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焦點訪談》12月23日拋售出的節目慘不忍睹
 
青晴
 
2001-12-26
 
【人民報消息】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節目拋售出逗小孩兒玩的傅怡彬殺人案後,很多媒體上的各種質疑文章都分析得頭頭是道。這就是為什麼中共把那張用來搏人同情的「全家福」拳頭照片悄悄地收了回去,當然是因為露了餡兒。

《焦點謊談》一看「京城血案」電視劇不成功,沒有趕快鞠躬下臺,2001年12月23日晚又演出個續集。網上這麼多網友獻計獻策,指出疑點,是為了CCTV再假話假說時能看起來真的在「實話實說」,可是看了「京城血案」續集拍的如此慘不忍睹,我就不明白,為什麼這麼笨,屢教不會呢?

23日晚的中央電視臺首頁上有一篇重點文章:「《焦點訪談》:從「善心」到殺心──傅怡彬殺人案追蹤報導 」。看完之後,我捶著桌子大叫:老江,你真得管一管!不能由著這些記者給「偉光正」抹黑!

下面我將這篇文章的一部份疑點說一說:

一、京城血案是11月25日發生的,中央電視臺是12月16日掀起「震驚」高潮的,這個高潮都掀到了海外。看完中共的報導,媒體置疑說,仍無法證實傅是「法輪功」練習者。於是12月23日這篇文章趕快說:「記者調查證實:傅怡彬確系「法輪功」練習者。」可是為什麼12月16日、17日的文章中都沒有談到「記者調查證實」這句話?那麼是不是按照中共的老規矩辦,先定罪,再找證人、證據啊!

二、文章說:「據有關部門介紹,許多「法輪功」練習者當初都曾有過殺害家人的念頭」。那麼這「有關部門」到底是哪個部門呢? 從1999年7月開始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到今天,羅列的那個罪名不計其數,怎麼如此人命關天的罪行「有關部門」竟隱瞞了兩年半之久不向國人通報呢? 莫非這是CCTV的最新創造?

三、文章說:傅怡彬「晚上就去看李洪志的錄像帶,這個錄像帶一共七盤,每天放一盤,聽李洪志的錄像,白天就去練法輪功。」

為了證實錄像帶是否是七盤,我打電話去查詢證實,因為法輪功創始人講法是分九天講的,所以錄像帶是九盤!那個七盤的說法表明CCTV不深入調查研究,閉門造車、對黨的革命事業極其不負責任。

四、CCTV在12月23日的《焦點訪談》文章中說:「當我國政府宣布取締法輪功邪教組織以後,傅怡斌依然癡迷於法輪功。他按照李洪志的要求,一直堅持不斷地學習和閱讀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可是新華網在2001-12-17 09:10:29 發表的不署名文章「法輪功京城釀血案」報導傅的話:「我是1998年1月24日開始練『法輪功』的,斷斷續續練了3年半。」

一個說「堅持不斷」,一個說「斷斷續續」,咱就納悶,中央電視臺和新華社怎麼也不通通氣兒啊?都是中共的喉舌,都在江澤民的統一領導下,都是到羅幹管轄範圍的監獄去採訪,不能各自為政,想怎麼編就怎麼編啊!

五、 CCTV 報導說:「傅怡斌:我現在乘著這個船,我到了彼岸了。你要看到那空間的樹葉,或者是金磚鋪地啊,你要是看到那個琉璃世界,你要看見了以後,你就覺得這個地球,太骯髒,太污穢,這是豬狗呆的地方。」

首先我們先不研究宇宙中有多少個世界,按照CCTV的描述,殺人狂是看到了那個琉璃世界了,既然他覺得人間「這是豬狗呆的地方」,認為應該幫助親人跟他一塊升天圓滿,那麼為什麼獨獨將自己的兒子留在豬狗呆的地方呢?而且這麼多日子裡對自己的親骨肉只字不提呢?怎麼不惦記著即將成為孤兒的孩子是如何生活的呢?更可疑的是,既然「幫助親人跟他一塊升天圓滿」,親人升了天,自己怎麼不去呢?那親人到了那邊投靠誰去啊?

六、CCTV 報導說:「犯罪嫌疑人傅怡斌:母親沒走,我也是在電視上才聽到的。我現在是有一絲後悔,現在我回想起來,我當時要再堅持一會兒,她就斷氣了,斷氣就不要受那些罪了。但是不是人力所為,我使出吃奶的勁了,我最後只能躺著,她喊救命我也顧不上殺她了,我自己都上不來氣了。」

這段話前後矛盾。既然報導說,兇犯是看了電視才聽到自己母親沒死,那怎麼又說:「她喊救命我也顧不上殺她了,我自己都上不來氣了」,一個死人是不會喊救命的,這不證明他當時就知道母親沒死嗎?

七、根據新華社12月17日的報導,傅怡斌連簡單的日記都寫不通順:「25日,星期一,早上6點來到公園,一邊看大家練功一邊與人談『法輪功』及動作要領,並拿到一套書,晚上一個(人)去點上看錄像,回家(看)書看到2點多鐘;」括號中的字是記者加的,怕讀者看不明白,怎麼CCTV中傅說的話如此斯文:「後面恐怕還有更艱鉅的任務等著我,因為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須苦其心智,勞其筋骨」。傅知道「天降大任於斯人也」是什麼意思嗎?記者不能按自己的寫作水平去給傅編臺詞啊!

八、一位讀者來信說,「大約一週前,我給單位同事A打電話,她給我講了我們單位另一同事B的姐夫殺妻、殺親生父母一事,我說這是被江澤民政府利用來栽贓陷害法輪功的,讓她不要相信謠言。前兩天又給A打電話,她又提及此事,我又跟她解釋一番,說話時我突然想起那位B同事幾年前曾說過她家有個人練別的氣功走火入魔,光著身子到處跑。因為時間久了,我不敢肯定幾年前的那個人是不是就是她姐夫,所以就給單位其他同事打電話確認此事。經查實殺人者果然就是幾年前的那個精神病人傅怡斌。這幾日在網上看新聞,才知這件事被江澤民集團利用大肆宣傳。」怪不得傅不上班呢,原來是個精神病人!

九、經過了幾天的準備,「京城血案」又有了續集。

CCTV報導說:「今年37歲的李慧雲是河北省一所大學的講師,同時也是一位博士學位的獲得者。1996年她開始練習法輪功,現在在別人的幫助下,她對法輪功的認識已經有了轉變。但是在1998年她練習法輪功時,就曾產生過殺害自己親生兒子的念頭。」

怎麼都是在1998年產生殺害自己親人的想法啊,記者的思路也太窄了,難道就不能改為1990年?這樣不是危害更大?

報導還說:「 原法輪功練習者李慧雲:當時我是這樣的,回到家裡以後,我就覺得好象也有像李洪志說的那種圓滿,或者是天國世界,有那種感受。當時最想殺的,就好象有點想要殺我的兒子,李洪志老講「正法」不會長期傳下去,不會永傳下去,說「正法」要結束了,你好象要去天國世界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產生了這種想法,就好象要帶他們去天國世界。

記者:當時最先想的,就是要把自己的兒子一塊兒帶去?

李慧雲:對。因為我很疼愛我的兒子。

現在的李慧雲對當初殺子的念頭感到非常後怕。」

現在全世界煉法輪功的人非常多,尤其是海外,沒有人打壓,公園裡常常看到好多法輪功學員帶著自己的孩子去煉功,有的孩子只有一歲也會比畫比畫,有的孩子還搶著發法輪功真相的材料。既然李慧雲很疼愛自己的兒子,那麼為什麼不教自己的孩子煉功,強身健體多好,為何要直接殺他呢?

我很為李慧雲所在的河北省某大學擔心,這樣精神不正常的人怎麼可以做大學講師啊,這不是誤人子弟嘛!應該立即停止她的教學工作,安排不用說話的地方,如到鍋爐房去燒水等。切切!

另外,有博士學位頭銜而胡言亂語的精神病當今彼彼皆是。關鍵不是她在社會上有什麼地位,而是她(他)們到底是不是還有良心?良心是人類最寶貴的品德,沒有了良心、只會吃喝拉撒睡和畜生又有什麼區別呢?也許還不如畜生,畜生不會這樣大面積地害人、誤導人!

不管怎麼說,過一階段來一緊急任務,CCTV,您們辛苦了,但是說句掏心窩子的話,「京城血案」的續集拍的實在慘不忍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