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政變和假政變
 
魏京生
 
2023年9月2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兩個多月來,一個話題在國際媒體上吵來吵去,此起彼伏地吸引着大家的注意力。這就是俄羅斯的瓦格納集團傳說中的政變。正當反俄的媒體歡呼政變的時候,瓦格納的頭頭在朋友的勸說下,投降了,撤退了。把大家鬧了個不知所措。

作爲普京的親信,又在俄烏戰爭中所向披靡,有點兒發飄也很正常。作爲體制外的僱傭軍,和正規軍有矛盾也很正常。但是爭寵爭到用譁變來威脅上級,就不正常了。這時候有個朋友出面點醒他,他馬上就明白撒嬌撒得過分了,於是在一天之內就改變了主意。這說明他並沒有想真的政變,是一場鬧着玩的假政變。

但是普京可不能容忍這種過分,否則權威喪失,比打了一場敗仗還嚴重。普里戈任可以鬧着玩,別人如果有樣學樣可不一定就是鬧着玩了。獨裁者靠的是奴才們無條件地服從來維持權威,連親信都被允許隨便搞政變,這個榜樣是對獨裁結構的最大破壞。所以大家都估計普京不會放過普里戈任,無論如何表忠心都已經晚了。

現在普里戈任已經死了。普京正在展開他老練的手段,把可能發生的餘波消弭在無聲之中。雖然普里戈任的最高層班子被團滅了,但中下層人員不一定就服氣,別的野心家也可能以此爲藉口煽動造反。俄羅斯歷史上最大的反政府起義,就是假借死亡多年的沙皇的名義發動的。當人們想造反的時候,不會仔細辨別藉口是否合理。魚肚子裏藏個紙條就足夠了。普京應該熟悉東方人的這套歷史把戲。

這場熱鬧蔓延到中國就更有意思了。一些用中文的人士們立刻開始炒作林彪事件,說得有鼻子有眼的,嚇得習近平神經兮兮的,出訪南非還帶上了一個警衛營,給約翰內斯堡帶來一筆不小的旅遊收入。會議期間他顯得疲憊不堪,給媒體競猜家們創造了新鮮的話題。

其實林彪事件和這次俄羅斯的虛驚一場完全不同。那是一場反對獨裁專制的真實的未遂政變。第一目標是阻力最小的設計,殺死毛澤東之後順理成章地改變政策方向。不成功後前往廣州另立中央,那兒都是林彪的嫡系部隊。槍桿子裏面出政權,另立中央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以當時大多數人都不同程度地反對四人幫,甚至反對毛澤東本人的民意來看,廣州的中央與北京的中央分庭抗禮,是大概率的事情。華國鋒的成功就是後車之鑑。

遺憾的是純粹的軍人玩不過特務政治。周恩來利用特務手段的操作,使得改革開放延遲了十年左右。沒有歷史上最高水平僞君子的操作,中國人民要少受很多的苦難。沒有七六年天安門廣場的花圈海洋,也不足以看清中國人讓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的可憐樣。毛澤東的判斷還是蠻準確的,人羣中混有大量真想造反的大小反革命分子。這是提醒華國鋒集團可以政變的明確信號。

雖然俄羅斯沒有政變的民意基礎,但是中國還確實處在政變最適合的環境之中。就像華國鋒當年所依靠的各種條件一樣,上下各階層,包括統治階級內部對最高當局的不滿,已經充分成熟。經濟足夠的糟糕,外交也足夠的孤立,就像熟透了的果子一樣,等待着瓜熟蒂落的那個偶然的機會了。

需要注意接受兩個歷史教訓。首先是普里戈任的教訓,政變不是開玩笑,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其次是林彪的教訓和華國鋒的經驗,謹防特務機關從中作梗,謀事要密,下手要狠。真政變可不是開玩笑的。 △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人氣:39,34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