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回顾:江泽民和朱熔基就是不一样!
 
2001-4-25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下面是转自明慧网上一篇法轮功信徒的文章,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狠毒的江泽民和朱总理对待人民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在4.25两周年前夕,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公开了两份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对法轮功问题表态的绝密文件,从文件的内容来看可信度极高。其中一份文件来自1999年6月7日江泽民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江在讲话中声称“‘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并将法轮功和「反华势力」及「敌对势力」联系起来。该文件于6月13日经由中央办公厅以绝密文件形式向下发布(绝密,中办发电[1999]30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的通知”)。同月十日「法轮功问题办公室」,后来简称「六一零办公室」在北京成立。

笔者亲身经历了4.25中南海事件以及其后发生的许多事情,愿意在此做一个历史的回顾。我是在1999年4月24日傍晚回家时听我父母谈起天津事件的。事件的起因和经过在明慧网上已有许多详细阐述,此处从略。我父母说第二天他们将去国务院信访办就天津无故造谣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并非法殴打和抓捕法轮功学员一事进行上访。我说我也想去。我父亲当时和我说了三点注意事项,一个是去不去参加上访自己做决定,属于个人行为,个人负责;第二是无论任何情况下都要本着善心,不能和警察发生冲突;第三是如果有人别有用心地混在弟子中闹事,应协助警察将其扭送公安机关。

第二天,我们一家人早上4点多就出发了。因为去得比较早,所以正好站在府右街上离中南海正门不到30米的地方。我南北张望了一下,弟子们秩序井然地站在便道上,连盲道都让出来了,两边看不到头。上午9点多的时候,我听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寻声望去,看见朱镕基总理满面笑容地从中南海中走出来。看得出来,朱总理对法轮功学员是非常放心的。我印象中他前面只有两名穿着便装的警卫,朱总理出了中南海大门后走到街心时,才又从门里跑出了两名警卫,也都着便装,我也没看见谁佩戴着警棍或枪支一类的武器,很显然是朱总理根本没叫他们,而是他们自己不放心追出来的。

朱总理走到弟子中间时,两边的弟子动了动,大家看到朱总理出来都很高兴,想围上去向总理反映情况。这时,有弟子说大家都站在原地不要动,维持好秩序。朱总理离我们大概有十几米,他说什么我却听不大清楚。不一会儿,就看见有弟子举手,听传过来的话说总理正在问谁愿意和他进中南海里面谈。后来总理点了三个人跟他进去了。现在回忆起这一幕,觉得如果我们真象反面宣传说的那样心存恶意,当时那么多人只要把总理一围,那简直就象得了人质一样。可实际情况是我们对政府总理很信任,总理对我们也很放心——知道我们都是守法的地地道道的良民才不设防备的。

当时的气氛一直很安祥,有弟子说当总理选定的三个弟子和他一起进中南海时,他们还看到了天上的法轮。

在我们的面前大概每隔30米左右才站着一名警察,他们都很放松,互相之间还走到一起聊聊天,有时候还跑到墙根那儿坐着歇会儿,并不一直盯着我们,也没有手握电棍和其他武器,我印象中甚至他们连枪都没带。

下午的时候,气氛却骤然紧张以来,记得突然从中南海中跑步出来许多武警,几乎每隔两三米就站一个人。有弟子说“看阵势可能老江要出来”。我当时很高兴,觉得如果能和他直接对上话,问题就都能解决了。我想当时许多弟子也会有这个想法,毕竟修炼法轮功后,大家都变得对人非常信任。等武警站好后,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就看见有几辆深色玻璃的轿车疾驶而出。车里面坐的人看不清楚,车直接往南开去,车速很高。有弟子说,那就是江泽民的车。回顾这段历史,我感到江泽民和朱镕基对于老百姓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后来到晚上9点多时,传过话来说大家可以走了,问题已经解决了。弟子们才秩序井然地迅速散去。

4.25事件落幕后,对法轮功的镇压才刚刚开始。此后不断传来弟子炼功遭到驱逐和公安非法限制炼功自由的事件。到1999年的6月14日,似乎形势出现了一线转机,后来才知道那是一个更大阴谋的前奏。

6月14日早上,我打开电视看早间新闻时,看到中央电视台播发了新华社的《接待部分法轮功上访人员,中办国办信访局负责人发表谈话》,现将部分原文摘录如下:

“一、连日来,一些法轮功练习者纷纷传言,什么‘公安机关就要对练功者进行镇压了’,‘党团员、干部参加练功就要开除党(团)籍和公职’”……“这完全是无中生有、蛊惑人心的谣言……”。

“二、党和政府对待正常练功健身活动的态度是十分明确的。……我现在再次重申:对各种正常的练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人们既有相信并练习某一种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种功法的自由…”。

文中虽然也谈到了“决不允许借练功、‘弘法’之名宣传迷信,造谣煽动,进行扰乱社会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大规模聚集活动”,但是善良的炼功人都觉得那是政府新闻例行公事的话而已。

但是现在看看香港公布的两份绝密文件,才知道那真的是一个险恶的阴谋。众所周知,现在在中国有一个专门镇压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香港公布的文件说这个办公室是6月10日成立的。这种命名方法很有意味。中国一般以数字命名一些大的事件,如“五四运动”、“七七事变”、“六四事件”等,数字代表了事件发生的日期。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确定无疑是6月10日成立。中国在一些保密机关的命名上,为了不让外界从名字上推测机关的性质才用数字方式进行命名,如毛泽东的亲兵“8341部队”等。当时给这个办公室起名的时候,之所以没有公然用现在的“打击与防范邪教办公室”的名字,看来当时江泽民确实也觉得不想过早地向各级政府机构泄漏他打击法轮功的意图,因而采取了这种藏头露尾的办法。但是他却没想到在他公开打击法轮功之后,这个名字本身就活脱脱刻划出他阴险的毒谋。

江泽民没有治国安邦的雄才大略,却将政治斗争的阴谋手段学了个青出于蓝。他在6月10日成立「六一零办公室」后却虚晃一枪,于6月14日发表信访局负责人谈话,声称“公安机关就要对练功者进行镇压了”是“无中生有、蛊惑人心的谣言”,以及“对各种正常的练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

新华社6月14日文件使得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对政府全无戒心,继续公开活动,为政府调查辅导员和辅导站负责人打开了方便之门。在江泽民认为摸清了一切所谓的“组织者”之后,7月20日,拉开了正式镇压法轮功的血雨腥风的帷幕。

然而让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势力万万想不到的是,法轮功大道无形,每个真修弟子都在血腥的镇压面前以金刚不动的正念粉碎了邪恶想要根除“真、善、忍”的企图。越来越多的人们也从法轮功事件的前因后果看出了江泽民的邪恶本质。

善恶到头终有报。希望每一个见证法轮功历史事件的人都能在真相大显之时为自己没有站在邪恶一边而感到释然。

(北京大法弟子 2001年4月25日凌晨)


编者按:我们真诚地希望朱总理能够不负众望,在国家和民族危难之时挺身而出,联合中央高层、军队、地方省市的正义力量抵制、窒息祸国殃民的卖国贼江泽民的一切罪恶行径!

相关:中南海绝秘消息:朱容基对法轮功表态的内幕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