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冲击: 八亿农民 茫茫没明天
 
2001-12-29
 
【人民报消息】中共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大陆官方媒体一片歌德之声,很难得的是,就在大家都欢欣鼓舞之际,被外界视为较保守的上海市委书记黄菊,却表示入世将对中国现行的体制和机制产生冲击,考验中共执政基础。

就一般的常识论,世界贸易组织是经济性的组织而非政治性的组织,要冲击也应该是冲击到大陆经济而不是政治。但就实际状况而言,大陆的生产力之所以难大幅提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受到政治的制约。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之后,有许多法令都得修改,经济活动,也必须在世贸框架下运作,受到世界的监督,中共不能再我行我素,独断乾坤局面自然就受到了冲击。

农业和金融业,是目前海内外公认大陆首当其冲的两大行业。中共总理朱容基日前在参加汶莱东盟十国高峰会时,即明确的表示:「入世后我最担心的是国内的农业!因为外国农产品以现代化技术生产,无论价格成本都低于中国。」

农产品没有竞争力,八亿人民的生计就受到影响。就事论事,即使是不加入世贸组织,大陆的农业和农村问题也正日趋严重,中共国家统计局一份统计数字很能说明这一问题。该数据说,二千年大陆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百分之八点四,而农民只增长了百分之二点五。去年城镇的人均年收入为八千人民币,农村只有二千元。农民的收入没有增加,但支出却大幅增加,除了苛捐杂税,承担农村公益事业费、农田改造费、水利建设费、道路维修费等公益事业费之外,本身的如医疗、教育、修房、化肥等早就令农民入不敷出。

此前,中共对农村还有补贴政策,中共每收购一斤粮,约补贴一至二元人民币。但加入世贸组织后,按规定,五年之内,中共补贴将逐渐取消。

更为严重的是,在2004年之前,中共还必须把农副产品的关税由目前的百分之三十一点五,降到百分之十四点五,并取消进口的小麦,肉类和水果的卫生检疫,大幅度降低这类农副产品的国家补贴。

每况愈下的农产品价格和农村大量浪费的劳力,悲观的看法认为,入世后将使农村窒息,还有人认为可能激起民变。但朱容基手下一批智囊却不如是想,他们认为,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农村实行股份制,农民以土地入股,小面积的土地就合成可大面积耕种的土地,再把这些土地租给想耕种的人,必然会增加单位产量。

另一方面,政府也要大幅度的改革现有政策,例如可以农转非,即允许投入城市工作的农村的剩余劳力,转成城市户口,适度减轻农村的人口压力(人口增加后土地要重新划分)。取消长期限制和歧视农民的制度,大幅销减农村基层行政人员,卸去农民身上种种苛捐杂税。

智囊们的此一提议甫出,反对的声浪也应声而来,反对者认为,这样做不但不符合社会主义体制,也势必冲击到现行基层政府的权力结构,基层结构一旦动摇,整个社会就会大乱。更何况,农村多出来的多余劳力,至少有三至四亿,城市势必没有能力消化,届时,反而形成城市的乱源。

就目前来看,中共似乎并没有成熟的解决方法,基本上还是运用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且战且走,边试边改。至于会不会摸到大鲨鱼,或试出其他的乱子,这或许正是黄菊所说的,将「考验中共执政基础」了。

(中国时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