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中共卵葩李光耀沒有資格對民主的臺灣說三道四
 
2005-5-2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5月2日報導,在2004年11月,新加坡外長在聯合國大會上攻擊民主的臺灣,臺灣外長陳唐山用臺語批評新加坡“鼻屎大小的國家”在聯合國“耀武揚威”罵臺灣,根本是“捧中共的卵葩”。“卵葩”在閩南話裡的意思是睪丸,陳唐山在這裏是諷刺新加坡當局拍中共的馬屁。

著名作家曹長青去年寫了《可恥的新加坡》,在這篇文章裏不但對這件事作了評論,還列舉了很多事實,對讀者了解李光耀是什麼樣的人很有幫助。

曹長青先生批評新加坡政府:一個擁有二千三百萬人口(排世界190多個國家第47位)、出口占全球第14名,進口占第16名,外匯存底占全球第三的主權國家臺灣,竟因為中國專制者的打壓,而被排斥在聯合國之外。

曹長青說:在這種情況下,新加坡不僅不主持公道,其外長反而利用在聯合國大會發言機會,欺負臺灣,指臺灣“造成兩岸關係惡化”,而且還不顧外交禮節地、指名道姓地批評一手領導臺灣走向了民主的前總統李登輝先生。

他說:這番講話的可惡之處是,聯合國的大會發言,幾乎沒什麼聽眾,連聯合國所在地的美國的任何電視,都不現場轉播。新加坡外長在聯大的這番表演,只是要做給中國的獨裁者看,向北京的屠夫們獻媚。因為如果新加坡真的是臺灣的朋友,真的要向臺灣政府提出建議,完全沒有必要在那個臺灣連發言、反駁的機會都沒有的聯大會議上公開說。

事實上,李光耀在新加坡實行專制的獨裁政權已經幾十年,李光耀父子拍中共馬屁是路人皆知,新加坡外長之所以敢在聯合國罵臺灣,當然是新加坡惡霸李光耀父子的指使。曹長青在文章裏披露了很多事實來說明中共走狗李光耀根本就沒有臉批評臺灣。

曹長青說:從新加坡自身來說,它更完全沒有資格對民主的臺灣說三道四。因為這個城市小國像獨裁中國一樣,迄今沒有任何真正意義上的民主選舉。這並不奇怪,因為新加坡的前總理李光耀是北京屠夫的支持者。李光耀不久前在“全球品牌論壇”上還表示支持中共在1989年使用坦克殘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市民的做法,並引述鄧小平的話,“如果殺20萬人,才能保持中國的穩定,我會這樣做”。

曹長青揭露說:在當今的新加坡,主要的報紙電臺等,都為國家所有。近日發表社論批評臺灣外長的《聯合早報》等新加坡大報,像北京的媒體一樣,都是國營的,是政府的喉舌。在六十和七十年代,新加坡的獨立報紙,都被李光耀查封了。去年第二屆全球新聞自由排行榜,新加坡在166個國家中排行第144,比津巴布韋還要落後三名。

李光耀捧中共的卵葩捧了幾十年,而中共利用其掌控的國家宣傳機器,向中國民眾吹捧李光耀幾十年。這個世界上,只有獨裁者才欣賞獨裁者。中共為了其執政地位能夠“穩定”,五十年間屠殺了八千萬中國人;同樣李光耀在新加坡迫害本國人民,迫害敢於挑戰他的人,以鞏固其獨裁政權的“穩定”。

曹長青先生在文章裏披露了不少事例:

李光耀統治集團在表演任人皆知的虛假選舉的同時,迫害所有反對黨的領袖和異議人士。新加坡反對黨秘書長徐順全因為參選挑戰李光耀的人馬,就被李光耀和吳作棟告到法庭,指控他在競選中的講話是“誹謗”,不僅索賠50萬美元讓他傾家蕩產,而且禁止他永遠不可再競選國會議員。

而同樣參選的新加坡人權律師鄧亮洪僅因為替徐順全說了幾句公道話,也被告上法庭,結果被迫逃離新加坡。澳大利亞《大洋報》(The Pacific Times)曾刊出對鄧亮洪的採訪,該報導詳細披露了鄧亮洪一家在新加坡遭到的迫害。

另一位律師公會會長蕭添壽律師,曾擔任新加坡的副總檢查長,離職後創立自己的律師所,為民請命,結果也被關進監獄。他曾競選國會議員,幾乎當選,僅因李光耀一句話“他不能當議員”就被除名。蕭添壽現在流亡美國,著書揭露李光耀家族的專制。

對於新加坡的政治迫害,美國等西方媒體常有報導。李光耀無法阻止境外報紙,就不停地控告在新加坡內的外國報紙(本地出版物基本都控制在政府手裏),用所謂“誹謗罪”索取高額賠償,以封住所有媒體的嘴。

徐順全8月25日在香港《蘋果日報》撰文說,對於曾在李光耀鐵腕統治下生活過40多年的新加坡人來說,李光耀支持北京六四屠殺這種“令人髮指”行為毫不“出人意料”。

徐順全在文章中歷數李光耀家族在新加坡的專權:

李光耀雖卸任總理,但卻出任掌管整個新加坡外匯儲備的“新加坡投資局”主席,而他的長子李顯龍則是副主席。李顯龍不僅是新加坡的總理,還是新加坡的財政部長,新加坡的金融管理局主席(相當中央銀行行長)。新加坡的財政大權都落入賊人的手中。而李光耀的次子李顯揚,則是最大型國營公司“新加坡電訊”的總裁,李光耀的大兒媳婦,即李顯龍的太太何晶,則掌管“淡馬錫”公司,持有新加坡主要公司的股份。新加坡的商業大權也統統被李家掌控!

徐順全感嘆說:“新加坡的政治和經濟,實際上在李家少數幾個人掌握之中。”“李光耀藉著《內部安全法》任意拘留反對派人士。新加坡的謝太寶,是全球坐牢最久的人之一,他坐牢23年,又被軟禁9年,至1998年才獲釋,其間沒有進行過任何審訊。”

頑固堅持“亞洲價值”,反對西方民主制度的李光耀,卻被香港的紅色特首董建華視為“楷模”。東南亞的專制者都對李光耀的“樣板”推崇倍至。這樣一個只受到專制者垂青的獨裁政權,怎麼有臉來“教訓”已走向民主的臺灣?!

曹先生告訴讀者,早就有人給李光耀作了結論:哈佛大學的教授、《文明的衝突》的作者亨廷頓其實早就作過回答:“李光耀所談的民族主義,他死後就會消失;但是李登輝推崇的民主主義,他若過世,臺灣的民主主義還是會存在。”

李光耀的“民族主義”和中共是一樣的,都是利用來轉移人民的憤怒視線。

最近,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公園練功,並給受政府蒙蔽的警察講真象和郵寄法輪功真象光碟,警察私下說很感謝,但獨裁政府卻判決兩名法輪功女學員有罪和重罰課金,甚至剝奪法輪功學員上述的權利,把這兩位不服從不公正判決的法輪功女學員關進監獄,其中一名女學員的女兒僅六個月,還在哺乳期。新加坡獨裁政府的做法引起了全世界的反感和關注。因為這幾年新加坡媒體刊登的關於法輪功的內容全部轉載自邪惡中共,所以這次法輪功學員因新加坡政府的不公判決而絕食的消息吸引了當地民眾的關注,有越來越多的新加坡人主動想辦法了解什麼是法輪功。

我們相信,當新加坡人民了解了法輪功是什麼,世界上為何有那麼多的好人煉法輪功,而李光耀是什麼貨色,他為何要迫害法輪功時,這個中共的走狗必將被新加坡人民所拋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