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警告:地方官统统在党的砧板上(多图/更新)
 
李子木
 
2011-8-5
 

地方官统统在党的砧板上!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8月4日的头版头条是《地方官员在倾听中转变执政方式》。

地方官员在倾听中转变执政方式?倾听谁的话?从什么执政方式转变成什么执政方式?按照谁的执政方式才可以继续当地方官?白岩松应该是一个最典型的教官。

电视节目主持人白岩松为何受到党的青睐

2007年8月31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了白岩松写的一篇短文《成为优秀主持人首先要有人品》。文章说:很多年前,有一位学大提琴的年轻人去向20世纪最伟大的大提琴家卡萨尔斯讨教:我怎样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大提琴家?卡萨尔斯面对雄心勃勃的年轻人,意味深长地回答:先成为优秀而大写的人,然后成为一名优秀而大写的音乐人,再然后就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大提琴家。

2008年刚过完40岁生日的白岩松本人并没有追求做一个「优秀而大写的人」,因此获得了中共颁发的「金鹰奖最佳电视节目主持人奖」。

2009年白岩松已经是训练党官如何迷惑和镇压百姓的教官,更是第一个训练党官的电视节目主持人。

2009年6月25日殃视《新闻1+1》播出的《石首,为何再度「失守」?》的节目实录对话。主持人是董倩,新闻观察员是白岩松。董倩问白岩松:「全国县委书记和县公安局长的大轮训刚刚结束不久,在石首就遇到了一次实战考试,当地一名厨师的非正常死亡却引起了当地的群众性事件。从事发到现在9天的时间过去了,石首官员到底交出了一份什么样的答卷呢?这名青年厨师的死亡是在17日晚上8点,然后政府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是在19日,中间就隔了18日,你怎么看待隔的这一天?从现在看,19日你不能说它早,但是应该是不晚吧?」」

做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工作的白岩松说:「当然晚,当然晚」,「在处理这个石首事件的时候,我想所有人都会有一种感触,我们当地的政府所拥有的主动的最佳时机被自己给错过了,一下子把自己的工作变得被动。一旦当政府的声音不能主动在第一时间传播的时候,你要知道在传播上咱们是有一个规律的,任何声音当第一时间占据了人的脑海,不管它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你后面想再用新的正确的声音去覆盖它是非常难的事情,你已经变得非常被动了。所以这个事情的第一个要总结的问题是为什么不主动,而变成被动。 」

任何声音当第一时间占据了人的脑海,不管它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你后面想再用新的正确的声音去覆盖它是非常难的事情。

抢先说谎,这就是白岩松教授给党官们的秘诀。

2010年,白岩松成为殃视年历的首页人物。

训练党官的白岩松也不能自主言语


白岩松连线温州
一个受到如此青睐的白岩松仅仅因为在殃视7月25日晚的《新闻1+1》节目中温和的批评了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于是这期节目遭封。

白岩松在节目中说:「就是(王勇平)这段话,现在我们可以再把屏幕定格在那儿,我为什么会不太认同呢?我们不能把技术是先进的,就等于合格,就等于我们拥有信心。……」「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形容一个人身体非常健康,怎么去说呢?说他心脏功能40岁像20岁一样,肝、肺都是40岁像20岁一样,你觉得他身体好极了是吗?但是他弱智。你能说他是健康的吗?只有当他各种身体器官,包括智慧、大脑全部是健康的,我们才可以得出健康的结论。因此,只有技术是先进的这一点不能说是合格的,也不能等同于信心,需要一个综合运营下来,给予我们一种先进的感受。」「我帮他统计了一下,他向所有的记者和在场的人员提出这种反问,你们相信吗?一共提出了不少于三次。他的回答是我相信。是,我相信他必须得说「我相信」。但是你要问我呢?我的答案是,一个多月之前我愿意相信,但是现在我不敢信,不能信,我就是简单地信了,对铁路纠错也不一定很好,要想真信,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2011年7月23日的温州动车事件,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下达命令,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张德江传达命令,铁道部部长执行命令,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开记者会自言中国高铁技术是先进的,「仍然具有信心。」但记者会后他是坐飞机回北京的。

有网友发布「靠谱消息」称,「白岩松在CCTV《新闻1+1》中质疑高铁、批评王勇平的节目播出之后,由央视副台长孙玉胜亲自下令,《新闻1+1》停播」。殃视记者在自己微博上辟谣说:白岩松的节目「只停播一期」。

而殃视制片人王青雷却被党毫不犹豫的解雇。据知情人说,因为他是制片人,是指挥主持人进行报道的,这个节目措辞强烈的批评「当局」让党心惊肉跳,「肯定要有一个人负责,所以他就站出来负责了。」

节目播出的第二天,王青雷在其微博上表示,「一个国家只要还有一个不畏强权针砭时弊的记者,这个国家就还有灵魂。」「中国,很有!是的,我也想说,一个民族的良心只要不被浅薄的贪婪和无情的冷漠所吞没,这个民族就永远有未来。」

王青雷是个汉子!

和其他媒体人相比,备受党赏识的白岩松的批评没有谈到问题的实质问题,但这样也不行,哪怕一次也不行!不知白岩松是否能从中醒悟,做党奴是悲哀的。

这决不是铁道部一家的事

有网友很明白温州动车事件决不是铁道部一家的事,帖子说「中宣部负责删稿,新闻办负责删贴,铁道部负责删车,公安部负责删人。」

动车相撞事故刚刚发生,大陆媒体记者迅速报导了该事件。但仅过几个小时,记者们就接到中央宣传部、新闻办公室和其它有关部门的该如何报导和报导什么的指令。中宣部的密令就下达给了各媒体,要求报导不要偏离方向,此后一天更是连下三次通知,内容包括各传媒不要派人到现场采访,召回已经在事故现场的记者,死伤数字以当局发布为准,不得追查事故原因,不得加以评论、不得将事故与高铁发展混为一谈。同时,当局要求电子媒体报导不能太密,各级传媒亦要管好旗下报章、杂志及网站等。新浪网就删帖10万。

中宣部针对如何报导还提出了具体要求,如减少报导规模,重点报导好人好事,报导救援工作如何有利,以及人间有大爱等。也就是说,要通过报导,将坏事变成好事。比如,死难者家属的痛不欲生的画面和声音尽量少出现在电视广播中,而温州市民捐款捐物捐血则要连篇累牍报导。说白了,老百姓自发的善举要变成党的「丰功伟绩」,要说成是党的「阳光雨露」哺育的结果……

党并不在乎动车人为惨剧,党在乎的是它体制的动摇和崩溃。

贵州电视台的《欣闻非常道》主持人王欣在节目中说:「这样的一个动车载了多少人,有回家的学子,有出游的、有和和乐乐的一家人,可是这列动车带他们去的是天堂还是地狱呢?在你们道貌岸然、温文尔雅的面对镜头作出承诺的背后,有多少可耻的、臭不可闻的、血淋淋的、赤裸裸的腐败。」「7.23特别重大事件,它将永远成为一个沉甸甸的问号压在中国铁道部的心上,它拷问着你们的良心,拷问着你们的责任感,拷问着你们的使命感,它拷问着你们是否廉洁奉公、恪尽职守,它拷问着你们什么时候才能重新获得我们的信任!」

如果说王欣还只限于拷问中共国铁道部,但他已经谈到了良心、责任感和使命感。

7.23撞车后的第二天,一位大陆记者在他的微博中涉及的就不仅仅是铁道部了,他写道:「中国,请您减慢你与卫星同速的步伐,等待一下你的人民,等待一下你的灵魂,等待一下你的道德,等待一下你的良心!我们不再需要火车的出轨,桥梁的崩溃,道路的陷阱,及房屋的倒塌。请放慢你的步伐,让每一个生命拥有自由和尊严。不要让任何人遭到时代的唾弃。让每个人能够平和地实现其目标。」

让中共邪恶体制彻底远离中华大地


这个雕塑叫中共「立马滚蛋」!

令人深思的是,铁道部发生的事情,有六个「党和国家领导人」出来介入,政治局常委、「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对铁道部的指示,与江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张德江的指示恰恰相反。政治局常委、专管传媒的李长春和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长刘云山负责配合周永康和张德江转移舆论视线和掩盖真相。

2008年的四川汶川地震事件,我们曾看到,总理摔了电话,军队也按兵不动,总参谋长陈炳德遵从江泽民的命令72小时黄金时间拒不救人,不但得胡锦涛亲自跑到成都以示支持温家宝,而且还得一次次的给陈炳德打电话询问,而陈炳德却主动打电话给前军委主席江泽民请示。

温州动车事件,胡锦涛、温家宝发布救人指示,铁道部竟敢不执行,而执行江侄女婿周永康的黑指示。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共中央最高层,谁最能代表中共党的邪恶和残忍,谁就有恃无恐。

所以,要想让一切罪恶彻底远离中华大地,也唯有铲除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恐怖轴心体制,而不是仅仅砸烂铁道部。

就在网民们义愤填膺的痛斥铁道部时,8月4日中共在新华网居高临下的发表头版头条《地方官员在倾听中转变执政方式》。把所有的责任推给了必须执行它命令的党官们。

地方官员是中共中央任命的,中共是按照这个地方官是否听党的话来决定是否任命他。如果有「地方官员在倾听中转变执政方式」的话,那么也只是改变「方式」。而不是改变「体制」。这对人民只能更有害。

不过,这个头版头条却在起着警告中共各级党官的作用:如果你们不把执政方式转变的更狡猾更黑箱,那么出了事你们要负全责。△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