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当人们失去揭露罪恶与不公的自由,就会丧失人权任人宰割
 
2023年9月13日发表
 
江西南昌一所高校的学生在校园餐厅吃到的饭菜中疑有老鼠头,而当地官方坚称是鸭脖子。(网络截图)
【人民报消息】 最近传出消息,中共沦陷区学校的食堂用腐败的肉和腐烂的蔬菜作为食材做饭给学生吃。此事投诉到主管部门教育局无效后,被人传到了网上,这下他们必须面对。

相关教育局经开会研究,终于找到了解决劣质食材问题的“办法”——“不允许工作人员上班时带手机。” 根据经验判断,上述结论很明显是教育局和学校联手对食堂工作人员进行排查后仍然没有找到到底是谁把这见不得人的黑幕给泄露出去的,于是想出了封堵的办法——把泄露真相的渠道堵死,无论他们使用的食材再烂,外界也无法得知了。毕竟那些见不得人的黑幕从进货、贮藏、再经过烹饪等诸多流程,等到盛进学生的碗里,才被拍到揭露出来,再逼迫学生改口,通过“指鼠为鸭”方式加以掩盖的几率实在是太低了。

俗话说,肉烂在锅里,食材再烂,经过烹煮和辣椒、花椒等调味料的掩盖,就算学生的舌头尝出不正常的味道,也是空口无凭难以拿到有力的证据揭露他们。

当年我被中共构陷关押的时候,记得有一次“劳动号”说:“今天伙房要我去仓库拿黄瓜,一开门好几只老鼠在黄瓜堆上啃黄瓜,看到我就跑啦。” 我立刻想到,我们几乎每天吃的用几乎干瘪的黄瓜做的黄瓜汤!想到了那多少钱一车……而不是按多少钱一斤团购的黄瓜。监狱方明知“劳动号”作为特别犯人看到了也不能怎样,要是“劳动号”有手机,恐怕连踏入仓库的机会也没有了。后来听说因为这次“劳动号”在1号监视门前说了这件事情,违反了不能让我知道任何监狱内消息的禁令而被叫去批评,差点因此而进了“号”——失去“劳动号”的资格。

“劳动号”是狱警从犯人中挑出的比较听话或给过狱警好处的人,让他们穿上特别的马甲,为狱警干杂活儿、打下手……比“号”里囚徒有较大活动空间,被称为“二警官”。

朋友们!你还别以为那些被老鼠啃过的蔬菜,他们会好好清洗,能够用水冲一冲就不错了。

记得有一次他们做芸豆,芸豆秸都在菜里。我特别把它们装在塑料袋里找机会拿给副所长看,正好伙房的人来送饭,副所长便举起我的塑料袋给他看,并说:“看看你们的菜里都有什么?!”

我提出我们以后愿意帮他们择菜,伙房同意了。自那以后,我们的菜干净多了。在小监狱里问题只能这样解决,因为那是失去自由的地方。

事实上即使在大监狱里,不管哪个人,不管哪个人群,当他们失去揭露罪恶与不公的自由,就会丧失人权,落入任人宰割的境地。

黑监狱如此,小监狱如此,生活在大监狱中的学生、老师、工人、农民都是如此。不管导致你失去揭露罪恶与不公自由的枷锁是来自柏林墙、网络柏林墙,还是暴政通过恐怖手段在你脑子中搭建的“自律”之墙,只要是你不能揭露罪恶与不公,就会连同其它的自由权一并丧失。结果要么是人权受侵害,不断地遭受独裁者的奴役;要么是敢于讲真话挺身做人,即使被独裁者视为敌人也无所畏惧。△(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
 
人气:33,41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