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建立獨立王國的計劃被摧毀(多圖)
 
蕭良量
 
2008-1-24
 

神五被江氏父子所利用!
【人民報消息】作為軍委主席,江是2004年十六屆四中全會下臺的,2003年10月16日清晨,江澤民給軍委副主席、解放軍總裝備作為部部長、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總指揮李繼耐上將打了電話,祝賀神五載人航天飛行成功。這本來沒有什麼奇怪的,但後來才發現此次載人航天飛行的舉動是為了江氏父子奪軍權做準備的。

神五實為江氏父子奪軍權序幕

神五最大的利益者是江氏父子,屆時的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江的長子江綿恒除了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又身兼了一個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副總指揮。

2003年,江綿恒自稱,他雖然「不是從事這方面研究工作」,但4年前中科院院長路甬祥還是「把參與載人航天工程這一重任交托於我」。路甬祥怎麼可能讓一個門外漢擔任副總指揮呢?當然可能,這就像中央很多部門一樣,濫竽充數的副部長就10個,所以「副總指揮」多一個少一個都沒有關係。


江綿恒(箭頭所指)以載人航天工程
副總指揮現身。
不過對於江氏父子來講,多一個行,少一個可不行。多了這一個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副總指揮職稱可不得了,江綿恒在軍隊裏就混上個職務,排行在神五英雄榜第二名、總裝備部長李繼耐的後面。有這個銜頭就可以明目張膽的在上海圈地,搞江氏獨立王國。

於是,神五的宣傳瘋過去了,江綿恒的瘋才開始,首先在上海閔行區圈了過萬畝土地,閔行區是上海著名的郊區,過去稱為上海縣,面積巨大。江綿恒以中國科學院和閔行政府名義共同開發了一個紫竹科技園,這科技園是聾子的耳朵,江綿恒真正的目地是,在科技園附近,圈地搞個航天城,準備把上海航天局全部搬到閔行區來,建立江氏獨立王國。


上海閔行區航天城
航天城總投資約為13億元人民幣,占地1,120畝,建築面積30萬平方米,建成後將成為集運載火箭、應用衛星、載人飛船、防空武器的研發、試制、試驗於一體的航天產研基地 。而江澤民的行宮就建在航天城裡面。

黃菊曾為江準備了退休後的新住所,那不過是把原有的賓館重新裝修。而航天城裡的江澤民行宮內裏奢華至極,裏面那些偷竊的國寶都是從中南海運至上海。江行宮面積甚至大過毛澤東當年在上海的行宮──著名的上海西郊賓館。

與毛行宮不同的是,航天城的江行宮不光是奢華,而重要的是,這個航天城成了江準備做最後抵抗的城堡。

親信的動作過大

2001年由曾慶紅直接掌控下的中共中央黨校、中組部、中宣部、中共中央理論研究室等單位,提出的有關建立江澤民個人紀念館的議案。

上海幫都知道,鼠肚雞腸的江喜歡被歌功頌德,黃菊、陳良宇更知道,當年薄熙來當大連市長時,就因為在江視察時,在中心廣場豎起江的大幅畫像,而被提拔當遼寧省省長的。正因為要往上爬,屆時的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和中共中央委員、上海市長陳良宇馬上呼應說,在上海為江澤民建一座紀念館。

陳的親信、虹口區區長薛全榮更立即付諸行動,下令把益民一廠附近,貫中路口一帶的大片房屋拆掉,把居住在這塊地的益民一廠的老工人趕到了郊區去,但最後在屆時的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兼紀委書記尉健行等人反對下,最終被否決。至今在寸土寸金的上海,這大片地還依然空置著。

一段江爬高的醜聞歷史

為何非要把益民一廠的老工人趕走建立什麼江紀念館呢?因為江曾經是上海益民一廠的副總工程師。

1947年,江在上海交大畢業後於1948年進入了美資海寧洋行下屬的食品工廠任動力科技術工程師,同年該廠被國民黨聯勤總部斥資收購,改為京滬杭警備司令部屬下的第一糧食廠,江仍任動力工程師。


追悼會一幕都沒演好,江往哪裏看呢?
1949年中共軍隊進入上海,工廠改名益民食品一廠,江澤民又成了共產黨工廠的工程師。當時去工廠視察工作的中共幹部正是後來被稱為「紅朝帝師」的汪道涵,而食品廠的董事長則是汪道涵的妻子。

見什麼人說什麼話的江澤民自然不會放過和汪道涵拉關係的機會。他先是以同是上海交大校友的身份和汪道涵套近乎,結果在聊天過程中,發現汪道涵竟然曾經是自己叔叔江上青的下屬,而且喜歡詩詞。江澤民立即拿出自己「是江上青養子」的假履歷欺騙汪,並不倫不類念了一句蘇東坡悼亡妻的詩句「十年生死兩茫茫」,這句詩讓汪道涵很感慨,因為江上青正好死了十年。於是知書達理的汪道涵感念江上清舊日的提攜之情,立刻決定提拔江澤民。

江澤民的仕途之路從最初在益民食品一廠,到1984年被汪推薦當上海市長,江的政治生涯至少有一半是汪道涵為他鋪就的。而江後來當上總書記時,去上海竟然不去看恩人。

拜廟失敗遭舉報


五嶽之首泰山拒江!
「訪民」這是中共統治下出現的名詞,最初上海訪民要去閔行區江行宮找江澤民解決住房問題,江住在那裏對於上海人來說不是秘密,但江一直對外散布自己是住在上海西郊賓館,江最怕胡錦濤知道他父子在閔行區搞獨立王國。

後來,江澤民當過副總工程師的上海益民一廠為江氏父子及其親信霸地而罷工,事件披露出去,江澤民驚恐萬狀、暴跳如雷,於是趕快去拜廟。

江當總書記期間拜了多少次廟了,數不清。一位陪同江拜廟的隨行人員說,江兩次上泰山都發生奇異現象,在山下時陽光明媚,行至山腰天氣大變,風雨交加,只好被迫下山,廟也沒拜成,江當時的臉色跟黑鍋底一樣。跟隨上山的警衛和公安人員在自家的餐桌上與家人議論起此事時,都說其不是好人,沒幹好事,所以蒼天不讓其如願。

最近,湧現很多舉報江氏父子的材料,看來也是老天爺的意思吧。△

(人民報首發)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11場,定票從速!

1月30日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首場七折優惠!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