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走进「红楼」,思绪万千
 
范英
 
2001-7-3
 
【人民报消息】赖昌星撂倒大陆高官的法宝是一座「红楼」。红楼外观一色红,还有檐下的红灯笼、室内的红地毯、墙上的墨宝「红运当头」--惯用语本为「鸿运」,拿了钱的知名书法家也把学术原则置诸脑后,出钱就写。高官到此,为的是美酒佳肴、尽兴豪赌、桑拿按摩、调情艳舞,「更喜佳丽白如雪,三更过后尽开颜。」

赖昌星及其远华集团,正是在这座红楼中,赠客以「七子歌」--票子、女子、房子、位子、车子、本子(护照)、孩子(特殊安排)--,从而收买、渗透权力高层,编织关系网,搭起云霄梯,变人民公仆为赖氏奴仆,而这些奴仆们,则沈浸在「放下面具,立地成佛」的洋洋自得里!

2001年5月初的一天,人称朱铁面的国务院朱熔基总理走进红楼。这位在就职时誓言面前是地雷阵也要去踩的人,这位在抗洪前线怒斥大坝中撤掉钢筋行径的人,这位观看管仲变法的话剧当场落泪的人,今天生平第一次走进这个赖昌星赖以发家的淫窟,不能不思绪万千了。

他有所自豪,因为由于他的推动,远华巨大走私案得以搬上台面,震慑了官位和他差不多的同僚,一批「前线」人物已经送进了他早日声言为贪官准备的棺材。红楼已经像掘开的白蚁窝一样,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民愤有所宣泄,民望有所回拢,朱某的鞠躬尽瘁,总算有所落实。

但是,小的杀了,最大个儿的却跑掉了。赖昌星避居加拿大,加当局又声言若引渡就不能判他死刑。这是个不大不小的棘手问题。朱某不是鲁莽的张飞,即使张非还粗中有细呢。要捉住狐狸,就得比狐狸更狡猾;对付法制国家,就要斗「法」。法之一是毛泽东说的「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答应他们,不判死刑;法之二是花大钱雇大律师或律师团,以法制法。待赖昌星引渡回国,我们自有道理。

面对眼前的红砖、红瓦、红墙、红窗、红门朱熔基出现了红色眩晕症。这是两次红色打击造成的后遗症。1957年共产党提出知识份子要「又红又专」的口号,说什么红而不专是空头政治家,专而不红就失去政治方向。多么好听的言辞呀,可是谁稍有独立意见,立即成为「白专道路」、「向党进攻」,打成「右派」,他朱熔基就是在劫难逃的一员。第二次是「文革」,红卫兵、红五类、红袖章、红宝书、红海洋、绣红旗、献红心人妖颠倒是非淆,朱某未没顶,落点红色眩晕症,算是很赚便宜的了。

只是,眼前的现实,有无更加「人妖颠倒是非淆」的事情令下一代知识份子眩晕、让广大工农陷于无奈呢?他不敢想下去。

但他毕竟是有主意的人。他想起当年毛泽东在中苏关系恶化时,敢于把赫鲁晓夫的大篇讲话登上《人民日报》,亲自写「编者按」,提出「奇文共欣赏,疑意相与析。」「恭请」赫鲁晓夫当反面教员。今天何不活学活用,把这红楼当做反面教材!但这样的建议,显然也是要踩上的一颗不算小的地雷。一个原因是,如今的共产党早已不存在毛泽东枪毙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时的冲劲儿了。朱某公开红楼让干部、群众参观,当然群众看了会有义愤,同僚会说影响稳定,使措施流产;尽管实质是有不少台上人物自己不乾净,打在反面教员身上,痛在某些当权人物心上。另一个原因是,进过红楼的高官名单已经掌握。淫窟暴露于世人,进过淫窟的人就不去过问了,这说得过去吗?依大面上的规定,这些「失去共产党员起码道德标准」的人,都该开除党籍,但真的这样做了,党干还能剩下几人?

朱熔基不是考虑不到这些因素,但「也要踩」的精神尚存。他果断指示:红楼近期正式对外开放,对曾经进过红楼的人必须严肃处理。

一个月以后,一份将要见报的文件摆在他面前,其中谓:「中纪委和中央组织部要求,凡是在远华走私案发案前进入『红楼』的各级官员一律不得提拔重用。」

朱铁面看到这几句话,其面色是得意、是凝重、是露出苦笑、还是仰天长啸,我们不得而知。但至少是无奈罢!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