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身陷三重高層內鬥中(圖)
 
王友羣
 
2023年9月20日發表
 
火箭軍司令部遭習近平一鍋端。 (人民報製圖)

【人民報消息】最近,中共最高層官員出事的消息頻傳。實現「三連任」的習近平,不僅沒能鞏固權力,相反,再陷激烈內鬥中,不安全感越來越強烈。

對此,海內外的評論,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筆者認為,習正身陷三個層面的高層內鬥中。

第一,習與曾、趙、韓、王的內鬥。

去年10月的中共二十大上,習將共青團派「團滅」,卻留下江澤民派系的三大要員——趙樂際、韓正、王滬寧。

趙樂際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韓正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王滬寧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

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去年11月在大瘟疫中暴死後,現在江派的實際掌門人,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

習第一、第二任期的10年,與江、曾鬥了10年。江死後,習、曾鬥仍在持續。

而現在的習、曾鬥,實際上,是習與曾、趙、韓、王鬥。

習、曾為何而鬥?

關鍵在於,曾慶紅的主子江澤民留下三大遺產:一賣國,二腐敗,三迫害法輪功。這三大遺產,也是三大罪惡,且都是大罪、重罪、死罪。

這三大罪惡註定是要被清算的。

這三大罪惡是當今中國江派及其追隨者們故意視而不見、充耳不聞的。但是,不管這些人如何假裝看不見,如何裝聾作啞,它們都是禿子頭上的蝨子——明擺著的。

這三大罪惡,曾、趙、韓、王皆有份。

他們都對習不放心,總擔心習不知什麼時候會清算他們的罪行,總想換掉習,換上一個他們認為可靠的人,一方面保護他們的既得利益,另一方面保障他們的罪行不被清算。

習、曾斗的最新表現是:中共高層有人向《日經亞洲》社論撰稿人中澤克二放風說,在今年夏天的北戴河會議上,以曾慶紅為首的中共退休元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當面斥責習把政治、經濟、社會搞得一團糟,或危及中共統治。

這則消息在海外廣傳,雖然可能是一則假消息,但它向外界釋放一個重要信號,即中共高層再現倒習潮。

習與趙、韓、王內鬥的具體表現在:習利用他的親信,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李希,在紀委系統不斷清「內鬼」,其中不少是趙樂際任中紀委書記時提拔的;習利用李希查韓正在上海的老部下,已有一眾上海官員被拿下;習對宣傳、外交系統官員的整肅,則與此前主管意識形態、插手外事的王滬寧有關。

在當今中共最高層,曾慶紅的地位獨一無二。他一人跨江派、太子黨、上海幫、江西幫、石油幫、國安幫、港澳幫、外宣幫。

中共二十大前,海內外倒習勢力在中共最高層的總代表,就是曾慶紅。

中共二十大後,幕後的曾慶紅,加上臺上的趙樂際、韓正、王滬寧,成為倒習最重要的政治勢力。

由於涉上述三大罪惡,曾、趙、韓、王與習之鬥,必然兇險無比。

第二,習近平、蔡奇與李強、丁薛祥、李希之間的內鬥。

這是「習家軍」的內鬥。二十屆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中,「習家軍」佔主導地位。除江派的趙樂際、王滬寧外,李強、蔡奇、丁薛祥、李希,都是習的親信。

在七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習最信任的人,不是習在上海的大祕李強,不是習在中南海的大祕丁薛祥,不是在習的老家陝西、習插隊的延安為習抬轎子的李希,而是在福建、浙江與習共事20多年、被習認為最忠心的蔡奇。

蔡奇雖然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五,但他是中央書記處排名第一的書記,且兼任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央和國家機關工委書記,國家安全委員會副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副主任,中央宣傳思想小組組長,中央黨建領導小組組長,中央學習「習思想」主題教育領導小組組長等。

蔡奇是習在黨務口最重要的助手,分管意識形態、宣傳機器、黨的建設、習的安全等。

蔡奇超常規的兼職,使他事實上成了僅次於習的中共第二號人物。而從形式上講,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強是中共第二號人物。

李強是中共建政74年來最弱勢的一個總理。習對蔡奇的格外信任,使李強也不得不看蔡奇的眼色行事,從而使李強在政治上顯得更加窩囊。

9月13日至14日,中共全國黨委和政府祕書長會議在北京召開,蔡奇出席並講話。黨委祕書長是為黨委一把手服務的,政府祕書長是為政府一把手服務的。

蔡奇在會上傳達習的指示,有蔡奇挾習之威,統領全國黨政祕書長之意。政府祕書長既服務於政府一把手,反過來,也可以監督政府一把手。蔡奇召開這個會議,給政府祕書長傳遞了一個重要信息,即他們可以向他「舉報」政府一把手的問題。

丁薛祥是七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最年輕的一位。按以往慣例,最年輕的常委往往被當成接班人培養。但習2018年修改憲法後,終身執政之意已顯;習至今沒有指定接班人。習把蔡奇實際擺在第二號人物的位置上,對丁薛祥來說,如果他有接班的想法,蔡奇就是一個「障礙」。

李希是排名第七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似乎不會與李強、蔡奇、丁薛祥有權力之爭。但是,李希執掌的中紀委,是習權力鬥爭最重要的工具。李強、蔡奇、丁薛祥及其親信的貪腐問題,都可能被舉報到李希那裡。如果時機成熟,李希憑藉這些「黑材料」,亦可在「習家軍」內鬥中勝出。

習獨倚重蔡奇,使李強、丁薛祥、李希都感到,習對他們的信任有限,亦使他們對習的忠誠打折扣。

目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中的「習家軍」有內鬥,但因習資歷最老,蔡奇沒有特別政績,其他人都靠習的關係上位,且履歷皆存明顯缺陷,故暫時對習不構成威脅。

第三,習與軍隊高級將領之間的內鬥。
今年3月中共「兩會」換屆後,習將他親自提拔重用的火箭軍高層「一鍋端」,拉開了習與軍隊高級將領內鬥的大幕。

綜合海內外媒體的報道可見,至今,習已拿下原火箭軍司令員、上將李玉超,原火箭軍政委、上將徐忠波,原火箭軍副司令、中將劉光斌,原火箭軍副司令、中將張振中。

已退休的原火箭軍副司令、中將吳國華,在家中上吊自殺,或涉火箭軍嚴重貪腐案。

原中央軍委委員、國務委員、國防部長、火箭軍司令員、上將魏鳳和被查。

現任中央軍委委員、國務委員、國防部長、原裝備發展部部長、上將李尚福落馬。

現任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員、上將巨幹生,現任戰略支援部隊副司令、中將尚宏,據傳涉火箭軍案被查。

軍隊司法機關最高領導——解放軍軍事法院院長程東方,上任僅8個月,就被免職,下落不明,很可能涉貪腐被查。

另外,3月底,有消息傳出:原國防大學政委、空軍上將、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因涉嚴重貪腐被查。

上述高級將領,除劉亞洲外,都是習親自提拔重用的。他們被查辦,意味著他們對習的「背叛」。

對習來說,這至少是三重打擊:(1)外界會質疑,習選人用人不當;(2)「習家軍」背叛習,無異於「自己人」背後捅刀子;(3)上述軍頭被查,會牽出更多中下級軍官。

這場軍中大地震,必然導致軍隊高級將領人人自危,習軍中之敵越樹越多。

習在對上述高級將領清洗的同時,還在不停地調換高級將領。

6月,鄭璇由北部戰區副政委,升任北部戰區政委;凌煥由原中央軍委紀委副書記,調任軍事科學院政委,晉升上將。

7月,劉青松由北部戰區政委,調任東部戰區政委。

8月,喬相記由西部戰區副司令,調任南部戰區副司令兼空軍司令員;張踐由南部戰區陸軍司令,調任西部戰區副司令兼參謀長;尹洪文由東部戰區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調任南部戰區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上述高級將領變動,多與政委有關。習的用意是,讓各戰區軍、政長官互不熟悉,互相監督,以利於習掌控軍權。

習上任以來,一直在頻繁調換高級將領。這種做法必然讓高級將領感到,沒有人是習真正信任的人,他們也不可能真正忠於習。

中共體制內,軍權至上。軍隊系統的「習家軍」內鬥,是習最大的心頭大患。

此外,習親自提拔重用的中共最年輕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中共中央委員、國務委員、外交部長秦剛,火箭般上升,火箭般墜落,則可能是「習家軍」與習的政敵共同發力拉下馬的。

秦剛落馬,對習也是重大打擊。

結語

從歷史看,中共高層內鬥一直都是你死我活的。

毛澤東親自選定的兩個接班人——劉少奇、林彪,一個被毛活活整死,一個被毛逼走,墜機身亡。毛親自選定的第四個接班人華國鋒,在毛死後不到一個月,抓了毛的妻子江青,毛親自選定的第三個接班人王洪文等。鄧小平當政後,接連廢掉三任中共黨魁——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搞掉了軍委副主席楊尚昆,軍委祕書長楊白冰,提拔郭伯雄、徐才厚為軍委副主席,架空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

如今,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當政時留下的所有問題,都落到習頭上,習面臨百年中共史上最嚴重的內政外交危機。

習身陷上述三重內鬥中,可以說,中共內部相互鬥爭,相互不信任,要推翻習的人很多,包括他最新提拔的,最親近的人。

最近大紀元不少文章披露了《鐵板圖》和《推背圖》對習近平結局的預言,而習很相信預言,非常擔心內部政變甚至有針對他的暗殺行動,因此不時隱身,並對軍隊和其它權力部門進行清洗。

從目前的時局看,中共內外交困,習近平周圍的人肯定是蠢蠢欲動,私下結黨。所有被抓的人,肯定是私下裡都有反習搞習的行為,對習都不忠。這一切似乎都是在按照歷史預言演變,習也是按照預言在做。△

(大紀元)
 
分享:
 
人氣:39,625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