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一位艾滋病患者踏上死亡之旅
 
2001-4-7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請江主席少作秀說洋涇邦英文,少唱「叫我如何不想她」,多關心自己的病友,同病相憐,拿出一點良心來!

-吃藥

  老伴端來一瓢涼水,他扯開兩包頭痛粉塞進嘴裡,咕嚕咕嚕咽下幾口水……他喃喃地說,他已習慣喝涼水退燒

  時隔40天,記者再次見到李孝清時,他的面部潮紅腫脹,大半塊臉及頭部密密麻麻長滿了如同核爆炸般的皰疹,使得睜不開雙眼,其模樣乍一看叫人恐怖。張留博士說,這是艾滋病患者病發時出現的皮膚症狀,已是非常危險的信號,人已走到生與死的邊緣。

  李孝清顫抖地坐在一把舊椅上,大口大口地吸著劣質香煙,努力控制著無奈而悲涼的情緒,他已逐漸絕望地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51歲的老伴蹇素仙本報上次報導中化名為張素芬看著老伴痛苦的表情,哽咽起來。

  上週五,全家人跑去給祖宗掃墓上墳,祈禱祖宗顯靈保佑。回來後,李孝清感覺雙眼火燒火辣地痛,長出一些肉皰,老伴以為是眼病為其敷上眼藥。第二天,面部便密密匝匝長滿皰疹,緊接著發高燒,已測不出體溫。全家人終於明白李又發病了。

  蹇素仙說,一週來老伴顆粒未進,只能喝水,昨天一整天只吃下一個兒子買回的梨。家裡早已一貧如洗,老伴變賣家中的幾隻小鴨子買回的藥,只是用以止痛的頭痛粉。臨走前,蹇素仙端來一瓜瓢涼水,李孝清胡亂扯開兩包頭痛粉塞在嘴裡,咕嚕咕嚕咽下幾口水。他喃喃地說,他已習慣喝涼水退燒。

  -照片

  他緊緊把與老伴、孫子的合影貼在胸前,不時拿起來瞇著眼睛端詳良久,雙手不停地發抖。

  離家時,李孝清最大的願望就是帶上一張親人的照片。雖然這個大家庭已有六人染上艾滋病,但親人們從未因此而疏遠過他。老伴低泣著說:「沒什麼,我不怕自己也遭起傳染,30多年的夫妻了,我不能甩下他不管」

  翻箱倒櫃大半天,只翻出一張李孝清與老伴、孫子的合影。他緊緊把這張照片貼在胸前,不時拿起來瞇著眼睛端詳良久,雙手禁不住不停地發抖。

  -梳頭

  她一邊用木梳梳著丈夫花白蓬松的頭髮,一邊舉著鏡子讓他看自己憔悴的容顏……妻子用這種質樸無聲的方式為老伴送行。

  李孝清說,有些村民總以一種奇怪、冷漠的眼神看他和家人。3月初,廣臺鄉六村20多歲的艾滋病患者張仕祥死後,連家人親戚都不管他,最後其屍體被埋葬在五丈之深的地下。這是附近死去的第7個艾滋病患者。

  質樸善良的蹇素仙無疑想給來日無多的老伴更多的關愛、照顧和慰藉,李孝清激動地說:「老伴一直對我好,可以吃東西時,她每天給我煮4個雞蛋,在家裡我生活開得最好,我死也瞑目了」

  中午1時過,老伴拿出木梳和鏡子,依偎著丈夫開始為他梳頭,活像一對兒時的哥妹。整整20多分鐘,蹇素仙為老伴「打扮」著,為丈夫到成都最後「餞行」。

  -上車

  上車的一剎那,全家人都失聲痛哭起來……只有8歲的孫子和11歲的外孫女在車子周圍追前追後,全然不知爺爺這一走意味著什麼。

  要走了,李孝清將永別50多年的故土,空氣在這一刻變得更加凝重。下午2點,李孝清在老伴、兒子的攙扶下踉踉蹌蹌穿過田間小路來到公路上,同樣染上艾滋病的二兒子李小軍化名和弟弟李本田化名將陪伴他去成都治病。

  老伴婆婆媽媽地叮囑著。在上車的一剎那,全家人失聲痛哭起來,李孝清也默默地垂下頭掉眼淚。最後,這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子竟悲愴地慟哭起來,只有8歲的孫子和11歲的外孫女,在車子周圍追前追後,全然不知這個家庭的巨大不幸和痛苦,也不知道爺爺這一走意味著什麼。

(摘自天府早報 2001-04-07,14:32:45 )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