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賞新加坡國寶李光耀(2)──安全局是他的私生子(圖)
 
李威
 
2005-5-6
 

新加坡前獨裁總理、現國務資政吳作棟(左)與布什交談

【人民報消息】提要:澳大利亞大洋報( THE PACIFIC TIMES)在2000年8月31日第335期有一個系列報導《與李光耀較量》,說的是一位從以前的華文學校畢業的學生鄧亮洪,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在1968年躋身成為以英文為載體的律師界的著名律師,並在2000年接受在野黨工人黨的邀請競選國會議員,但獨裁政府不允許有不同聲音,所以他遭到追殺。

(接上)

安全局是李光耀的私生子

李光耀掌握著新加坡所有的媒體,他與上層高官誣陷鄧亮洪是個反受英文教育者、反基督教徒、反回教徒、反馬來人的大漢沙文主義者的危險人物。為的是搞中共“群眾鬥群眾”的那一套。

在行動黨發動媒體炮轟鄧亮洪一兩天內,鄧亮洪住宅及辦公室就收到,由李光耀們操縱的所謂“基督教徒”和所謂“回教徒”簽發的一些恐嚇信件。有的要鄧亮洪到教堂去道歉,不然對他不利,有的直接威脅他和家人的生命安全。

鄧亮洪宣布競選後,內政安全局人員對他的住宅及辦公室進行24小時的嚴密監視,所以包括政府在內的所有人都完全清楚是哪些人馬將恐嚇信放進置於鄧宅門前的郵信箱內。

2000年1月3日傍晚,鄧亮洪將這些恐嚇信,再次拿去向警方報案,但都沒有下文!所有人都知道報案決不會有下文!

多了一層民主面紗的獨裁

鄧亮洪明白,李光耀掌控的行動黨指控他是危險人物,說他將會危害社會安寧,是獨裁政府準備大選後算帳的布局。不論鄧亮洪是否當選國會議員,行動黨政府都會像過去那樣,肯定會引用公安法令將其扣留,除去後患。同時極力製造駭人的白色恐布,阻止及防止今後再有像鄧亮洪這樣的人物,敢挺身而出和李光耀打擂臺。

鄧亮洪明白,李光耀指控他反對回教是要斷決他的退路及防止回教徒對他的支持,因為周邊鄰近國家都是以回教徒為主。李光耀想斷絕他可能的避難後路。這個前總理是如何的心狠手辣。

鄧亮洪明白,指控他是反英語人士及反基督教徒的大漢沙文主義者是想要防止西方人權組織及媒體對他的聲援和支持。

雖然屆時總理是吳作棟,但行動黨政府依然掌控在李光耀手裏。它向選民發出明確而又強烈的訊息:投行動黨票者,其組屋將得到翻新,其市價增值,將享有經濟效益甜頭;投反對票者,則相反,其組屋得不到翻新,將嘗經濟損失苦果。威逼利誘,兼而有之,整個一個流氓!

行動黨政府居然公開地、厚顏無恥而又毫無忌憚地動用國家資源,利誘及賄賂支持他們的選民,及動用國家行動機構及行政權力威逼選民,妨礙他們自由自主的運用他們的選舉的權力。這比中共根本不許民眾有直選權還多了一層民主的面紗,但都是不折不扣的獨裁暴政!

強姦新加坡民意的“民主選舉”

身為參選人之一的李光耀,居然在投票前夕公布說,靜山這一選區,將有25個計票中心。他明白表明他本人已經取代了本應保持獨立、中立及公正的選舉監督官的職位及功能。

這一特殊舉動,向選民們發出強烈訊號:行動黨政府將會知道,這些選民把他們的選票投給什麼黨,他們投票的取向,這將決定他們的組屋翻新,是否得到優先對持。法律賦予選民的選擇保密權力都被赤裸裸地強姦了。

李光耀無恥的講話使參選的工人黨手忙腳亂:工人黨在很短時間內沒有辦法找到足夠的人員,敢於擔當又有能力擔當這25個計票小組的組員。

這個小組的工作範圍包括:選舉投票時間結束時,監督選票箱被密封,避免有人作詐;監督選票箱從投票站被運載到計票中心處,防止有人在途中對選票箱作手腳;監督選票的點算,以免選擇工人黨的選票,歸給對方;就怕象中共中央組織部長、前重慶市委書記賀國強在重慶唱票時一樣,把別人的票唱到自己名下,搞出投票人數多於出席人數的大笑話。

另外,如有計票爭執,還要和監選官交涉或和工人黨領導人聯繫處理等。最後工人黨只能臨時湊合了幾組人應付,離25個計票中心所需人數相差甚遠。

奇怪的是,工人黨計票人員都不准跟隨運載裝有選票箱子的車輛。自己備有車子的工人黨代表,只能尾隨官方車子到計票中心去;沒有車輛的,只能自己想辦法,盡快趕到各自被指派的計票中心去。而那些沒有工人黨代表到席的計票中心,只能任由監選官代理人和行動黨代表去處理了。貓兒膩當然就出現了。這種“民主選舉”簡直是強姦新加坡!

無恥的作弊

鄧亮洪大略的描述了他本人所在的那個計票中心的蹊蹺情況:

鄧亮洪所到的一所計票中心是一間學校的禮堂。座位早已搬空。講臺下擺著一張大桌子,是臨時由好多張書桌拼在一起湊成的,是拿來當計票時用的。他早些時候在投票結束時,在一個投票站,把票箱封好然後簽名做記號,工作人員才把票箱轉載到計票中心。誰也說不清楚,到底是不是被送到別的計票中心去。首先他注意到擺在講臺上供檢查的票箱子,許多是用表面光滑的厚紙皮摺成,運抵計票中心時,許多粘性封條早已兩邊都作弧形朝外拱起,只作象徵式的粘著,唯獨還沒有完全脫落掉地而已,這當然無法達到封密的作用。

當選票從箱子裏倒出來時,鄧亮洪即時注意到,有許多選票是一疊一疊的從箱裏落下來。在正常的情況下,當選民把劃好的選票,一個人一張地投進箱子裏去,倒出來時一疊又一疊的選票落下來的現象不該出現。鄧亮洪即時伸手從褲袋裏,掏出照像機,要把這不尋常的現象拍錄下來。一位跟隨在鄧亮洪身邊的女性監票官,馬上阻止鄧亮洪這麼做。並說,如果鄧亮洪有任何投訴,過後可用書面方式提出,總監票官會作出答覆。看來監票官的真正作用是監視鄧亮洪的,這樣的選舉也能算民主選舉?這樣的政府也能叫民主政府?

稍後,當鄧亮洪和另一參選人惹耶勒南碰面時,大家交換了情況。兩人都注意到另一不平常的現象:有很多在選票上所劃的叉,非常端正整齊,所劃的線,從一個角頂,劃到對邊角頂,再從另一角頂,劃到另一對角頂。一般選民在投票站接到選票時,都會隨手打個叉,不會那麼費神,去劃個工工整整的叉。即使有個別選民會這樣做,但也只是鮮有的個別現象,不像他們分別看到的那麼多,而且一疊一疊的。如果不用調包來解釋,沒有人能解釋得通。

公開的拉票

除了上面所提到的各種不合理又不合法的現象之外,鄧亮洪說,在這次選舉進行過程中,還出現了其它違反國會選舉法令事件。例如,總理吳作棟和其他行動黨領導人,居然到各處投票站,去和正在排隊等投票的人交談。這是違法的行為。他的解釋是:他只是到各投票站巡視。這是講不過去的。首先,選舉開始前,整個內閣已經解散了,吳作棟和其他行動黨領導人已經不是總理或什麼部長了。在新的內閣組成之前,他和其他行動黨領導人,只不過是黨的領導人罷了,而不具任何官銜,他們的權利與地位和其他反對黨領導人無異。他們根本沒有所謂“巡視”的權利。他們“巡視”的目的,不外乎選舉期間去拉票。這在西方民主國家不但違法,還會被取消當選資格。但在新加坡卻相反,因為那裏是假民主、真獨裁!

鄧亮洪代表的工人黨向警方投訴後,檢查署決定不起訴吳作棟等。總檢查長的理由非常“充份”,他解釋國會選舉法說:該法令只是禁止任何人士出現在“離投票二百米的範圍內” 。這“二百米的範圍”不包括投票站本身!只從投票站「外邊」計算,而吳作棟等人只是出現在投票站「裏面」,所以並不抵觸國會選舉法令。

吳作棟等人是飛進投票站裏去的嗎?代表新加坡第一號的法律人物如此荒謬的解釋國會選舉法,證明這個國家的法律已經被獨裁者玩弄於股掌之中;新加坡政府本質上與中共惡黨一黨專制根本沒有絲毫區別!

新加坡法律置人於死地

從以上不合法規的現象看來,工人黨是有足夠的法律根據,向法庭提出申請,挑戰李光耀把持的行動黨人的無恥行徑,要求法庭宣判靜山區這次選舉結果無效,但是,根據過去的經驗,不論反對黨有多大的理由,法庭總是作出對反對黨不利的判決,而且還要他們負擔沉重的驚人訴訟費用。新加坡從經濟上搞垮對手的作法簡直就是中共的翻版。

其實,鄧亮洪和李光耀的爭鬥,在鄧亮洪決定進入政黨參加大選之前就存在著。到鄧亮洪參選時,他和李光耀父子還有一場未打完的官司呢。

(待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