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不过三代 中共大限将至
 
张杰博士 ,独立学者 法学博士
 
2023年9月2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一、八十年大限

1)共产政权的寿限

四年前,在2019年发表的《蒙不过三代》一文中,笔者曾提出:

「本文无意为中共政权算命,那有欠明智。但是,如果一个已经被历史、被世界公认为已经失败的制度(共产主义),还想欺蒙他的国民说它将长命百岁(譬如2049 年庆祝建政100周年),甚至千秋万代,这就太侮辱其国民尤其是网民的智商了。

事实上,迄今为止,历史上所有共产党政权,其寿命没有一个超过了74年的。 」

2)蒙不过三代

而今年,正是中共建政74周年。

当然,笔者之意并非铁口独断说中共政权之国祚将恰好亡于其74岁。 基本上,这是国祚代际传承宿命的问题。 笔者在上述文章中进一步指出:

「74年并不是一个纯粹偶然的数字。实际上网路上过去几年有人也已经注意到了共产国家『七十大限』的问题。一般而言,一代的时间长度为25年,74年基本上就是三代 人(考虑到人类寿命延长的普遍趋势,不妨以80年为三代的时间长度)。

人们恐怕还记得,北京很早就反复宣传并诅咒过原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 F. Dulles)的预言,以警戒社会主义阵营的政治精英们。 1954年,杜勒斯预言说:『…社会主义国家将要发生一种演进性的变化。 ‘ 他告诫人们,『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要把希望寄托在社会主义国家第三代和第四代人的身上。 ’

前苏联与东欧的演进,惊人地兑现了他的预言,那里有某种深邃的政治直觉。

这与科学界的普朗克定理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个新的科学真理取得胜利并不是通过让它的反对者们信服并看到真理的光明,而是通过这些反对者最终死去,熟悉 它的新一代成长起来。 ’

笔者简括言之,就五个字:蒙不过三代。

对于像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等背逆人性的政治理论,如果不幸而君临一国成为国家意识形态,则其依赖蒙蔽信息和暴力谎言持续性专权统治的年限,不会超过三代;即是说,有个「八十年大限」在管著它。

何以八十年? 因为大约是三代时间。 何以「三代」? 因为代际权力蜕变需要两次代际衰减。 事实上,上述意识形态攫取了政权后,因其祸国殃民,故在国际竞争与国内执政中,很快就显露败象。 但是作为国教的意识形态已经衍生出巨大的政治经济利益遗产,该遗产需要两代人可以消化殆尽。 ‘蒙不过三代’(八十大限)也者,不过是历史观察的结论。 它显然与人的寿命长短有关。 对共产国家,必须是第一代打江山者完全离世之后,变迁才会降临。 即是说,中国政治的变迁节奏与统治者的寿命是亦步亦趋的。 」

二、末世之兆

1) 天灾人祸 天命已丧

今天,在建政74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连串异象奔涌而来:

瘟疫横行之后,洪灾突发,淹没京畿涿州以及东北边陲,军民变鱼,流离失所,怨声载道。 犹如1976年的大地震与陨石雨,依中土天人感应之说,是天地崩解征兆。

房地产业巨雷滚滚,连续引爆,无可救药;青年失业率上升至临界点,以致官方不敢示人;外资内资加速撤离中国,产业链亦在不断出走;人民币贬值跌跌不休。 经济颓势惨不忍睹。

在国际舞台,广岛G7峰会,戴维营美日韩峰会以及新德里G20扩容峰会相继召开,民主阵营已将北京逼到墙角。 东西南北,层层设防;印太战略,天下围中,围堵之势业已水到渠成。

更奇葩的是,中共官场史无前例的乱象。 令人眼花撩乱,叹为观止。 仅仅几个月,习近平一手提拔的要员纷纷落马,或自杀,或软禁,或消失,或连锅端。 外交部长秦刚、火箭军全部高层、国防部长李尚福……,所有这些重要权位,竟然先后被突然被萤夺;除李尚福,有迹象显示上一任国防部长魏凤和也已落马,甚至军委副主席张又侠, 亦是传言迭出。 并且,所有上述官场的奇怪大地震,北京竟然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遂令中共官场要员,惶惶不可终日。 这种顶层要员在极短时间内纷纷坠落的景象,在历史上极为罕见。

2) 亲信重臣落马之因

而这些坠落的高官,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习近平“亲信中的亲信”,而其地位。 皆是党国占据要津举足轻重的内外重臣,均为天子门生。 岂非咄咄逼人怪事? !

这意味著什么?

「被暗杀狂」心理
一方面,它意味著日日「安全「不离口的习近平,杯弓蛇影,草木皆兵。 这是一种极为畸形的心理状态。 今年7月底以来,习近平的行踪隐秘,8月上半月一直隐身。 7月底8月初,在华北与东北洪水滔天灾民叫苦连天之际,习近平没有露面或作出任何表态;8月17日,中共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但并无公开的画面。 8月22日,习近平抵达南非出席所谓金砖峰会,却意外地缺席原定参加的重要活动。 南非高峰会结束后,习回国并没有立即返回北京,而是直接飞往新疆。 习两次离京和外访,在国内都不敢坐专机。 蛛丝马迹,形迹诡异。 其心态,已陷入极端和畸形。 其精神,已被某种」被暗杀狂「的心理控制,不信任任何人,任何机构。 他已成为一个精神极端不健全的人。

落入「断臂求生」陷阱
另一方面,近来所有倒台的人物,无一例外,都是习的亲信,而且位高权重,像秦刚李尚福,均是副国级,是习最为倚重和提拔最快的人物。 还有像魏凤和,上将授衔仪式时,只有他1人被授衔,其殊荣可见。 而李尚福,受到美国制裁,习硬是把它提为国防部长,显示习对他的信任和对美国示威。 这难道是巧合? 我不以为然。 按常理,这些人落马,应当不是习所乐见的,因为高级官场的大混乱大骚动以及习亲信的大落马不符合习近平的利益。 然而他们竟然落马了,一群一群落马了! 为何? 莫非冥冥之中有一股庞大的力量设置陷阱导致习不得不让他们落马? 换言之,莫非习正被一只冥冥之手操控? 他不能自己?

有鉴于此,中共政坛目前的情势非常诡异。 从其黑箱中不时传出的讯息,常令人匪夷所思,犹如魑魅魍魉横行的地狱。

这一切,一言以蔽之:末世之兆。

三、 北京政权当下的历史位置

共产党君临中国,是中国自十九世纪迈向现代社会的历史进程中最大的一次断裂。

中共建政74年,可分为4个时代:

1)毛时代、2)邓胡赵时代(八十年代)、3)邓江胡时代、4)习时代

1) 毛时代(1949-1976)
毛泽东统治中国,是典型的极权主义时代,其特点,是运动治国。

在横的方面,毛中共建构了如水银泄地一样的控制社会的天罗地网。 这种「党-国「式控制网罗,主要是透过「单位制」及「户口制」以及1958年开始的「公社制」进行的。

在纵的方面,毛主要透过周期性的政治运动来进行统治。 毛时代展开了数十场政治运动,最知名者为:大跃进运动导致的大饥荒(人类史所罕见)文化大革命(扫荡人类文明,摧残中国人性…)

2)邓胡赵时代(1978-1989,八十年代)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具体操作下,引入市场因素,把中国向世界打开,进二退一,市场列宁主义使中国经济开始发展。

在共产中国的这四个时期74年中,仅有邓胡赵时代即人称的八十年代,可算其中异数,那是共产中国略微具有人性和开明色彩的10年。

3)邓江胡时代(1989-2012)
六四镇压开局:改开十年后中共遭遇民间社会成长带来的政治危机,邓为维护中共的垄断性权力,不惜在1989年6月4日,用野战军血腥镇压了和平示威的民众。

1992后定型了「政治收紧、经济放松」的统治模式,社会走向权贵市场化:弱势群体边缘化。 贪腐盛行,道德沦丧,中国社会犬儒主义流行。 权力菁英、经济菁英与知识菁英结合的「铁三角」菁英统治出现。 在西方一些政治菁英的绥靖政策与经济菁英的利益合盟下,中共利用了二战后美国及西方国家主导的国际主流政经秩序,加入世贸组织,然并未履行入世时的承诺,凭借中国的 廉价劳力和低人权优势,成为世界工厂,获得了巨大经济利益,同时加剧了贫富分化。

4)习近平时期(2013--)
习时代特色:逐步向毛时代倒退。 以选择性反腐败清洗政治对手,高度集中权力。

搞修宪丑剧,取消主席任期制,企图终身执政。

重新启动意识形态战争;发“九号文件”,搞“七不讲”强化封网,钳民之口,拒绝普世价值。

重提“反动知识分子”,囚死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迫害许志永、许章润、任志强、整肃维权律师高智晟等,重走“反智主义”的毛氏歧途。 加强党管企业,阻遏资本外流,回收企业家的财产拆毁教堂,压制基督教等各种宗教信仰自由。 悍然撕毁中英联合声明,毁弃一国两制,以港版国安法箝制香港,以穷兵黩武之姿积极于南海。

外交政策:抛弃韬光养晦,扩张反自由的“中国模式”,以大撒币大外宣收买人心,以“一带一路”扩张势力范围。 在俄国入侵乌克兰的战争中,北京策应莫斯科;在台海周边,以美国佩罗西议长访台为借口,以射弹锁岛威胁台湾中华民国与美国日本。

鉴于中共早期隐瞒自武汉爆发的人传人新冠病毒,致使之肆虐全球,追责之声至今未息,鉴于其极端清零政策,使中国形同监狱,成为国际社会中的一叶孤舟。

5)当下中共政权的历史定位
联系到明末崇祯执政晚期,联系到近代中国晚清戊戌变法到辛亥的立宪运动,联系到戈巴乔夫后期前苏联的「弃船」现象,再联系到台湾上世纪70年底风生水起 的宪政运动,虽然各自的情势与当下中国大陆有种种不同,然而其最核心的部分和逻辑是似曾相识的。 无需太强的洞察力,也可以发现大体上可以用以下四个参照体对当下中国进行历史定位:

1. 明末崇祯的执政时期
明朝末年大疫爆发、财政枯竭、民心官心涣散。 末代皇帝崇祯临上吊前写遗诏,内中有一句“诸臣误朕”,把江山倒悬归咎于手下官员。 传说习近平被大佬们责怪后,也向身边人抱怨,说党内大佬将前几代留下来的问题都倒在他头上,其心态与崇祯颇为相似。

2. 晚清慈禧扑灭「百日维新」后又被迫「预备立宪」至辛亥革命时期,特别是1910年的宪政运动时期
1910年,正处于清廷自1906年肇始的预备立宪阶段,光绪慈禧相继于1908年去世。 立宪的热望如火山一样在国民中爆发了出来。 当年的基本态势是,向清廷要求立宪的,不仅有民众,还有各省谄议局、地方督抚乃至中央资政院;而海外梁启超和国内张謇,则是引领风潮的核心人物。 其时,清廷组成的「皇族内阁」已经无力阻挡这股风潮了。 这项立宪运动为最终签署作为民军、立宪派和清廷妥协的契约《清帝逊位诏书》奠定了精神条件。

3. 前苏联戈巴契夫后期,实际上目前是冷战的残局
上世纪戈巴契夫时代,约一九八五至一九八八年之间,在与西方的民心竞赛经济经赛外交竞赛军备竞赛已显露败象,异议知识分子日趋活跃,弥漫于前 苏联的公开化透明化已势不可挡时,许多苏联与东欧的党政精英意识到共产主义大势已去,相当一批体制外精英流亡西方,而体制内精英大部分做出了“换船”的决定,被 称为「弃船现象」。 在当下中国,企业家及其资本的动向是中国政治的「地震预测仪」。 资本的嗅觉超灵敏。 它就像地震将临前,纷纷出穴逃亡的动物一样,对政治气候有著本能的直觉。 类似东欧与前苏联当年的菁英人才逃亡潮,中国人的润潮已势不可挡。

4. 上世纪台湾蒋经国执政的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
经过清零时代和白纸运动,中国城市年轻人和知识界已经大致相似于蒋经国执政末期的精神状况了。

中共政权的腐朽和残暴的程度,如果在任何朝代,任何国家,恐怕都早已经被推翻了。 中共至今仍在执政,并不是历史的选择,而是中共吸取历朝教训,党国更擅长统治,也更焦虑,更死守权力。 总结了前朝被推翻的经验,中共对言论的控制,对人民政治自由的限制,宣传洗脑的力度、对人民的控制力都做到了前无古人的极致。 但是,它与主流国际社会的敌意,它受到国际孤立的基本态势,也都已经超越了上述四个相似阶段了。 其丧失天命的结局是不可避免的。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
 
人气:32,02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