声。

1998年4月,在中美关系再次濒临危机的非常时期,朱镕基总理一行为了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不畏艰险,来到美国。我们的总理大智大勇,沉着迎战,既坚持原则,慷慨陈词,说明真相,澄清事实,又风趣幽默,机智灵活,巧周旋。美国和加拿大的很多华文媒体在评论中说,朱总理在访问中展现了中国现代领导人的气魄、胆略、才干和泱泱大国的风度,坚定地捍卫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利益,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有力地维护和促进了中美关系的发展大局。

关于人权,朱镕基坦言:我承认我们在人权方面有不足,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是,你们不要太急嘛这个话,至少是两次重复,就在上个月,在刚刚开完九届人大二次会议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朱镕基就告诉记者们:什么问题都可以提,没有限制。然后谈到人权,便有此言:你们不要太急嘛,我比你们还急嘛!

很有意思的是,朱镕基到纽约之后,主动承认听到了旅馆外的抗议,并说,抗议声很大,弄得他一夜没有睡好觉。

朱镕基,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政治家,他的幽默随手拈来恰到好处。他在国际舞台上频频亮相,显示了非凡的外交魅力。新加坡总理吴作栋评价他:“朱镕基是一个驾驭中国经济最有效的人。很多人说要帮亚洲的忙,但中国确实做到了不贬值人民币以稳定亚洲的承诺,它使我们确信亚洲会重新强大起来。”而且毫无疑问的是,他同我们的首相一样是一个非常现代的领导人。很明显,他是一个很有动力和决心的人,他对将来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概念。

三年来,朱镕基总理在国际外交舞台上受注意和获礼遇之深、之广、之隆,也是非常突出的。这其中,有朱镕基总理的个人魅力,但根本上也是中国的变化,中国更加富裕、强盛的潜力因素在起作用。亚洲、美洲、欧洲,在世界范围内,没有中国置身其中,任何世界会议都将黯然失色。

(摘自《华夏英才》)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