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入世中共將面對反政府動亂
 
2001-12-19
 
【人民報消息】入世談判八年花掉六百億

中國加入世貿後,官方熱和民間冷成了鮮明對比。官方原擬舉行慶祝活動,最後由於害怕人民群眾會演變成反政府的政治活動而取消了。朱熔基有言,社會各界對入世的意見極為矛盾。其實領導層的分歧更是嚴重的。


官方熱民間冷的對比

黎自京先生在最近一期《爭鳴》中撰文評論說,經過十五年談判,中國終於加入了世貿。官方連篇累牘地宣傳這十五年來談判過程的複雜、坎坷。談判代表團團長龍永圖頻頻在電視上亮相,幾乎被吹捧成了「民族英雄」。但中國大陸社會上的反響,對此卻平靜得出奇。官方熱、民間冷,成了鮮明的對比。

新華社十一月十日、十一日《內參》報導:首都、上海、廣州、深圳、瀋陽等地的市民,對中國加入世貿都表現得冷靜和不在乎,關心的是一份工作,生活水平會否受影響:「這是政府的事,老百姓有什麼權,十多年的談判都沒有公開!」「失業的、下崗的、受苦難的,都是老百姓!哪會是當官的、當官的家屬!」「好大喜功,講假話,誰信政府已經做好了入世後衝擊的準備!」總之,老百姓很擔心入世後生活水平下降。


入世談判八年開支達六百多億

中國為了加入世貿,僅從九三年九月再次展開對外談判,至今年十一月十日獲准加入,八年間的開支高達六百十三億元,平均每年開支七十六億。

中國談判代表團在國內、國外的開支,一直受到審計署、監察部的質疑:他們是否在擺闊氣、講排場?但該代表團卻強調維護國家聲譽和應有的地位,要保障代表團的安全,不應計較多花幾個錢。故此,代表團歷年的開支,都被列為秘密而不公開,也不讓監察部、審計署核查。

戴相龍還拍胸脯說:要查,叫總理批條子來,我來查!否則,誰都不用想鑽空子!龍永圖今年二月還對著來了解有關代表團家屬隨代表團外訪的一切費用都是公帑的中紀委、監察部,就大言不慚地說:這種情況是很正常的。要查,我看還要立個法,由司法部門來處理!龍永圖還以請長假治病,不再擔任代表團團長,來要挾監察部、審計署。

曾號稱「朱鐵面」的朱熔基,對該談判代表團的揮霍、排場的情況卻百般庇護,說:經濟賬要算,但是要算經濟長期賬。代表國家,又是大事,多花幾個錢還是值得的。


中國談判代表團擺闊氣、講排場

從九三年九月至今年十一月,中國談判代表團共出國、出境四百九十一次,出國、出境共二萬五千六百人次,租用了十七次包機,接待來訪代表團一百四十九次。中國談判代表團成員的配偶、家屬有二千一百二十人次隨同代表團周遊了五十四個國家和地區。

國務院於九八年一月,為該代表團在北京王府飯店、釣魚臺國賓館長期租用了八套套房,一年租金即達八百多萬元,平日空閑時,這星級飯店八套豪華套房,就成了代表團成員家屬吃喝玩樂和招待親朋好友的場所。


二份對入世後的民意調查

以下是有關入世民意調查的結果。

十一月十一日公布,中央電視臺在北京、廣州、成都、西安、瀋陽等大城市及其周邊近郊農村,調查入世後老百姓最擔心的事:百分之七十一點六的人認為,下崗職工會增加;百分之五十點八的人認為,社會問題會增加;百分之四十點七的人認為,農民收入會降低;百分之六十點七的人認為,國貨會受冷落;百分之四十八點九的人認為,國內企業會倒閉。

十一月十三日,新華社《內參》公布,由國務院委託新華社、中國社會科學院,在北京、上海、廣州、瀋陽、成都、西安、武漢、鄭州等八城市及其周邊近郊農村,調查百姓對加入世貿後,最關心、擔心的事:百分之八十八的人擔心:下崗、失業職工會增加;百分之八十二的人擔心:腐敗情況惡化;百分之七十八的人擔心:國內企業會倒閉;百分之七十六的人擔心:社會問題會增加;百分之六十五的人擔心:農村問題會增加。


當局取消慶祝人世活動

中國十一月十日入世後,國務院原安排在人民大會堂搞慶功報告會,中央對談判代表團記功授獎及文藝演出活動,同時在上海、深圳也搞慶祝演出活動。但後來取消了,改為在首都機場舉行歡迎中國政府代表團圓滿完成任務凱旋而歸,並由李嵐清代表中共中央、國務院到機場歡迎,結果也取消了。

這兩項活動所以都被取消,是因為黨內對此舉意見分歧、對立。有人認為,這本身就是代表團的工作職責和任務,不宜將入世成功作為代表團的貢獻而慶功,更何況這次談判成功,和西方各國所達成的協議,也都屬於中國政府所能接受的底線。中國代表團在談判中,在金融、服務、電訊、農業等四大方面,已四次降低了原訂在談判中所能承受的底線。為此,還曾引發了高層內部的分歧。最後的結果,還是朱熔基拍了胸脯說:由他承擔大的過失。

他說的話聽起來倒是挺有英雄氣概的,但是媒體報導過,當有人向朱熔基匯報說,江澤民之子江綿恒從大慶拿走了70萬,他竟對匯報的人說:「你沒說,我也沒聽見。」如此看來,「朱鐵面」的鐵面硬度是隨人而變的。這不能不令人置疑,入世這個大過失他承擔得了嗎?


入世可能造成反政府動亂

中共當局最後之所以取消慶祝、歡迎活動,除了黨內部份高層人士對中國入世條件至今仍有保留、反對意見之外,加上老百姓對入世大都持觀望和擔憂的態度,社會問題又很多、很尖銳,擔心可能在慶祝活動時發生反政府的政治活動和社會上反失業、反腐敗、反特權的風暴。

朱熔基說:社會各界對入世,總體上是極為矛盾的,既希望加入世貿組織,又產生了各種擔憂,後者是主流。這樣,中國加入世貿後出現問題,如處理不當、百姓利益受損,就有可能面對反政府的動亂。

百姓利益受損的事情還少嗎?入世只能使中國的經濟更糟,社會更動蕩。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