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特級太子黨談真實的父親(多圖)
 
一位太子黨
 
2008-2-13
 

毛從不洗澡,要女人給擦身!
【人民報消息】很多朋友們說,第一次看到我時,就感到我渾身散發著傲氣。還有朋友說:你表面看起來挺謙虛,但骨子裏非常驕傲。仔細想想,他們都沒有說錯,我確實為有一位在高層核心工作,有著不平凡經歷的父親感到自豪。

在共產黨剛建政時,我們全家去館子吃飯,當兵的為了安全,把整個餐館的人趕出去;我上學,大兵叔叔背著我去,我上課時,他扛著槍站在教室外面,我睡懶覺遲到了,老師不敢按時上課,全班同學要等著我。

在中國還不能自動變換紅綠燈時,坐在父親的車裏邊都感到那種特權的厲害,根據我們的行車路線,一個崗樓的警察要立即通知下一個崗樓的警察變換路燈,一路下去,必須都是綠燈。在中南海,毛澤東拉著我的手問東問西,我覺的很平常。上大學填志願,爸爸讓我去哈爾濱軍工大學,我偏偏不喜歡,結果哈軍工校長特意派秘書來北京詢問,為何學生志願書中沒有找到我的表格;……


李志綏寫的《毛澤東私人醫生》
地位決定著特權,從中共建政以來,我們在各個領域裏享受著特權,這在我沒有覺的有什麼不對,我從來都認為這是爸爸的功勛掙來的,爸爸真偉大。

過去,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有人說「中國」(中共)的壞話,尤其是那些在海外說東道西的人,我認為他們是在罵自己的祖宗。李志綏寫的《毛澤東私人醫生》讓我非常憤怒,認為他簡直是胡說八道,「毛主席怎麼可能不刷牙,不洗澡呢?怎麼可能和女人胡搞呢?!」周恩來的私生女艾蓓寫的書《叫父親太沉重》我也看了,更不相信夜以繼日工作的總理會在外面偷情吃腥。

這種現象不止是我一個,70年代,譚震林在家裏說:「周總理也犯過錯誤」。於是他兒子當時怒火沖天,大罵老子說:「你他媽的老糊塗了,周總理還會犯錯誤?!」知道周恩來滅掉顧順章全家16口的譚震林居然被兒子極強的黨性鎮住了,沒敢回嘴。


譚震林(左二)與周恩來、鄧小平等。父子倆誰更
了解周?高官孩子照樣被中共迷魂湯灌糊塗!
我為父親感到驕傲的還有一點,他從來都非常清廉,沒有貪污受賄過一分錢,而且對兒女要求很嚴格。誰要是上班時間還在家裏吃早餐,他就要嚴厲斥責;誰要是找一幫子太子黨在家裏小賭,他下令說給派出所打電話,把自己的孩子抓起來。他也從來不讓我們蹭他的專車。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讓我感到「父親是共產黨裡的好人,那些不好的貪官污吏是他們自己不好,而不是共產黨不好」。

有人說,就是因為他是你的爸爸,你才認為他好。我不承認這一點,因為貪官污吏裝像是在外面,他們的醜陋都暴露在家中,我的父親,一個活生生的廉潔的、正直的父親就在我的生活裏,我怎麼可能閉著眼睛說他不好呢?那個時候我把「爸爸」和「共產黨」混為一談,誰一罵共產黨就好像罵的是我爸爸,我就會立刻激動起來,大辯特辯。

看了《九評共產黨》,我清醒了許多,不再認為「中共」是「中國」的代名詞,更不是「爸爸」的代名詞,也明白了中共是舶來貨,是來咱們中國欺壓有著五千年文明史的中華民族的。也知道了共產黨是個什麼東西。但是初期看《九評》時,和別人提起自己家庭在中共裡的特權地位,仍不由自主的沾沾自喜,認為高人一等。把這一切當成炫耀的資本。


周恩來偷雞摸狗的罪證!
再繼續看《九評》,我發現自己雖然嘴上對中共有了認識,但還是懷念在中共體制內得到的諸多好處,為了個人利益抱著中共還不願意放棄。

終於有一天,我在聽《九評》的CD盤時,聽出了更深的內容,當時全身的細胞都膨脹起來,淚水不住的流,我感到中共體制太殘暴了,那天我才真正感覺到中共是絕對不可以留的,它不但害死了無數的炎黃子孫,也用另一種形式毒害著體制內的官員和他們的家人。

過去,總有一個疑問在我的心頭縈繞,我常常問自己,既然爸爸是如此好的一個人,為什麼他在工作中會去聽命做出一些殘忍的事情呢?我常常在心中呼喊:這是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

其中,讓我終生難忘的一件事是,毛為了不讓人知道一個新建造的秘密據點,決定毒死所有知情的相關人員。這次任務不幸攤派給了父親,雖然不是父親親手去執行的,但他無條件的服從,並傳達下去。直到我下筆寫這一段回憶時,淚水不禁奪眶而出,我不能不承認、不能不扼腕、不能不痛心疾首,我一直敬重的父親是那次屠殺無辜的指揮者。

但父親在敘述這個血案時並沒覺的是罪行,他認為那是在「工作」。在家裏和在外面的父親怎麼會象油和水一樣,無論如何也溶不到一起?

對於父親的雙重人格,答案最後還是在《九評》裏找到的:

共產黨員以及共產社會的人民首先被要求的,是絕對的服從,這是所謂組織路線的全部內容。


不分高低貴賤,退黨保平安!
在中國,人們了解共產黨員普遍的雙重人格特徵。在私下場合,共產黨員多具有普通的人性,具有一般人的喜怒哀樂,也有普通世人的優點和缺點,他們或許是父親,或許是丈夫,或許是好朋友,但淩駕在這些人性之上的,則是共產黨最為強調的黨性。而黨性,按照共產黨的要求,永遠超越普遍人性而存在。人性當成相對的,可變的,而黨性則是絕對的,不能被懷疑也不能被挑戰。(九評之一

現在我才茅塞頓開,原來在家裏讓我們做個好人的父親,在他為黨效力的時候,是絕對服從的、盲目的、忠心耿耿的,因此黨對有極強黨性的父親一直是非常信任的,並委以重任。

可惜父親在 《九評共產黨》刊出前已經過世,我常常在心裏默念這個系列文章給爸爸聽,我相信他是聽的到的。當退黨大潮洶湧而來時,我幾次夢到了父親,他似乎要向我說什麼,我猜想是要我幫他退出共產黨。於是,當我用他的真名退黨之後,爸爸沒有再出現過。△

(人民報首發)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