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胡锦涛,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正在倒计时(多图)
 
齐禅
 
2011-8-6
 

在中共体制下,「和谐」只是一个笑话!

【人民报消息】胡锦涛,上天给了你几次机会,你都没有珍惜,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但时间非常非常紧迫,它正在流逝……

第一次机会是2002年十六大,那时江泽民把自己的亲信塞进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你成为少数。那些日子确实艰难,你的讲话稿都被曾庆红阻拦不让下发。但江再称霸、再耍赖、再耍花招儿,他最后也被迫交出了「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两个位子。

你在这个位置上,应该想尽一切办法把江丢给你的各种大包袱处理掉,但你表现的非常软弱。有人看到另外空间依然有很多邪恶的东西在撑着江泽民,消灭一批又来一批。好吧,你可以说,那时江的势力依然太大。

第二次机会是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会,到开会前的数小时,政治局才少数服从多数通过江必须交出军委主席职务的决定。传媒界一致认为此前「无征兆」,其实征兆是有的。

从2002年到2004年,中共官媒的报导一直是江前胡后,让世界当成笑话看,不是当成胡锦涛的笑话,而是当成「中国特色」的笑话。最后,江闹到连江系里面的中间派也感到实在不象话,举手让江立马下台。

有人看到,实际上是另外空间支撑江的邪恶东西被消灭的越来越少,它们被消灭一批,但另一批不能及时补充上来撑住江,江就下台了。

江曾数次暗杀胡 为何均未遂


江在黄海暗杀胡锦涛再被破局。

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在等待接班的时候,曾庆红多次派人暗杀胡都没有成功。2006年5月,江在黄海再一次谋杀胡,这次简直是手拿把掐,但还是未遂。

2006年、中共十七大召开的前一年,5月初,江泽民和胡锦涛分别去了青岛,江泽民甚至还约老姘头陈至立到青岛等候杀胡的佳音。

届时,当胡乘坐中共最先进的一艘导弹驱逐舰到黄海视察北海舰队时,突然两艘军舰同时向胡乘坐的导弹驱逐舰开火,打死驱逐舰上五名海军战士。载着胡锦涛的导弹驱逐舰做梦也不敢想有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谋杀中共最高领导人,于是惊慌失措之下,立即调转头以发疯的速度,载着胡锦涛疾驰驶离舰队演习海域,直到安全海域。

为了避免再次受暗杀,胡换乘舰上的直升飞机飞回青岛基地。未敢作停留,也未回北京,直飞云南。江泽民听到汇报说「扫倒一片」,欣喜若狂,并让继续打探胡的确实死亡消息。但没人知道任何消息。一个星期之后, 胡把一切安排妥当,才回北京露面(胡锦涛行程十日之前对外是空白,新华社发消息十一日至十五日胡在云南考察)。江空欢喜一场,而临死前受命安排暗杀胡的海军司令张定发2006年患病死去时,既没有吊唁,也没有悼词。

2009年4月23日,在青岛附近的黄海海域有一场14国海军共同构建的海上大阅兵。这是中共第一次举办多国海军检阅活动,这也是中共海军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海上阅兵。此次军委主席胡锦涛亲临黄海又一次遭到江安排军中人马暗杀,不但江依然未能遂愿,而且还被曝光。

有人说胡锦涛「命大」、「命不该绝」,有宿命的意思,也就是古人说的「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那么这个「定数」是谁给定的呢?为什么要这么定呢?江泽民、曾庆红不知道,胡锦涛也不知道,只有定的高级生命知道。

让胡锦涛心如刀搅的一段历史


无职无权时代的胡锦涛。
胡锦涛最不应该支持薄熙来搞红色恐怖,也最不应该忘记人民的疾苦,因为他的父亲胡静之50多岁就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当时,因为在文革中开罪了当地的造反派,胡静之被造反派诬告「贪污公款」,并且将其拉到台上进行批斗,还将他关起来残酷迫害,使其身体一天天垮了下去。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只有50多岁的胡静之死不瞑目的离开了人世。

那个时代,即使人死了,家属子女还是受牵连,不解决,一辈子不得好。所以,正在甘肃省建委当设计管理处副处长的儿子胡锦涛听到父亲去世的噩耗后,马上赶回了江苏泰县(现在叫泰州)。那年胡锦涛36岁。

在安葬自己父亲前,胡锦涛找到泰县有关部门和当时的陆姓县长以及其父亲的单位领导们,请他们为自己死去的父亲平反,也就是给开一张盖棺定论的证明。当时有不少部门的副手已经答应为胡的父亲平反,并且这些人还劝胡在当时泰县最高档的「泰县饭店」摆两桌酒,请那些县领导们过去「喝喝酒、谈谈心」。双方讲定第二天中午撮一顿。

从前一天晚上胡锦涛就没睡踏实,琢磨话要怎么说。第二天中午,他决定咬咬牙花五十块钱(相当于现在的4000元人民币左右)在泰县饭店摆了两桌,把父亲的问题彻底解决。中午11点多他就去了,12点过去了,1点过去了,他孤零零的一会儿站一会儿坐,一会儿跑到门口看看,一会儿跑进厨房去向厨师们道歉,那种滋味真不是人受的,一直煎熬到下午两点愣没有一个人来赴宴!尴尬、焦虑使急到脸色发黄的胡锦涛几乎昏倒!

到下午3点多的时候,县委办公室一主任赶来了,歉意地告诉说,县里和供销社的领导今天一直在开会,所以他们让他来向胡锦涛「打个招呼」。县领导和县供销社领导被请吃中午饭到下午3点多才来打招呼!那时候他们哪里知道这位将是「党和国家领导人」里的第一把手。

父亲本是冤屈而死,平反是正当和无可非议的,却受到当地县领导如此尖损的冷遇,胡锦涛心如刀搅,却毕恭毕敬的向那位主任道谢,然后他将饭店的所有厨房师傅以及其他职工喊到了一起,微笑的请他们帮忙将当时当地最高档的两桌酒菜吃了。胡锦涛不知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里的。走在路上没人注意时,他才流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眼泪,发誓不再回这个让他想起来就心痛和屈辱的地方。从此他将自己的籍贯改成了安徽。

2005年,江苏泰州领导为了取悦胡锦涛竟然花费五亿元建个县火车站。胡锦涛对共产党、对共产党干部的熟悉、了解程度,应该说是深入骨髓了。胡锦涛,你不应该忘记人民的疾苦,因为你就曾是他们中的一员。

胡锦涛前世:一个历史上的真实故事

一位叫梅玫的作者揭示了她与胡锦涛历史上的一段交往。文章回忆道:

历史上,南亚某国的国王老了,可他还没有立王储,王子们为了争夺王位,就在老国王的身边大臣中培植亲信。也就是说,老国王身边的大臣分别是王子们的耳目。

一年的仲春,老国王要最后一次巡视他的国土、子民。经过充份的准备,就浩浩荡荡的踏上了出巡的路。无奈人生无常。就在老国王回宫的路上,路过一个叫「祜金湖」的地方。

「祜(音同:互)金湖」意为「福金之地」,三面环山,山不算高,风景优美,名美、山美、湖美、人更美。「祜金湖」畔出美女,美女个个能歌善舞。老国王每晚通宵达旦,湖边布满篝火,一湖清水把天上、人间美景尽收湖底。

一天深夜,月光如水,水月映衬。老国王略感不适,坐下小息。没想刚刚坐下,更觉不爽,便提前回了下榻。回下榻后,老国王的病来势凶猛,突觉浑身剧痛,满床打滚,从床上滚到地下,从里屋滚到外屋。

身边大臣一看,知道老国王大限已到,纷纷离去,给各自的新主报信。

老国王为什么会突然得了浑身剧痛的怪病呢?因为在他统治期间,把死刑犯人抽筋扒皮,手段极其残忍。现世现报。老国王临死时,也同样遭受抽筋扒皮、活活痛死之苦。而且老国王所遭受的抽筋扒皮之苦,要比他残暴他的子民时更为痛苦:从后脑勺把全身的筋象抽丝线似的一根一根往外抽,先抽十指,再抽脚趾。那种痛苦,反映到人间肉身上,就是痛的满地打滚。

人在抛弃肉身,元神离体的那一瞬间,其实什么都明白了,不存在迷了。所以,老国王临咽气前凄厉的哀嚎:「告诉儿孙们呐,人间一切都是表象,多行善事是根本呀」。就这样反复嚎叫,声音越来越弱。

那时,我是离人类这层空间最近的一个小神。人的善念一出,真的惊天动地,我听到了老国王的嚎叫,就用神力减轻了他的痛苦。同时,这嚎叫声也惊动了一位更高更大的神仙。这位大神仙身体象一座山,皮肤红白细嫩,他飘过来,威严的对老国王说:「念你还有一丝善念,我特来搭救你。大穹中的败物已聚之成形,变换成一条赤色恶龙祸害人间,人类将面临一场大劫难,你若到人间助我正法,便可永远逃离苦海,你可愿意?!」

老国王刚刚经历抽筋之苦,等着他的是更可怕的扒皮。所以便迫不及待的说:「愿意,我愿随您下界、助您正法,除掉恶龙。」大神仙将老国王托在掌心,飘然而去。在「祜金湖」的上空,大神仙再一次威严的对老国王叮嘱道:「记住这个地方,记住地狱之苦,记住你的誓约。」

老国王向下望望这个令他胆寒的「祜金湖」,哀求大神仙赶快带他逃离。

大神仙说:「为了不忘你的誓约,你就叫『祜金逃』吧,下界后,切不可迷失本性。」

老国王连连应诺:「我叫『祜金逃』,我叫『祜金逃』,我要告诉儿孙们『多行善事是根本,多行善事是根本』。」

大神仙用神力把老国王送入下界。这个老国王就是现任中共党魁「胡锦涛」。「胡锦涛」即「祜金逃」的谐音。

这一切我看的真切。我知道,天上、人间将有大事发生。就恳求大神仙把我也送入下界。

一入下界,脑袋一洗,什么都不知道了,一切尽在迷中。我出生在一个被中共没收所有财产的家庭,从懂事起,就受歧视。

大神仙时时入我梦,启悟我,点化我,怕我迷失。由于时时有大神仙入我梦境,使我比同龄人又多了一份冷静与独处,所以每每在大是大非面前,我均能置身世外桃源,使我有着许许多多令人不可思议的神奇经历。

别的不说,单说当我第一次从电视上看到时任「中共中央党校校长」的胡锦涛时,总觉的这个人我在哪儿见过,而且还非常熟悉,甚至有一种亲切感,有时还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牵挂。

2007年1月4日凌晨4点左右,似睡非睡中,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祜金湖畔的再现」,我才明白我和胡锦涛在历史上的这一面之交。我认为东欧「俄共」的解体是神佛演示给胡锦涛看的一个范例,而且是唯一正确的范例!

解体中共、天灭中共,这是天意!不是胡锦涛想不想的问题,而是胡锦涛选择美好未来或永远灭尽的问题!胡锦涛如果真的和中共捆绑在一块,那么历史还给他的决不仅仅是上一生的「抽筋扒皮」之苦……

我的故事讲完了。或许我是胡锦涛上一生所遭受「抽筋扒皮」之苦的唯一见证。我把这个故事讲出来,希望能够唤起胡锦涛对「祜金湖畔」的记忆、兑现他「祜金湖畔」的承诺。

胡锦涛,把你摆在解体中共最有利的位置,是为了让你兑现自己的承诺。让我看了「祜金湖畔的再现」,把它写出来,目地仍是救你,再给你一次机会。或许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记住,历史的进程决不会因一个人的违约而减缓。

胡锦涛的最后一次机会


黄菊临死前已经脱相。
表面看是邓小平隔代指定了胡锦涛,原来早就有安排,而且都是有久远的历史原因的。

为什么2007年1月上天把作者梅玫的记忆打开呢?因为这一年秋天中共要召开十七大,届时,江在政治局常委会的主要力量、第一副总理黄菊2007年6月2日已死,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2006年9月被关监狱。江大蛤蟆的势力削弱很多很多,这个历史神奇故事或许可以提醒胡锦涛重视自己的历史承诺,不会因违约而遭到更大的惩罚。

5年又过去了,胡锦涛并没有兑现自己在历史上的承诺,他还在热衷于在中共邪党内安排自己的人马。

2011年7月6日,上天再一次方便胡锦涛兑现承诺,让癞蛤蟆托生的江成为活死人。胡锦涛实在没有任何借口再为自己的食言辩护了,这是胡剩下的最后一次机会。

如果,江不能发号施令的情况下,胡锦涛还不能公开站出来揭露政治局和常委会里的江铁杆儿们周永康、李长春和贾庆林等人在继续行恶,还不想制止罪恶,那么江在2002年下台之后所行的一切恶事,你胡锦涛就没有理由不承担。

历史的大戏正在徐徐降下帷幕……

违背与神的誓约,不光成为万人唾骂的千古罪人,而且将永远永远遭受惩罚。

胡锦涛,你不害怕么?!△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