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紅因疫情看透中共本質 冒死走線逃亡美國(圖)
 
2023年9月4日發表
 
走線美國,互相幫助,在熱帶雨林中的泥濘路上艱難前行。(視頻截圖)

【人民報消息】「我冒着這麼大的生命危險來到美國,但是不後悔,一點都不後悔。」90後青年小夥子林林(爲了保護當事人的私隱,在此使用化名)說,「我受不了中共的獨裁統治,國內的老百姓也都很壓抑。」

據大紀元報道,林林曾經在部隊當過兵,曾是個徹頭徹尾的小粉紅,但在疫情期間,被中共鐵幕壓得透不過氣,今年3月份,林林冒死走線,穿越巴拿馬熱帶雨林,歷經1個月的時間,成功抵達美國。

他在接受採訪時,對穿越雨林、跋山涉水的驚險歷程,仍記憶猶新,「我當時就一念,我要活下去,我不能死到那裏邊」。

從哥倫比亞坐船偷渡

林林需要從哥倫比亞,坐上偷渡的船,來到巴拿馬熱帶雨林。

他回憶說,當時船上坐的都是中國人,大約六七十人,「我覺得,這個船嚴重超載,頂多能坐三十個人,由於人太多,船太重,那個浪一打上來,水就全部進到船裏」。

在兩個小時的船程中,很多人暈船,大人吐的,小孩兒哭的,他們在離岸邊還有20分鐘船程時,水已經淹到腰部,兩個船員拿大桶往外舀水,還有的人拿着雨靴,拚命往外舀。

上了岸以後,大家渾身溼透,晚上安營紮寨休息一夜後,轉天一早,出發進入雨林。

花不同的價位 走不同的路線

「穿越雨林有十幾條路可以選,有錢人選擇花高價錢1,000美金,可以走高端路線,就是騎半天馬、爬半天山,然後其餘都是平坦的路,也不用蹚水河、怕掉進河裏撞到石頭上、腿摔爛摔殘。」

林林說,「但我沒錢,只能選擇一個最普通,399美金的路線,要跨河、爬山。」

他所在的團隊裏面,中國人偏多,也有少部分南美人。本來計劃兩天三夜走出雨林,但因爲接連下了兩天的雨,所以,最終耗費4天才成功走出。「那雨下得很誇張,雨傘都沒有用的,暴雨就像拿個水桶,直接往下倒一樣。」

他仍心有餘悸地說,人體已經有種失溫的感覺,好多人不自覺地抖,大家緊挨着,人靠人、皮膚靠皮膚來取暖。

待雨稍停片刻後,他們準備過河,起初水還在膝蓋以下,但突然瓢潑大雨,一瀉而下,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水就漲到腰部,而且水流湍急。嚮導揮手讓大家趕緊往回撤,可有的人執意過河,幸虧嚮導用繩子給拉住,否則當時就會被沖走,據說,好幾個人已經被沖走了。

由於擔心深山雨林裏會有毒蛇等危險動物,所以即便下雨,大家也必須前行,天黑前走到安營紮寨的地方。「整個人已經達到身體能承受的極限,當時完全是靠意志力,就覺得我要活下去,我不能死到這裏邊。」

幾個隊友就這麼迷迷糊糊地拖着沉重的步子前進,腳下全是泥巴,靴子踩到泥巴里面,給腳也增加負重,每抬一步都很困難。

據林林回憶,翻山和過河是交替而行,翻過幾座山以後要過河,過完河以後還要翻山,「翻山的危險係數,並不比攀巖差,甚至比攀巖更危險」。

山坡很陡,能達到八十度的角度。導遊會扯根繩子,人們抓着繩子往上爬,但遇到沒繩子的地方,只能抓着旁邊的樹幹往上爬。

遇到下雨的時候,這條山路走不成了,就要翻更高的山、繞更遠的路,而這種繞遠路也是林林他們最害怕的。

翻山的路上都是泥巴,有一次林林不小心滑倒了,下意識手扶地,扎得滿手是黑刺兒、滿手是血。

他介紹,雨林裏面的那種黑刺兒,是樹幹乾枯以後掉下來的,時間越長就越發堅硬。「沒有一個人會幫你,因爲任何一個人都要保持體力,他去救你,他就擔心自己沒有體力,怕走不出雨林。」他只能歇一會兒,把刺兒拔了,接着走,遇到小溪,把滿是血的手上前衝一下,然後接着趕路,「現在回想起來,覺得真的挺恐怖」。

隨身衣物 能扔的都扔了

剛進雨林走了大概兩公里,林林就把牛仔外衣、牛仔褲等重的衣服全扔了,到了後來,揹包裏放個刮鬍刀都嫌重,也扔在了路上。最後,他身上只留有護照,一件乾衣服、一個薄毯,幾包餅乾和一個塑料帳篷。

林林說,在穿越雨林的那四天,他只喫了兩包餅乾。隨身帶的水,在哥倫比亞船上的時候,就已經找不到了,一路上只能喝河裏的水。

一路上,他看到有人將LV、GUCCI的絲巾都扔了,因爲被雨打溼以後都嫌重。嚮導就在後邊高興地接着,他們很多是以這個爲生。

四天後,幾十個中國人,都成功走出了雨林,他們有掉到河裏腦袋被撞的、腿被撞的,還有身上其它地方被撞爛的。

林林在和他們聊天中得知,離開中國走線的人,有人是爲了到美國掙錢,有人是爲了躲避迫害。

「我認爲,過雨林和墨西哥是最難的,路上有不少黑幫,你不給他們錢,他們會打你、餓你、勒索你,還會搜你的包,看到中國的銀行卡,會讓你交出密碼,帶你去銀行取錢。」

林林也遇上了黑幫,但最終成功逃脫。

經歷九死一生,終於抵達美國邊境。(視頻截圖)

此路是我開 此樹是我栽

林林說,雖然冒死走線到了美國,但是沒啥後悔的,他在接受採訪時,講述了他對中共統治的認識。

他認爲,這些獨裁者,這麼多年不斷地在換,但只是像換了不同的衣服,這個政權並沒有更換。

疫情之前,林林還是個小粉紅,誰說中共不好,他還和人家爭論。但因爲疫情被關在家裏,閒來無聊,他學會了翻牆,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再加上疫情期間,中共幹了很多壞事,這都讓他徹底覺醒。

他氣憤地說,疫情期間,中國的老百姓本來就沒有收入,但中共非要從老百姓那兒賺錢,連管理小區住宅的這一夥人,都在明目張膽地賺錢。

他說:「疫情期間,小區外來的東西一律拒收,朋友、親戚送來的東西,在小區門口就被拒絕了。老百姓被關在自己家裏,不允許下樓,購買食物也只能通過小區管理者這一條途徑,譬如微信接龍、蔬菜包接龍、水果包接龍。而且都是加價賣給我們,比如一斤白菜,他們非要加一塊錢,一瓶可樂外面賣三塊錢,他們非要賣四塊錢,蔬菜有時候送來都是爛的。買東西限量,有錢都買不到充足的食品,都得餓肚子。這就好比我把你腿打斷,再給你個枴杖,你還得感謝我。老百姓本來就沒有收入,這麼做跟土匪有什麼區別?你就是土匪啊!」

林林激動地說,「他們仗着有這個職權,四處橫行霸道,就是在剝削老百姓,因爲他們有權力,老百姓沒有。」

他認爲,小區管理者因爲背後有強大的中共支撐,才這麼霸道,很完美地詮釋了這句話:「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他稱,中共還幹了好多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

因爲在家被關了幾個月,林林很煩悶,衝着窗戶向外面喊了兩下,發泄情緒,立刻就被一羣人強行闖入家中,他被帶到了公安局,認爲他擾亂社會秩序。「人們不能發表任何情緒信息,不能有情緒,只要一張嘴,就是犯罪。一切我說一,你不能說二,我讓你三更死,你不能拖到五更半,這就是我在疫情期間的感受。」

2022年11月份,發生在新疆烏魯木齊住宅大樓的火災,由於封控措施阻礙了救援,再加上高樓層住戶的門被封住,居民無法逃生,最終釀成多人傷亡的慘劇。

來到美國的感受

他說,中共總是報導臺灣不好,美國不好,「但實際上,爲什麼不報導人家好的一面呢?臺灣和美國多黨執政,老百姓至少生活幸福,對不對?」

走線來到美國以後,林林才知道,疫情的時候,美國政府給老百姓發錢,發疫情補助。「我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原來政府還可以給老百姓發錢!要是在中國,做夢呢!那不可能的。」

他認爲,中共政府不給老百姓發錢也行,老百姓對政府沒有那麼高奢望,但最起碼要讓老百姓日子過好一點,不要再搞那些花花腸子、小動作小手腕。

他還感受到最大的區別是,美國這邊自由,老百姓跟老百姓之間好像信任度很高,包容度也很高,很有禮貌。「但是在國內,誰敢說共產黨不好?哪怕是和朋友說,說不定哪天朋友把我舉報了,他還能拿一千塊錢人民幣舉報費。我沒有危言聳聽,我說的都是真的、是最接地氣、最實際的東西。」

現如今,林林居住在洛杉磯,爲了生存,他做過餐館後廚等辛苦的工作,但他覺得靠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很滿意,也很自豪,他說:「能呼吸到自由世界的空氣,真好。」 △

 
分享:
 
人氣:40,43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