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保住伊伊的双腿!亲属致铁道部公开信(多图)
 
陈东
 
2011-8-14
 

小伊伊叔叔余遇在博客公布的写给铁道部公开信截图。


7月25日,重症监护室内的项炜伊左腿被包扎着,
8月15日两岁半的孩子面临第五次手术!

【人民报消息】「请保住伊伊的双腿!」「请保住伊伊飞腾的翅膀!」8月14日,温州动车事故中最后抗命查车才被发现的生还者小伊伊的叔叔项余遇通过网络公布了伊伊家属写给铁道部的公开信《请保住伊伊的双腿!》,希望铁道部给予伊伊更好的治疗,保住她的双腿。

信中说,「小伊伊的腿闯过了创面感染关,但至今小伊伊小腿以下还是没有知觉,有关方面表示神经功能的恢复要待第二步治疗,不排除小伊伊的腿部功能有重大后遗症的影响。」

信中,家属提出三点合理要求:

1、再次组织国内肢体神经恢复专家对伊伊进行会诊,制定最好的治疗方案;

2、请卫生部联络国际相关专家,寻求合作治疗,并在合适时期,让小伊伊接受相关援助医疗方案,并考虑将伊伊转至更擅长神经恢复治疗的专业医院救治;

3、恳请全国好心人给予更多医疗信息帮助。公开信发出恳求,「请保住伊伊飞腾的翅膀!」

在「7-23」温州动车事故后5个多小时就停止了搜救,在第20个小时后两岁半的小女孩项炜伊才被发现,她的左腿因人为失职而被多挤压了15个小时,小伊伊被救出后,诊断为「挤压综合征」,一度有截肢的风险。这是铁道部的责任,是政府的责任。家属提出「恳求组织神经恢复专家会诊」不但合理,而且真是太客气了。

要是在西方社会,不用家属张口就……,当然,事故后5个多小时就停止搜救的奇事在西方社会是不会发生的,也就不会出现这种「奇迹女孩」,「挤压综合征」自然也就不会存在。

中共红色院士何祚庥曾有句名言:「谁让你不幸生在了中国?」是啊,小伊伊生在中国,不但两岁半就失去了父母,而且至今左腿没有任何知觉。没有人为此负责。她的亲属还要「恳请」铁道部组织神经恢复专家会诊。

据广州日报报导,小伊伊的叔叔项余遇谈及写这份公开信的初衷时说,「(我们)总想把事情做到极致,不留下万一以后伊伊腿功能真的不好的抱怨与后悔,不敢想象某天埋头痛哭抱怨『为什么当初没想尽一切办法去争取』的样子。」「不截肢和腿功能的恢复是两回事。」项余遇说,「她已经失去了能给予她庇护的双亲,失去了最欣赏她快乐的亲人目光,不能再让她失去自由行走的能力!」

8月15日是小伊伊面对的第5次手术,成败在此一举。项余遇说,医生将根据伊伊的腿部肌肉恢复情况进行部分创口的缝合,「希望宝贝腿里面的肌肉长得很好,不然又要切除坏死的肌肉,如果是这样就真的让人难以接受了!」

有网友说:如果体制不改变,那么小伊伊的今天,很可能就会成为我们和我们孩子们的明天。

这话一点也不玄。

有知情者透露:中共国的程控系统是虚拟的,中央调度室无法获知列车的实时位置,全靠分区人工调度用电话报出。中共国的APT采用的是地面信号反馈,不是动车的那种车与车之间的信号反馈,要完全靠司机读取地面红绿灯信号来控制列车的速度和停进。如果调度说,「红灯区间没有车」,司机就会全挡开车。那么,温州动车发生相撞的惨剧就会再度发生。只要共产幽灵当政,我们就生活在有今天没明天,有上午没下午的恐惧之中。

所以,不但小伊伊的腿部神经需要恢复,全国人民的脑部神经也需要恢复。△

(人民报首发)


这是7月15日项炜伊的父亲项余岸为女儿拍摄的第一次坐动车纪念照,
他在23日返程途中因铁道部人为事故而遇难!


这是7月23日19时23分,项炜伊的母亲施李虹生前所发的最后一条微博:
「人小脾气大,小宝贝,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懂事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