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一位艾滋病患者踏上死亡之旅
 
2001-4-7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请江主席少作秀说洋泾邦英文,少唱“叫我如何不想她”,多关心自己的病友,同病相怜,拿出一点良心来!

-吃药

  老伴端来一瓢凉水,他扯开两包头痛粉塞进嘴里,咕噜咕噜咽下几口水……他喃喃地说,他已习惯喝凉水退烧

  时隔40天,记者再次见到李孝清时,他的面部潮红肿胀,大半块脸及头部密密麻麻长满了如同核爆炸般的疱疹,使得睁不开双眼,其模样乍一看叫人恐怖。张留博士说,这是艾滋病患者病发时出现的皮肤症状,已是非常危险的信号,人已走到生与死的边缘。

  李孝清颤抖地坐在一把旧椅上,大口大口地吸着劣质香烟,努力控制着无奈而悲凉的情绪,他已逐渐绝望地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51岁的老伴蹇素仙本报上次报道中化名为张素芬看着老伴痛苦的表情,哽咽起来。

  上周五,全家人跑去给祖宗扫墓上坟,祈祷祖宗显灵保佑。回来后,李孝清感觉双眼火烧火辣地痛,长出一些肉疱,老伴以为是眼病为其敷上眼药。第二天,面部便密密匝匝长满疱疹,紧接着发高烧,已测不出体温。全家人终于明白李又发病了。

  蹇素仙说,一周来老伴颗粒未进,只能喝水,昨天一整天只吃下一个儿子买回的梨。家里早已一贫如洗,老伴变卖家中的几只小鸭子买回的药,只是用以止痛的头痛粉。临走前,蹇素仙端来一瓜瓢凉水,李孝清胡乱扯开两包头痛粉塞在嘴里,咕噜咕噜咽下几口水。他喃喃地说,他已习惯喝凉水退烧。

  -照片

  他紧紧把与老伴、孙子的合影贴在胸前,不时拿起来眯着眼睛端详良久,双手不停地发抖。

  离家时,李孝清最大的愿望就是带上一张亲人的照片。虽然这个大家庭已有六人染上艾滋病,但亲人们从未因此而疏远过他。老伴低泣着说:“没什么,我不怕自己也遭起传染,30多年的夫妻了,我不能甩下他不管”

  翻箱倒柜大半天,只翻出一张李孝清与老伴、孙子的合影。他紧紧把这张照片贴在胸前,不时拿起来眯着眼睛端详良久,双手禁不住不停地发抖。

  -梳头

  她一边用木梳梳着丈夫花白蓬松的头发,一边举着镜子让他看自己憔悴的容颜……妻子用这种质朴无声的方式为老伴送行。

  李孝清说,有些村民总以一种奇怪、冷漠的眼神看他和家人。3月初,广台乡六村20多岁的艾滋病患者张仕祥死后,连家人亲戚都不管他,最后其尸体被埋葬在五丈之深的地下。这是附近死去的第7个艾滋病患者。

  质朴善良的蹇素仙无疑想给来日无多的老伴更多的关爱、照顾和慰藉,李孝清激动地说:“老伴一直对我好,可以吃东西时,她每天给我煮4个鸡蛋,在家里我生活开得最好,我死也瞑目了”

  中午1时过,老伴拿出木梳和镜子,依偎着丈夫开始为他梳头,活像一对儿时的哥妹。整整20多分钟,蹇素仙为老伴“打扮”着,为丈夫到成都最后“饯行”。

  -上车

  上车的一刹那,全家人都失声痛哭起来……只有8岁的孙子和11岁的外孙女在车子周围追前追后,全然不知爷爷这一走意味着什么。

  要走了,李孝清将永别50多年的故土,空气在这一刻变得更加凝重。下午2点,李孝清在老伴、儿子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穿过田间小路来到公路上,同样染上艾滋病的二儿子李小军化名和弟弟李本田化名将陪伴他去成都治病。

  老伴婆婆妈妈地叮嘱着。在上车的一刹那,全家人失声痛哭起来,李孝清也默默地垂下头掉眼泪。最后,这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子竟悲怆地恸哭起来,只有8岁的孙子和11岁的外孙女,在车子周围追前追后,全然不知这个家庭的巨大不幸和痛苦,也不知道爷爷这一走意味着什么。

(摘自天府早报 2001-04-07,14:32:45 )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