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曾準備把黃菊老婆滅口(圖)
 
姜青
 
2008-1-27
 

黃菊老婆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江澤民身上!

【人民報消息】文革時,江澤民在武漢工作期間有個綽號叫「江牛皮」,可見江的牛皮不知吹出去多少。在黃菊老婆余慧文看來,江最不應該的是對臨死的黃菊吹牛。

2007年5月9日,69歲的黃菊在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徹底歇菜,臨死前黃菊對江說,最放心不下的是余慧文。黃菊知道自己一咽氣,老婆幹的那些事就得被清算。江說:放心,有我呢。

為了不削弱自己在政壇上的頑抗,黃菊死了,江竟以醫院泄露「國家機密」為由,要求中央延長宣布黃菊的死訊。

過了將近一個月,6月的天更熱了,余慧文實在挺不住,住在舊金山的女兒黃凡和婆家人也不能無限期的呆在北京,最關鍵的是江沒有什麼更好的牌打出來,只好任由中央在6月2日早上宣布黃菊咽氣,5日匆匆開追悼會火化。余慧文在黃菊追悼會上緊握江的手,好像自己的生死大權都攥在江的手心兒裏。後來她才知道,江自己還朝不保夕呢,這個玩笑開的讓她無法承受。

余慧文曾在上海一手遮天

想當年,上海市委書記黃菊最大的本事是四季發情,因此家裏戰火綿綿無絕期,最後老婆看他實在無可救要,於是提出「讓我發財,我別的不管」。黃菊樂的腎功能衰竭,立刻幫她辦了個「基金會」,實質是個太太「摟錢」俱樂部,吳邦國太太章瑞珍、陳良宇老婆黃毅玲,都在其中。實際掌財人是余慧文。

至此,余慧文在上海一手遮天,她的基金會募集資金的權力有多大?凡想打入上海的,無不對此地趨之若騖,唯恐不得其門而入。江南一帶的富商、港澳臺到上海投資的商人更明晰知道討余慧文歡心是在上海站住腳的敲門磚。

2002年底,黃菊被江塞進政治局常委會,余慧文更利用黃菊的官場地位明碼標價,凡是個人給「慈善基金會」捐贈五十萬、企業捐贈一百萬以上者,方可獲得「領導人夫人」的接見。捐款超過三百萬以上的,才可以擔任基金會理事,再累計到一千萬以上,就能成為常務理事。從那個時候起,凡是在上海進行投資和開發房地產的商人,最基本的潛規則就是要捧著一千萬元先到製造局路八十八號的金灣大酒店報到,然後才有資格到所謂慈善晚會去捧場。周正毅當年為了躲過這一千萬元的「見面禮」費盡了周章。但和怨婦余慧文打的火熱的張榮坤竟然得到34億元的大餡餅,而且外加一大堆頭銜,例如全國政協委員、沸點投資、福禧投資負責人、上海慈善總會副監事長等。

余慧文讓江氣的半死

2007年3月24日,習近平正式就任上海市委書記,上海幫沒人把他放在眼裏,說這只不過是走走過場,風頭過去,一切還是照舊。

6月5日黃菊成了一堆黑灰,余慧文還迷在江澤民念的喜歌中,以為江是黃家的救命稻草。

2007年7月26日,新華網宣布,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給予政治局委員陳良宇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送司法機關處理的決定,余慧文這才傻了眼。

8月中旬,余慧文向上海市委提出:由其親屬陪同到澳大利亞、新西蘭休息,調劑一下「憂鬱」情緒,並考察當地的老人福利事業機構。照余慧文這樣隨便把民眾的「社保基金」隨便拿給情夫去揮霍,考察什麼也沒用。她不過是找個藉口想溜而已,並且胃口還挺大,還想把親屬也帶出去。

習近平做不了主,他指示市委上報中組部、中央書記處,上面當然知道余慧文的企圖,於是通過市委轉達了以下三點意見:

(一)時間選擇的不合適,即將召開黨的十七大,有關部門較繁忙;

(二)要注意外界政治影響,是否在國內休息,工作可以擱置;

(三)建議選擇到廬山、桂林、杭州、三亞、珠海休息並配合醫療。

余慧文又打電話給江,要他給上頭點兒壓力,結果,老江連電話都沒接,只讓秘書轉達說:「聽從組織決定吧」。余慧文氣的半死,只好去杭州呆到10月底返滬。

江曾準備對余慧文滅口

余慧文在杭州時就心亂如麻,10月底剛一回上海,馬上做好隨時出境的準備,她知道再不想辦法出去,就完了。現已查明,余慧文持有三本出國護照、港澳出境證。三本護照都用的是假名:一本名為「俞蕊蕊」,一本名為「於申春」、一本名為「尤斯文」。

好艱難捱過了半個月,2007年11月中旬,余慧文第二次提出申請,她不敢說去美國,那樣肯定不批,於是她說要到澳大利亞、新西蘭休息,要求準假三個月。上面沒有立即答覆,12月初及中旬,她兩次催問市委組織部審批情況。組織部均以中央組織部正在覆核為由讓她耐心等待。余慧文此時才有度日如年的感覺。

2007年最後的一個星期黃家淒風苦雨,余慧文的女兒在舊金山屢屢打電話回來詢問結果。12月25日,公安部正式通知余慧文:即日起,余慧文所持有的出國護照、港澳出境證已被註銷,禁止出境。

同日,上海市紀委、市委組織部也通知余慧文,無論任何原因離開上海去外地,必須提前三天遞交申請報告。原因說的非常直白,需要余慧文配合調查所「涉及的經濟活動」。

另外,值得關注的是,高層還提到她「外出要考慮安全的保障」。

據內部消息,江氏父子在上海的膿瘡被越揭越多,近來曝光的在上海抓高科技軍權、搞獨立王國的新聞,隨著周正毅被判16年大喊冤枉而成為焦點。如果被變相雙規的余慧文開口說話,那不得了,她知道的江氏父子及上海幫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哪一條都是一顆致命的子彈。江曾為銷毀證據,已經安排人準備把余慧文滅口,並打算栽贓在胡溫頭上,說他們為了報復黃菊。△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