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慘到要看董建華的臉子行事
 
2001-11-27
 
【人民報消息】九七香港回歸中共黨的懷抱以後,就從過去不斷生金蛋的肥壯的鵝,變成不但生「零蛋」,還要向中央政府乞求輸送「養料」的營養不良的醜小鴨。

九月,朱熔基面對香港傳媒訪問時,公開批評香港特區政府「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在香港引起了紛爭。為此他在政治局會議上作了自我批評。近日他對香港記者的提問,一改往日快人快語的作風,開始謹言慎行了。

近日,朱熔基在汶萊參加東盟和中國的國際會議和訪問印尼期間,曾兩次接受香港電子媒體訪問,當被問及對香港特區經濟情況的看法時,他都不表示意見,只是說:從上次後,我不會公開提,免得引起社會很大討論。我看沒有必要,我有意見會在內部提建議。

在記者一再要求下,朱熔基僅勉強說了一句違心的話:「我看香港是有希望的」。

朱熔基為什麼一改往日快人快語的作風,而如此謹言慎行起來?他所指的「上次」又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朱熔基在九月初在愛爾蘭接受香港傳媒訪問,在講到香港特區政府時,說了一句「我看不能老是在議而不決、決而不行」,這分明是他對香港特區政府特首和決策層的批評,可香港的決策是從哪裏來的?這不是公開指責江澤民嘛!有江撐腰,董建華當然饒不過朱熔基。

中聯辦立即向江澤民匯報說,香港特區政府司、局級官員、工商金融界、外國商會對朱熔基這句話的反應非常強烈。朱熔基驚訝不已:這句話怎麼會引起如此大的風波?

這一句話便成了一個嚴重事件,在政治局會議討論時,朱熔基作了自我批評,據聞江澤民對此小題大作的原因是想讓已經向他卑恭屈膝、亦步亦趨的朱熔基更加唯唯諾諾。

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對香港的方針和政策,江澤民蠻橫地指示說:「中央是有權利、責任,對特區政府施政、工作和某些決策,提出意見、建議的,省一級地方黨政部門及官員,不准對特區政府和特區官員發表指責、批評的意見,包括私下和特區官員會晤時發表批評、指責的意見;中央的立場是明確、一貫的,無保留地支持以董建華先生為首的特區政府,中央對目前的特區領導班子高度評價。」

朱熔基苦著臉說:「我完全沒有想到反應會這麼大,沒有想到會給特區政府和董建華先生帶來壓力。我當時的出發點是想支持、鼓勵特區政府、特首要大膽些、果斷些,不要受各種意見干擾,不要遲疑不決,失去時機,如果錯了,發現了就改過來,有中央做後臺,有什麼天大困難就講出來,不要老是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結果引發了各種不同解釋,成了批評特區政府、批評董建華先生了。這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教益,以後對香港特區政府有關工作上、政策上發表意兒,要謹慎加謹慎。」



迎合討好是個無底洞,它只能使你走入絕境

記得朱總理曾發出「兩百口棺材,一百九十九口給貪官,留下一口給自己」的豪言壯語,如今這一段違心的話裡哪兒還找得到當年的影子?

直不起腰的朱總理,看看曾慶紅的老媽鄧六芹那斥責江澤民的勇氣,到頭來江澤民還要撥款討好人家,但人家不領情拿去捐給了貧困學生。

朱總理,當你挺起腰來直視江澤民的時候,你會發現另一番景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