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需要反省 中共如意算盤落空
 
龔平
 
2008-2-11
 
【人民報消息】今年中國傳統新年期間,新唐人電視臺在紐約無線電城音樂廳舉行了15場盛大演出,場場好評如潮。

不過,自古好事多磨。2月6日,《紐約時報》的一名記者不顧觀眾的熱烈反饋,發表了一篇充滿偏見與誤導的文章。中共喉舌僑報與中新網頓時如獲至寶,大加渲染,變本加厲地歪曲。

紐時文章刻意的誤導

在西方社會,媒體講求平衡報導。紐時(紐約時報)關於新唐人新年晚會的文章,連這樣最基本的職業準則都違背了。一場五、六千人的演出,絕大多數的觀眾在認真欣賞演出,文章作者卻把大量的篇幅去描繪少數提前離場者,正面反饋僅列舉了一例。

文章忘記的是,就在那場演出,紐約外國媒體協會會長Alan Capper認為,“整體印象真的令人嘆為觀止!如果要用關鍵詞來形容,那就是‘壯觀’。”Alan Capper是一位媒體專家,也是全球通行大學教材《公關個案》的作者之一。

無線電城的引座員羅傑•貝洛(Roger Bello)說,“我在這裏工作了三年,我看到了很多的百老匯演出和音樂會,但這個節目實在是特別,我看到的別的演出沒有可以和這個相比的,她是真正美好的。”

美國華爾街金融業著名的資產管理公司——貝爾史登資產管理公司的董事總經理Timothy J. Lord 對晚會評價到:“演出非常美,我和我的太太都非常喜歡。天幕,音樂,服裝都是無與倫比。”

同樣是在無線電城的新唐人新年演出,世界頂級中提琴家埃立克•蕭姆斯基(Eric Shumsky)說,“我立刻就被所有藝術家們難以置信的表演吸引住了。”他說,“太壯觀了,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演出的夜晚令我永遠難忘!”

在舊金山,華人新年晚會的演出被Beyond Chron報評為頂級。Beyond Chron報由著名的房屋權益組織Tenderloin Housing Clinic出版,經常對在舊金山上演的戲劇進行評論。

評論百老匯戲劇網上專業媒體《談論百老匯》(Talkin' Broadway)的評論家Richard Connema幾乎看了二千多場明星上演的百老匯劇目。他說:“這是我多年以來看到的最棒的天幕!”他認為,新年晚會自始至終都是賞心悅目的視覺享受。他在評論中寫到:“打動人心的舞蹈演員、傳統的服飾和介紹中國神話傳說、歷史人物及事件的舞蹈短劇共同匯成了這場一流水準的演出。感人至深的表演在兩小時的節目中展現了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和傳統。”

如果不是刻意的誤導,實在無法解釋紐時記者的重度有色眼鏡和與眾不同的偏見。

藝術、價值與人性

紐時記者最大的錯誤,在於他聽到“壓迫”與“迫害”就以為涉入了政治。在中國傳統文化裏,藝術講求真、善、美。這些價值深深根植於人性。正是基於人性與善良,人們會很自然地反對壓迫與迫害,這是人類文明進步的一種表現。

在中國十大悲劇之一、關漢卿的《竇娥冤》裏,記載了一個貧苦女子竇娥被流氓和官府陷害,最後六月飛雪,真相大白的故事。這裏,沒有人會認為關漢卿或竇娥在搞政治,因為他們體現的是一種追求正義的價值,一種善良的人性關懷。

那麼,在法輪功被迫害超過八年,受冤受難者不計其數的情況下,用藝術的形式表現這一曠古奇冤的歷史真實,何錯之有?正如一位基督徒、紐約商人Sidudia的太太所說:“我們是基督徒,耶穌受難都能夠用藝術來表現,為什麼不能向人們表現法輪功受到迫害的藝術節目呢?”

依筆者看來,如果晚會演出沒有那幾個關於法輪功的體現人性善良與希望的劇目,那麼這場演出的寓意與內涵將會大為遜色。正如一位華人企業主管說:“這是真正對中國文化與歷史的讚頌,對人類精神的慶祝;晚會表達的善良、慈悲,是人類文明的基石,直透觀眾的心靈。”

紐時記者憑空添加的對晚會的政治解讀,是對人性善良一面的扭曲,是對正統藝術價值的打擊,同時也是對《紐約時報》自己所提出的公正原則的踐踏。

作為一家大媒體,紐時應該說對於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負有義不容辭的責任。這次紐時對法輪功的歪曲報導,具有強烈的配合中共政治說辭與迫害的意味,非常的不道德。筆者最希望的是,那位記者不要因為自己的政治有色眼鏡而埋沒了自己的道德良知。

《紐約時報》需要反省

紐時文章刊登後,中共喉舌僑報和中新網很快就發表了更加扭曲的文章。通過幾處精心的翻譯“錯誤”,離場人數似乎又增加了N倍。但令他們失望的是,紐時文章之後,神韻演出事實上幾乎場場爆滿。

一位運輸公司總裁說,“我知道前幾天《紐約時報》發表有關神韻演出的文章。它說什麼,我連睬都不睬。我很高興我來了,我發現我旁邊的人,都是當時在連鎖店裏買的票,誰都沒有受《紐約時報》的影響,今晚全來了”。 他強調說,“這裏是美國,人們有獨立思考和做出決定的空間。這就是美國精神的體現。”

新澤西的醫生Angus說:“我非常喜歡這個演出!(紐時的)文章是不可信的,晚會的唱歌、舞蹈、編劇、舞劇都非常的好。看這個節目是一個新的經驗,我覺得演出比文章寫得好得很多很多。”

另一位也是從新澤西和家人來看演出的Hamida女士更是毫不客氣地說:“只有你我這樣看演出的才是最好的批評家!我們會把這樣好的信息從口裏傳出去。紐約時報可以拿走他們的文章,到太陽下暴曬好了!”

一位室內裝飾設計師認為,這個演出是超出想象的好,她說:《紐約時報》登那篇是可恥的,《紐約時報》應當道歉。

紐約資深銀行家、法學博士羅納德•薩布羅斯基(Ronald A. Sablosky)先生觀看演出後說,《紐約時報》那篇文章是完全不公正的,甚至可以被稱作是不道德的。

羅納德補充說,“他們(紐約時報)做了很多這樣的事情,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果人們清楚這一點,就不會太在意它到底說了些什麼。”看來,紐時的文章真是自損門面了。

這樣的事情,對《紐約時報》來說確實不是第一次。2003年,紐時的一名記者使用包括抄襲、虛構、主觀想象等辦法炮製了數十篇關於華盛頓狙擊手案件和美陣亡士兵家屬悼念親人的造假文章。

在《新聞欺騙》(Journalistic Fraud)一書中,美國作家博康(Bob Kohn)曾披露《紐約時報》多年來一直悄悄地對新聞細節進行歪曲。《世界互聯網日報》評論說:“此書將可能為美國《紐約時報》時代敲起喪鐘。”

《紐約時報》的確需要反省。1896年,阿道夫•奧克斯收購了瀕於破產的《紐約時報》,重新確定了時報的新聞報導原則:“力求真實,無畏無懼,不偏不倚,並不分黨派、地域或任何特殊利益。”紐時因此而獲得重生。發生多次問題之後,紐時的信譽受到了重創。

在面對中共強權、在迫害法輪功這個關鍵問題上,紐時能在多大程度上秉持自己當初的信條、體現公正與無畏懼的原則?這無疑是紐時一個更大的考驗,也是值得人們關切的問題。如果繼續重覆此次報導的錯誤,可以肯定,紐時昔日的風光將一去不返。

中共如意算盤落空

新唐人新年晚會的演出,感動了各族裔、各行業的人士,讓他們對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有了更深的了解,中共意圖污衊打壓新唐人晚會算盤再一次落空。中共對新唐人晚會的攻擊,如果說有什麼作用,那就是更加提高神韻晚會的知名度,同時印證中共反華的本質。

紐約州參議員Roygoodman觀看了新唐人新年晚會後稱讚到:“這是一個輝煌美麗的演出!我欣賞中華文化,特別喜歡東方的音樂和樂器,非常有意思,太美麗了,這是一個令人心曠神怡的經歷。”

來自上海的華人John Qin先生說,“演出非常非常好,水準很高,有很強的震撼力,看了情不自禁會流淚,非常的感人。”

在一家高級賓館工作的大陸華人林美誠說:“這個演出讓全世界看到我們中國人的文化和精神發揚光大,讓更多外國人認識我們,作為中國人感覺很驕傲。”

來自河北的紐約市立大學法學院法學博士王維山律師說:“這個演出展現了中華民族的文化,讓國際、國外的人都能看到,對我來說,感覺自己對中華民族文化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他說,“這個演出與大陸的完全不一樣,我不喜歡政治化的東西,既然是文藝演出嘛,就是文藝、就是文化,不要加以過多政治化的東西,這個演出是純粹的中華文化……既讓我們炎黃子孫能夠感受到中華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還能向西方社會宣傳我們中華文化,讓美國社會對中華文化了解的越來越多,辦得很好。”

看完神韻演出後與王維山感受相似的華人觀眾,還有太多太多。這樣活生生的觀眾反饋,或許是對中共污衊的最好回應。

(文章原題:評《紐約時報》對新唐人新年晚會的歪曲報導)


***************************************************************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11場,定票從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