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賞新加坡國寶李光耀(1)──敢競選者毀其一生(多圖)
 
李威
 
2005-5-4
 

新加坡獨裁者兼地痞流氓李光耀
【人民報消息】新加坡有總統,按照新加坡憲法他沒有任何權力,只是個擺設,權力都在總理和他所領導的政府手裏。新加坡的三位總理按時間順序排列:李光耀、吳作棟、李顯龍。

李光耀是新加坡的「國寶」,這話是他那流氓兒子、現總理李顯龍說的。

李光耀強行禁止華文教育

李光耀母親是個地地道道的華人,在大陸出生,一生講華語,但李光耀這個血管裏流淌著中華民族血液的華人卻十足的反華。

新加坡是華人的世界,人口約三百多萬人,華人占77%左右、馬來人占約15%,而印度裔占約7%。以新加坡社會說,華族是主要族群。在1965年人民行動黨上臺執政時,操華語(以閩、粵語及普通話為主)的華人家庭占了98%以上。到了1980年跌到了大約94%左右。

1980年,李光耀領導的人民行動黨政府關閉了以華文為媒介的南洋大學,並強行全面施行以英文取代華文為主要教學媒體的教學制度。

根據1990年的人口調查數據,操英語華人家庭增加到21%,華語家庭跌到了79%。根據2000年新加坡教育部公布的數字,來自英語家庭子弟,占了報讀小學一年級學生的大約40%,這說明操英語人士的數目,在十年內大幅度急升。

從此新加坡的華人青年人英文呱呱叫,卻看不懂自己祖父母、父母老祖宗的文字,失去了根。而李光耀本人中文最多能連續講五分鐘,不停止就要出醜了。

律師鄧亮洪膽敢競選國會議員讓李光耀恨之入骨


律師鄧亮洪
澳大利亞大洋報 ( THE PACIFIC TIMES )在2000年8月31日第335期有一個系列報導《與李光耀較量》,說的是一位從以前的華文學校畢業的學生鄧亮洪,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在1968年躋身成為以英文為載體的律師界的著名律師,並在2000年要競選國會議員,隨即遭迫害的事。

在過去的二三十年中,除專業事務外,鄧亮洪主要是活躍於華人社會之中,他曾擔任過南洋藝術學院董事主席十多年,歷任著名的華僑中學、華中初級學院及其他中小學及兩家醫院的董事職位。他是華僑中學畢業生,就讀過南洋大學,是新加坡大學法律系畢業生。因為律師專業和執行各個組織職位所賦予的任務,他必須和官方行政單位、政界、文化學術界及商界有較多交往;因此,他是一位為各界所接受的人物。

在考量之後,律師鄧亮洪在幾個在野黨邀請中,選擇了接受在野黨「工人黨」的邀請去競選國會議員,這觸怒了前總理、現國務資政李光耀,他直接參與迫害想用肉體消滅達到無競選對手,無奈之下,鄧亮洪攜全家匆匆出逃至今流浪海外。

這件競選只是李光耀千萬件罪孽中的一件,但也足以鑒賞到新加坡「國寶」的獨裁醜惡嘴臉。

走進真實的新加坡

和中共國一樣,新加坡除了執政黨「人民行動黨」以外,也有幾個在野黨,但哪個在野黨要競選政府要員,都是不可能的,不是讓你喪命,就是讓你破產,最好的結局就是出逃。鄧亮洪律師至今逃亡在外,揀了一條命,包括妻子的財產都被“合理合法”的拿走了。

靠近看,新加坡給世界的印象是,有著傲人的經濟成績、綠化成蔭的市容和整潔的馬路、嚴厲的法律制度和富裕安定的生活。但是走進新加坡才會發現那嚴厲的法律制度是對付不同政見者和人民的,誰敢嗆聲,富裕安定的生活就頓時消失殆盡,原來所謂的“富裕安定”是獨裁者要人民封口為代價的。

經歷了三十多年表面上風平浪靜的歲月,律師鄧亮洪要參選國會議員的消息一發表,整個新加坡就開了鍋!

敢競選就將其一生摧毀

據大洋報專訪鄧亮洪的文章說,1996年的聖誕節前夕,各種跡象均表明:一場不可避免的大風暴即將來臨。

李光耀為資政,吳作棟為總理的「人民行動黨」政府五年執政期又告屆滿後,於是在1996年12月底宣布,訂於該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為大選候選人提名日。1997年1月2日為投票日,準備選舉下一任政府。頓時,整個新加坡社會及國內外媒體,都在殷切地等候各黨派將要公布他們各自的候選人名單。

慎重地考慮了幾個邀請後,鄧亮洪選擇了工人黨的邀請,和知名的印裔律師惹耶勒南先生及其另外三位黨員搭檔,組成五人小組,參加靜山集選區競選。

1996年12月23日,當新加坡工人黨宣布其參加國會議員競選名單中,出現了鄧亮洪的名字,一時間,整個新加坡為之嘩然!

國民皆知,新加坡人民行動黨政府,執政幾十年以來,從來不能接受、容忍或放過異議人士;如果有人敢和他們競爭、對抗或和他們對著幹,他們都必然會開動國家機器,用各種各樣的名堂,各種各樣的手段,把他們拖垮;或使對手陷入各種法律或經濟的困境之中,弄得你半死不活;或索性動用公安法令,不須經過審判,將你長期監禁。二三十年後,在各種苛刻條件之下,才把你釋放,廢去你一切的能力,就像著名政治扣留犯謝太寶那樣,將他一生摧毀!

於是,鮮有人敢出頭來和行動黨抗衡,爭奪國會議員席位。這說明為何歷屆大選,行動黨候選人,總是在沒有對手的情形之下,不費舉手之勞,持續獨裁執政達幾十年之久。有些參選人的妻子為了一家平安,以激烈的“跳樓自殺”來威脅,逼迫丈夫放棄參加競選計劃。新加坡是個純純粹粹的獨裁國家,但迷惑人的是它裝扮成天真浪漫的少女。

1996年12月24日(聖誕節前夕),新加坡人民行動黨政府召開了那一屆的最後一次內閣會議。當內閣正式會議議題討論一結束後,內閣成員即時緊急討論鄧亮洪的“不尋常的出現”。在會議上,各部部長和出席會議的議員們,各自回憶了以往和鄧亮洪的個人交往經驗。最後,內閣資政李光耀柏板定調:鄧亮洪是個危險人物,必須盡早將其抹掉(Demolish)!否則,人民行動黨三十多年來在操作華人社會所下的功夫,將毀於一旦(此系李光耀事後於1997年5初在新加坡高等法院控告鄧亮洪誹謗案件中,發誓作供時所透露的)。

動用國家機器造謠誣陷滿天飛

鄧亮洪的厄運由此開始,不論他到什麼地方,總有多位便衣人員,如魔鬼隨身,到處跟隨。他們當然是有關當局刻意安排來的人對付鄧洪亮這個“燙手芋頭”。連鄧亮洪的家庭成員也得到特別的“照顧”,出入有人跟蹤,使得家中大小日夜不寧,坐立不安。他們哪裏會料到,只因鄧亮洪參選,更大更多的苦頭,還在後頭等候著他們去嘗呢!

聖誕節假日一過,中、英、印、巫文等各家報紙,恢復出版。眾所周知,新加坡所有的大眾傳媒,不論是報紙,電臺或是電視臺,全由李光耀領導的「人民行動黨」所控制及操縱,毫無例外。李光耀獨家代表新加坡政府,新加坡政府發出的聲音只代表李光耀。

李光耀控制的媒體每天夜以繼日,集中火力,重炮轟擊鄧亮洪,猶如一顆顆的原子炸彈在爆炸,陣陣熱浪,直向他逼去,直叫他喘不過氣來。鄧律師說,撇開別的不說,只要隨便翻翻一下,由他所累積到的一疊又一疊的新加坡華文報剪貼,看到那些大字重墨而又刺目的標題,就足以令人心驚肉跳,目瞪口呆:


江李一丘之貉!
“李光耀資政:採用鄧亮洪做法,我國將成波斯尼亞”、“吳總理:鄧亮洪是危險人物,不應讓他進入國會”、“鄧亮洪在玩火”、“多位議員指鄧亮洪言論極端”、“鄧亮洪若當選議員將像(澳洲)漢森掀起風波”、“吳總理指鄧玩危險遊戲,利用宗教課題鼓動情緒”、“別讓鄧亮洪破壞社會安寧”、“李資政:靜山是關鍵戰役,關係總理與兩位副總理前途”、“吳總理:靜山是總理對鄧之戰”、“吳總理:如果鄧亮洪中選,我在國內外聲譽將受打擊”、“陳慶炎副總理;阻止鄧亮洪進入國會,不是反對華族文化”、“偏激煽情者,應嚴厲對付”、“李資政:行動黨若輸掉靜山集選區,將是整個新加坡的大失敗”、“把組(官)屋翻新與選票掛鉤,並不是在威脅人民”、“吳總理:以計票結果決定組屋翻新快慢,是民主過程,並非威脅選民”、“李資政:靜山區集選區共有25個計票中心。哪個區最支持行動黨,組屋將最優先獲翻新”。

這種作法簡直就是中共的翻版,現在我們不難理解為何李氏父子甘願做中共的走狗,因為本來就是一丘之貉!

借刀殺人和倒打一耙

上面所列的只不過是從大量報導中挑選出來的幾個標題罷了。其文章內容重點主要是,指鄧亮洪是個反受英文教育者、反基督教徒、反回教徒、反馬來人的大漢沙文主義者的危險人物,如果不制止他傳播他的言論與思想,那他將把新加坡帶入像波斯尼亞、斯利蘭卡和非洲盧旺達等國家處境一樣,因種族、宗教或語言的爭拗而引發流血衝突事件,使到社會發生動亂不己,危害國家與人民。

文章說,觀察力及分析力極強的鄧律師當然洞曉行動黨政權所發的強勢不但空洞又沒有根據的輿論攻勢的用意與目的。鄧律師說:“首先,那是「借刀殺人」的毒招。用意是在煽動基督教徒及回教徒傷害我及家人。刑法禁止任何人(包括行動黨人在內)通過報章、電臺及電視臺,針對我個人而發動帶有挑釁及煽動性的指控,說我是反基督教徒和反回教徒。這樣的做法,目的是使教徒們對我產生憎恨,甚至進而傷害我及我家人。那是絕對觸犯刑事法的”。

在獨裁者眼裏他就是法律!鄧亮洪還沒把李光耀的豺狼本性看透。

鄧亮洪將各家報紙所登載的資料集中起來,於1997年1月1日傍晚,交給警方入案,並要求警方保護人身安全。完全出乎鄧律師預料之外,他向警方備案的記錄資料副印本,本屬警方機密文件,竟然全部出現在隔天(投票日)各家媒體的報刊上。

因鄧亮洪向警方備案記錄資料上,列有李光耀、吳作棟和李顯龍等言論發表者的十一位行動黨領導人名單。所以投票日的報刊上,十一位行動黨領導人一個不落,全部倒打一耙,說是鄧亮洪及惹耶勒南兩位律師促使報界登載這些資料的。這又構成了他們多宗控告鄧亮洪及惹耶勒南誹謗案的根據,要求賠償名譽損失。警察局在獨裁政府的控制之下,當然必然是李光耀等的御用工具。

緊跟著而來的,李光耀命令重拳猛擊鄧亮洪夫人張秀霞,也把她列為這許多大誹謗案子的第二被告人,她的個人財產,連同子女的銀行戶口,也被法院查封!她的護照也被移民局沒收取消,不准出國門。

李光耀運用的如此純熟的卑劣手法簡直就是中共的一面鏡子!新加坡人民及國際媒體將此看作超法律的鬧劇。

(待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