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不迅速采取有效措施 艾滋病将成为国难
 
王可
 
2001-4-7
 
【人民报消息】在广东省“两会”期间,政协委员蔡齐祥的提案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是一份“关于建立艾滋病科学研究与防治中心”的提案:艾滋病在中国进入快速增长期,假如不迅速采取有效措施,中国将成为世界上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艾滋病的流行将成为国难。

  最近,记者带着这份提案,走访暨南大学国家863科研项目——艾滋病防治与研究课题 组,项目主持人孙晗笑博士也表达了同样的急迫心情。

  “狼”来了,由传入期到增长期,我们防护的“栅栏”还没有

  据国家卫生部公布的统计显示,全国目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已过60万,其蔓延的态势相当严峻。在广东省,艾滋病病毒的流行已具备了大面积流行的条件,艾滋病发病率呈几何级数急剧上升的特点。这不啻是一个沉重的信息。

  “狼”来了,我们却连一个防护“栅栏”都没有。有专家指出,从传入期到扩散期到快速增长期,如果在这个阶段防治措施不力,就会迅速进入泛滥期。艾滋病病毒的流行,将成为国家性灾难,随之而来的社会经济损失可达4600亿元人民币到7700亿元人民币。

  艰辛的研发刚刚开始,艾滋病感染者说:“我们愿意做第一批人体实验”

  谈到我国刚刚起步的艾滋病科学研究与防治,孙晗笑博士心急如焚:“人们对生命科学的热衷,远胜于对艾滋病防治的研究,对前者,政府不惜重金投入。然而对后者,却囊中羞涩。”

  在加拿大留学期间进行病毒研究的孙晗笑博士回国后,将在国外研究的基础带到了国内。她牵头的艾滋病防治与研究课题,申请立项后,获得国家“863”计划的资助,但经费微薄,学校转让了科技成果,得到1100万元经费,研发成果双方共享。

  一些艾滋病患者获悉孙博士的研究以后,纷纷给她写信,表示“愿意做第一批人体实验”。一位28岁军医的信,尤其叫人心痛。他在给人看病时刮伤了手,出于职业习惯,他还用酒精做了消毒。然而,万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最悲哀的是几年来他一直不知道,感染了妻子,妻子又感染了出生的女儿。全家人的欢乐从此不见了……

  目前,我国艾滋病防治中心只有北京一地,2000年6月,中英艾滋病防治合作项目在北京启动。其他地区都处在小打小闹状态。这对于艾滋病快速增长期的国家来说,显然势单力薄。现在,科学家已经找到了艾滋病病毒的结构组合顺序,但是艾滋病病毒侵入人体以后处于高度变异状态的规律科学家尚未掌握。

  目前,对艾滋病病人的治疗主要依靠副作用大、价格昂贵的“鸡尾酒疗法”。国际上现在采用的是用封闭共受体防治艾滋病,美国专利产品——改造的RANTES,已批准进入临床试验;日本专利产品——改造的趋化因子T22也已进入临床试验;孙晗笑目前研究的是治疗和预防HIV感染的基因工程小分子蛋白肽,简称vMF。预计两年进入临床试验。

  专家们呼吁:为了挽救更多的生命,建立防治艾滋病中心和研究基地

  能否有效遏制艾滋病的流行趋势,是关系到民族安危的大事。专家们呼吁:为了挽救更多的生命,建立防治艾滋病中心和研究基地。

  剖析艾滋病病毒研发工作滞后的原因,关键是领导认识不足,投入不够。据说个别地方官担心艾滋病病情有损地方形象,对艾滋病防御的宣传采取“低调处理”。岂不知,这种掩耳盗铃的回避,只能雪上加霜。长期处于“地下状态”的艾滋病携带者,其危险性不亚于拉开了引信的炸弹,他们既是受害者也是害人者。

  研究人员表示,防治艾滋病中心的建立,将有助于对其他病毒的研究,有助于为攻克其它癌症找到新途径。

(本报记者 王可/文 2001-04-04,08:44:16 《人民日报.华南新闻》)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