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66军番号被撤与一场未遂政变
 
林辉
 
2023年9月2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随著中共现任几名军委委员被传接受审查或正面临危机,外界感受到的是习近平对自身安全的巨大恐惧,因为谁都不知一场政变会在何时突然发生,但却没有人敢否认这样的政变不会发生。

事实上,在中共篡政70多年里,曾发生了几次成功或未遂的政变,比较知名的包括文革期间林立果的未遂政变;1976年华国锋、叶剑英等发动军事政变逮捕「四人帮」;1989年邓小平突然罢黜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2002年江泽民密谋军事政变,得以留任军委主席;2012年周永康的未遂军事政变等。今天我们再说一次鲜为人知的未遂政变,主导者并非什么知名人物,但其大胆的结果却让邓小平震怒,并直接导致华国锋下台。

根据邓小平年谱,邓在该事件处理报告上批示道:「这是发生在军队里的一件至为严重的、明目张胆的反革命政治事件,也是一个非常值得好好解剖的一个麻雀。」处理报告和批示印发中共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和中央军委常委等高官。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北京卫戍部队66军炮兵团的不速之客

中共66军是在1949年2月改编而来的,可以说是中共最早建立炮兵编制的部队。其下辖第196师、197师、198师和军属炮兵团,前身是晋察冀军区第一纵队、华北军区第三兵团,不过在国共内战期间战绩平平。

1950年10月,66军作为第一批志愿军进入朝鲜战场,帮助朝鲜这个侵略者对抗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按照中共的说辞,其下属的三个炮兵团、三个战防炮营以及三个高射炮营在战场上「大放异彩」,多次配合其它部队完成了既定作战任务。当然,是助纣为虐的任务。

回国后,66军驻扎在天津以及河北等地,作为卫戍部队之一护卫京城。这说明,中共高层对其还是很信任的。

然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让邓小平定性的「反革命政治事件」发生后,66军的命运发生了大逆转。

据大陆媒体报导,1980年12月的一天,负责首都北京防务的66军炮兵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哨兵将其拦截下来,要求他说明身分,但这个人却一脸严肃,声称自己有绝密文件要转交给炮兵团最高指挥官。

哨兵见他全身上下散发著威严的气势,而且口气很大,遂不敢耽搁,连忙将此事汇报给了政委祝福祥。祝福祥将该人迎进团里的接待室,并热情招待,之后主动问其来人有何贵干。来人依旧一言不发,祝福祥马上明白过来,将周围的警卫退出会客室。

在摒除警卫后,祝福祥又询问来人有何贵干。这一次,来人从怀中掏出了一份绝密文件,称是华国锋的秘密手令。来人名叫郜怀明,他说自己是「新中央委员会特派员」,华国锋准备「另立中央」,「成立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因此要求将部队紧急集合,全团进入北京市区,只要祝福祥按照指令行动,事后便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政治生涯也会迈入一个新的台阶。

祝福祥起初还有些犹豫,但最终为利益所诱惑,同意执行特殊任务,随后他召开了营级以上军官紧急会议。郜怀明在会议上继续鼓动(此处大陆媒体以「大放厥词」取代,但说辞一定很震撼,很「反动」)大家执行华的命令,不少人信以为真,情绪很激动。可以想见,如果炮兵团进入北京城发动一场政变,不管成功与否,引起的震动都是不小的。

不过,郜怀明逻辑上的错误,也让少数人产生了怀疑。他们在会议结束后,就偷偷打电话给66军保卫处,结果被告知没有这回事,郜怀明就是一个骗子。于是,炮兵团警卫连将郜怀明迅速控制,并限制了祝福祥的活动范围。不久后,军部派人将郜怀明和祝福祥带走调查,炮兵团被暂停一切训练,全员接受思想教育,每人都要进行检讨。

邓借此事逼华国锋下台

在邓小平知晓66军这起事件后,在一次大会上公开表示:「华国锋同志应当为此事承担相应责任。」这又是为什么呢?

作为毛选中的接班人,据传是毛私生子的华国锋在毛死后出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时间是从1976年10月到1981年6月;但其作为权力核心实际主政,却只有两年零三个月,即到1978年12月。这是因为邓小平在文革结束后,逐步掌握了军权,并进而成为中共新的核心。

掌握了军权的邓小平,主张「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因此与继续执行毛政策的华国锋等保守派展开了博弈。华国锋等保守派坚持「两个凡是」,压制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阻挠平反冤假错案,继续维护对毛的膜拜的同时制造个人崇拜等。可以说,随著邓的权力的增大,华国锋的处境愈来愈尴尬,因为他的很多政策和想法都遭到邓的反对和党内高官的不满。

网上周炜乐的文章《邓在1984年大阅兵的政治意涵》一文提到这样一件事:1978年5月11日,就在《光明日报》刊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当天,华国锋结束对朝鲜的访问回到国内。华原计划在途经大连时视察海军,海军提前做了接受检阅的准备。但在军委秘书长罗瑞卿向邓小平报告后,此事被否决。邓作为军委副主席,叫停了军委主席的阅兵计划,这是不同寻常的。

而部队中对于邓和华国锋皆有支持者。1979年,邓小平在一份解放军报内参里了解到,解放军政治学院其中三分之一的学员赞成彻底否定文革,三分之一不同意否定文革,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态度暧昧。由于政治学院的学员均为军以上政工将领,内参提到的立场就代表了当时军队干部的观点。邓小平对这份内参十分重视,要求全军立刻进行一次「真理标准大讨论」的补课,批判两个「凡是」 。

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连续召开九次会议,讨论华国锋过去四年的执政问题。陈云认为,华国锋不适合当主席。胡耀邦认为,华国锋对毛晚年错误采取全盘继承的态度,继续以阶级斗争为纲,肯定文革,并要华国锋辞去中共中央主席、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职务。

作为政工干部,对于华国锋上述处境,祝福祥多少了解一些,而他大概就属于不同意否定文革中的一员。加上密信和高官厚禄的诱惑,祝福祥根本没有去验证郜怀明的身分,而直接选择了相信。中共媒体说他是被迫,但如果没有贪欲,没有对华国锋主张的支持,祝福祥和全团那么多军官如何能被胁迫呢?不过是中共为这桩丑事开脱罢了。

利用66军这件事,邓小平进一步打压「凡是派」,将军权、党权控制在自己手中,而华国锋也承担了相应的责任。在中共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预备会上,邓再次提及此事,并表示华国锋对此有著不可推卸的责任,不适合继续留在中央核心领导层。邓的提议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

在1981年6月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华国锋降为排名最后的副主席,胡耀邦被选为党主席,邓小平出任军委主席。党主席和军委主席分别由两个人担任,是罕见的人事变动。

与此同时,彼时党媒还高调宣传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该决议否定了毛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批评了毛的错误(但仍有相当大的保留)。中共党史称「这是史无前例的突破」,但邓没有将毛彻底打倒贻害无穷。而邓之所以对毛三七开,就是因为毛形象的彻底坍塌,也将导致中共的垮台。

而华国锋自此开始淡出中共政治舞台。在1982年9月中共十二大上,华国锋当选中央委员,但不再列于中央政治局候选名单,完全退出中共中央领导层。从1982年到1997年,他都被选进中央委员会,但他很少露面,深居简出。2001年日本《朝日新闻》曾曝光,华国锋已经退党。

郜怀明其人和结局

那么,骗局的始作俑者郜怀明又出于什么目的呢?据大陆媒体称,郜怀明原是一名工人,在文革时追随「四人帮」,是「造反派」中的先锋。因为敢于冲在前头,被推荐当了一名干部,很是威风了一阵。

1976年文革结束后,中共中组部开始对各级政府、党委进行整顿,清退了一大批文革期间被提拔的干部,郜怀明就是其中一员。他被撤职后到河北省鸡泽县武装部军械库担任库管员。

中共媒体说文革的结束让他的「政治理想」彻底破灭,改革开放的浪潮又让他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工作,巨大的落差让他产生了报复心理。没读过多少书的郜怀明只记得这么一句话:「枪杆子里出政权」,要想成大事就必须先掌握军权,他于是酝酿出一个计划,那就是策动军队叛变,制造混乱。他遂利用职务之便,伪造了华国锋的手令,而后来到66军炮兵团实施计划。

虽然计划失败,但中共高层还是非常重视,聂荣臻亲自带队调查,不放过任何一个小细节。在审问中,郜怀明交代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郜怀明的言论仅限于思想,并未造成严重后果,但仍被当局以「反革命宣传」、「反革命叛乱」罪判刑。

1981年,郜怀明被北京军区法院以策动叛乱罪判刑,称其「欲另立党、另立政府、另立军队」。根据中共《宪法》,组织、策划、实施武装叛乱或者武装暴乱的,对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目前没有查到郜怀明究竟被判了多少年,是否仍在人世。

祝福祥与66军的下场

坐著升官梦的66军炮兵团政委祝福祥,则在审查后被开除党籍,革去所有职务,并长期接受相关人员的监视。随后该政治事件被全军通报,全军还开展了大规模思想教育活动。

至于在北京军区地位在前列的66军,在该事件后,成为了军队中的反面典型,再也没获得过任何褒奖。1985年,在中共「百万大裁军」的时候,被直接取消了番号,军部并入天津警备区,下属部队则大部编入24集团军,从此「66军」成为了历史。

结语

发生在66军的这件事严格意义上讲,似乎算不上什么政变,但如果那一天,炮兵团果真进入北京街头,逼宫中南海,引发震荡,将其视为政变也没有错。郜怀明能够说动祝福祥和一众军人,恰恰说明中共军队管理混乱,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毛时期是,邓小平时期是,如今的习治下也是。由于毛、邓有过领军经历,尚能基本掌控军队,而习想靠著「习思想」洗脑军队,利用反腐清洗军队,最终极有可能反噬自己。△
 
分享:
 
人气:59,53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