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在人民大会堂主席台上轻轻挖一下鼻孔 (图)
 
2001年12月28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有时我的好奇心忍不住发作,想知道江泽民安排公子江绵恒就任中科院副院长时心中想的是什么。从我们平头百姓的角度想,中科院副院长,副部长级别,管着那么多研究所,那么多高级知识分子,研究项目,经费,实在是不小的官,别说副院长,给副院长当个秘书就让我辈高兴得睡不着觉了。但是,身为共产党的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江,管理这么大的中国,中科院一个副院长,实在是无足轻重太小的职位。全国部级干部,算上副部长待遇的,总有几千,江身为一国之君,平庸之辈见多了,绵恒在中南海探望老父,隔窗眺望南海,陪着乃父品着顶级毛尖之余,纵谈天下大事,绝不比江手下的平庸之辈差,绵恒好歹也是个美国的留洋博士,安排个中科院副院长当当,有何不可?

江公子上任之后的政绩,还要有劳中科院的臭知识分子泄露一点国家机密。如果那位用人民日报描述其乃父的词汇描述江公子,我绝不会说他擦鞋。太子党除了出身和咱们平头百姓不一样,受点父荫,享点福,多点见识,其它和咱们草民没什么区别。韶山冲的农民能养个日后成为伟大领袖的儿子,前总统蒋公把自己的儿子安排接了班,广大台湾人民到现在不是还在怀念?从概率上讲,当个好领导人的机会对谁都一样小,和你是不是太子党无关。咱们对江公子不了解,就不能瞎说他无能或者是旷世奇才。毛主席教导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这么说,江公子这副院长就该当了?否也。关键是他如何当上的副院长。江公子在美国得了博士,回国,在上海的研究所当个所长,升的快了点,如果是人才,还说得过去。毕竟还有陈章良这样的例子。当中科院的副院长,COMEON,如果没有乃父总书记的关怀,中组部和科学院拍马屁,门也没有。中国的官的一是靠爬二是靠熬。江绵恒身为太子有个好爸爸,爬那道手续免了,怎么也得一点点熬几年再说吧,看看中科院几个院长,那个不是一点点熬出来的。更何况这是中科院,和江总的保镖不一样,打点好了就是个办公厅的副厅长,在中科院学术上没点本事,当了院长也让人看不起。江公子学术上怎样自有专业人士评价,他那个博士学位,比巴灵顿的DR吴征强点也强不到哪去,如果吴博士私下里抱怨当年投错了胎,不然现在也是副院长了,一点也不让人吃惊。中国留美学生得了博士学位的估计能组成一个师,人人心里都知道自己是棵什么葱,除了精神有点不正常的方某,有谁敢说,得了个博士就够格当中科院的副院长?

江总书记实际上在这件事上犯了所有独裁腐败领导人必然犯的错误。权力太大,给自己的儿子安排个副院长就成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没有认识到身为独裁国家的一国之君,根本没有小事可言。你在人民大会堂主席台上轻轻挖一下鼻孔,全国人民就会掀起挖鼻孔的FASHION。中国的古话,上行下效。当年老毛把女儿李讷送到解放军报造反,林彪马上把林豆豆立恒送去空军报当总编。老邓开了口子让朴方坐着轮椅挂着尿袋风尘仆仆办康华挣钱,一夜之间太子们摇身一变,全是富商。现在,江公子荣任中科院副院长兼某大信息公司董事长,这就为部长省长们定下了调子,中科院这样的位子绵恒们已经坐上了,你们的下一代就找个局级的当当吧。到了县里,县委书记县长们只有认倒霉嫌自己官小,县里没有科学院这样的机构,只能把儿子安排在公安局鱼肉百姓。前一段江总把云南的省长判了,罪行之一就是这省长的儿子居然垄断了全省得汽车行业,大发横财。不知那位倒霉省长辩护时说没说,我们云南没有科学院呀,只能让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倒倒汽车。

一个江绵恒荣升,全国不知多少公仆响应江总号召,为自己的儿孙们找到更好发挥作用为人民服务的位置。结果呢?腐败。腐败的结果呢?没有效率,民怨沸腾。小民我TOO YOUNG(太年轻), 在此NAIVE(幼稚)一次,为了国家社稷考虑,向江总书记进一言。绵恒也许确实是个人才,但是即使江总书记判断自己儿子的眼光准,你不能保证部长省长市长县长判断他们儿子的眼光都和你一样准,有一半或者三分之一不准的,老百姓可就惨了。

反腐败说难是难,有制度传统的因素,但是说容易也容易,就是八十年代我等上大学时党教导我们的那句老话,从我做起。江总书记牺牲一下公子的领导才能,让他回研究所做实验写论文行不?中科院副院长都当了,我们相信学术上肯定差不了。咱们要求不高,所有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子女也不用去干掏大粪,拉板车,弹棉花的活,那样太亏待他们,和父母的职位不相称,只是别让他们当官,当官商,做点普通的让人尊敬的工作,比如教师,研究人员,会计。共产党不是讲奉献吗?党和国家领导人从自己做起,奉献一点点试试,我敢保证,中国不会象现在如此腐败。

摘自(中国社会民主党论坛)

 
分享:
 
人气:22,92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