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核心地位发生动摇
 
2001-4-16
 
【人民报消息】“两会”召开期间的蛛丝马迹显示江泽民的核心地位有所动摇,而“两会”召开期间和甫结束时发生的两宗爆炸事件,进一步暴露中共的腐败统治和对死难同胞的冷血。每次的爆炸都在摇撼中共的统治地位。

人大和政协的九届四次会议,因为临近中共十六大的权力交接而分外引人注目。特别是在开会前夕的二月中旬,中共中央突然召开有两千人参加的工作会议,并且由官方发表语焉不详的消息。但是这则消息至少透露两点:一,全党要团结在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二,全党要坚持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要从反面看中共的言论,那就是意味着中共党内有同核心不团结的情况出现,也有脱离以经济工作为中心的情况出现,才需要开工作会议来紧急统一思想。这在以前是罕见的,说明这是中共统治的“非常时期”。

“两会”前需要紧急统一思想

在这以前,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国内有人把《天安门文件》拿到美国发表,造成党内思想的混乱,挑战江泽民的统治;一是出现天安门自焚事件,中共借此在全国发动进一步揭批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因此可以说,当局在“两会”前需要统一两方面的思想,一是不可相信“天安门文件”的内容,因此有消息说高级干部要看《历史的考验》这部有关六四的纪录片来统一思想,这虽然符合江泽民的要求,但能否做到是另一回事;二是不可将揭批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冲击经济工作,因此有消息说对法轮功由“全面打击”修正为“重点打击”,于是政治运动降温,这点不符江泽民的心意,表明其核心地位的动摇。总之,随着十六大的逼近,也随着江泽民十几年无才无德的统治,不管愿不愿意,他正在离开权力的顶峰。这些情况自然也反映在“两会”上。

其一,原来要把法轮功放到“两会”议题上,来个“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但是江泽民的愿望未能如愿,法轮功从议题中取消,“两会”中心放在朱熔基所作的“十五计划”报告中,对法轮功的声讨非常低调。

其二,李鹏和朱熔基居然敢于“僭越”江泽民。在政协开幕大会中场休息时,李、朱没有等江泽民先起身走出然后大家根据等级规定的先后次序鱼贯而出,而是李鹏同朱熔基瞄了一下江泽民后,旁若无人地先江泽民走出去了。江泽民觉察到了这一点而在事后做特别部署,所以在人大闭幕那天选举常委时,江泽民起身投票,朱熔基也起身紧跟,服务员随即阻止朱熔基,要他维持一定的距离来凸显江泽民的“领先”地位。由此可见江泽民内心的恐慌和虚弱。

其三,江泽民没有像往年那样到一些小组做朗诵诗词之类的口水秀,但是在大会举行的时候却是屁股坐不住到处作小动作,也可见他的心烦意乱。他的主要小动作有:

江泽民心烦意乱小动作频频

1、媒体报导,在六日上午的人大全体会议上,江泽民不知何故,开幕上台时,他一路走来,竟然一路右手抚耳,慢慢就座。坐下后十分钟,江泽民将桌上的黑色公文包向右边推了推,右侧的朱熔基似乎感觉到甚么,将桌上「阵地」让了一点给江泽民,过了一分钟,江泽民要从公文包取密件,似乎发现有点不妥,随即将公文包干脆放在地上。过了一会儿,江泽民又要用公文包了,他习惯性左右张望了一下,可能在寻找,又似乎忽然记起,低头从地上取包时,不知是因为体形太过庞大,还是别的甚么原因,令他略为迟疑了两秒,就在此刻,身后一位身穿西装的官方摄影记者弯腰帮忙,最终还是江泽民亲自将公文包拎到桌上。坐在身旁的朱熔基对身边发生的小插曲,似乎没有掉头望一眼。江泽民从包内拿出密件,写了一张纸,起身走到过道对面的李鹏跟前,递给他,李鹏头不抬地收下,放在一边,继续在曾培炎的讲话报告上划来划去。看来李鹏、朱熔基已经懒得理江泽民这个小丑了。

2、同一天,在人大会议听取财政部长项怀诚、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曾培炎作报告时,媒体报导江泽民同朱熔基“不知谈到甚么趣事,先是微笑,然后大笑,江泽民还一度仰天大笑,等到朱熔基都已不笑了,江泽民还仰着头偷笑”。原来中国政坛上传说江泽民是戏子,朱熔基是疯子,看来江泽民要两“子”得兼了。

3、三月九日的人大全体会议上,记者拍下江泽民挖鼻孔和擤鼻涕的三幅照片。图片说明中说:“会议进行中,感觉鼻子怪怪的江泽民,用手指右抠、左抠抠鼻子,还怪怪的,哦!原来是鼻涕在作怪,擤擤鼻涕就好了。”看江泽民是多么地心不在焉。

4、在三月十五日补选人大常委时,主席台上的江泽民十分活跃,他竟多次起身、三次走到坐在主席台最边上的中组部部长曾庆红身边,向曾庆红交代事情;又走到身后不远的前邓小平办公室主任王瑞林、人大副秘书长王维澄前面谈事。看来江泽民还要给外界知道他是中国政坛上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连开大会时都有那样多迫不及待的事情要他立刻完成。特别是要显示他同心腹曾庆红的特殊关系,让以后推翻江政权时别忘了也要审判曾庆红。

要朱熔基留任老江不是味道

其四,会议进行当中,传出有一批人大代表积极串联要求朱熔基留任。据报导已有百多名代表知悉,或曾被接触,也有人接触过香港的人大代表,有十多名港区代表知悉联署一事。这种私底下的联署活动随时可能被定性为“非组织活动”,是有相当大的政治风险。不想退休的江泽民没有人联署要他留任,朱熔基却有人要他留任,且不说江泽民是什么滋味,这样广泛的活动也表明江泽民的控制能力已经削弱。更值得一提的是,二月号的《争鸣》在《朱熔基表白不恋栈》一文中已经提到他在国务院党组的新年组织生活会上说,希望大家劝阻部委、地方搞联署要求他连任总理。可见这个活动已经进行了相当时候,连朱熔基都知道了。

其五,在三月十五日的记者会上朱熔基很是意气风发,驳斥西方媒体对他已经失了锐气的种种传闻。他除了重复九八年出任总理时所表示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还说:“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明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是由我来做,后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是我来做,明年的记者招待会还是我来回答问题。今天提问题没有提够的明年再来。”难得朱熔基如此豪情满怀,当然是他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十分稳固,臭不可闻的江核心怎能与其相提并论。

其六,在人大开幕的同一天,上海的《新民晚报》突然刊出《谨防“江郎”德尽》的文章,从“江郎才尽”的典故中借古讽今。在江泽民正在鼓吹“德治”来“创造历史”时,冒出这样一篇“江郎德尽”的文章,不可能是偶然性的巧合。而能连过数关刊登出来,看来上海这个江泽民的大后方也出现了背离核心的“反党小集团”。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