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衣也入罪 专家批中共修法致公安再扩权
 
2023年9月12日发表
 
近年来,中共当局不断通过修订和新增法律,一步步缩小民众自由空间。2012年4月11日,在中南海外,一名警察阻止人们拍照。(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人民报消息】近日,素有「小刑法」之称的《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有损中华民族精神、伤害中华民族感情」入罪引起广泛关注。

据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近年来,中共当局不断通过修订和新增法律,一步步缩小民众自由空间。专家担心,如果按照这个趋势,未来可能将有越来越多法律对公民的言论自由进行限制,思想入罪。

情感入罪 公安扩权

《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草案第34条说,「在公共场所穿著、佩戴有损中华民族精神、伤害中华民族感情的服饰、标志」 ,「制作、传播伤害中华民族感情的物品或者言论」,最重将处1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0元罚款。

法律专家指出,现代刑法一般以法律权益是否受到侵害作为入罚入罪的标准,将处罚依据诉诸于公众情感、社会价值等抽象观念,只会纵容公权力滥用,损害宪法所保障的个人权利和自由。

华东政法大学宪法学教授童之伟认为,「中华民族精神」由谁确认,按什么程序确认?「中华民族感情」由谁体认,按什么程序体认和确定?这都是极大的、几乎无法循法治原则操作的问题。若全国人大常委会按现在的草案通过该条,执法上必造成循长官意志抓人、定罪的实际后果,会贻害无穷。

除了第34条,引发公众关注还有第59条,将「侮辱、漫骂」列为阻碍警察执法,要「从重处罚」;第100条准许采集「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和「被侵害人」的生物信息;第106、120条赋予单警执法的职权,弱化了执法过程中的互相监督。这些实际上已经潜在地扩张了警察的权限。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对大纪元表示,首先,把纯粹主观上的价值判断,纳入到治安处罚的范围之内,这是思想和言论入罪的表现,也是专制国家用法律去强制民众的道德情感、道德判断的一种恶法。

「把道德都用条条框框法律化了,不管是服饰、言论、文字、图形等等,你把人内心深处的心理和精神活动完全界定,你只能这么想,只能这么思考,使得公民就没有道德可言了。」

第二个问题是,警察可以对民众强制检查人身、采集生物信息。这是一个违宪条款,是对公民合法人身权利的严重侵犯,是巨大的历史倒退。

第三个就是所谓的不得对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进行宣扬和美化,本身就是很大的一个主观价值判断。

第四个问题就是,只要有一名警察就可以对所谓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人进行处罚,那么警察权力太大,就可以随心所欲,甚至进行敲打勒索,行贿受贿等等。

中共当局为何频繁修法?

观察者注意到,近年来习当局越来越多通过立法,将中共及最高领导人的议程写进法律,为其统治获取合法性。如果说过去中共还在「国家」「法律」的面具之下幕后操作,那么现政权已经撕下来这块遮羞布。

中共的「帮规」越来越多与国务院法规联合发布,党的领导也被写进越来越多的法律之中。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教授杨伟东发文声称:通过法定程序,使党的主张成为国家意志。

根据中共官媒新华社报导,2012至2022年10年间,当局「新制定法律68件,修改法律234件」 ,「与上一个十年相比,新制定的法律数量增加三分之一,修改的法律数量增加近2倍」。

其中标志性的有,2018年修改宪法,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2019年,在美中贸易战期间,习近平在一次讲话中说,在「对外斗争」中,中共要以法律为武器,随后一系列涉外法律《反间谍法》《对外关系法》《外国国家豁免法》等出台。

2019年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当局通过了港版《国安法》,之后香港的自由和自治程度急速恶化,众多民主人士被以「勾结外国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起诉。

2023年6月,《爱国主义教育法(草案)》首次提请审议,新华社称「以法治手段推动和保障爱国主义教育」。评论人士认为,该法为在年轻人中制造更多的「小粉红」创造条件。

2023年通过《反间谍法》修正案,该法没有界定「敌人」、「间谍组织及其代理人」或「国家安全和利益」的具体涵义,引发外界担心当局滥用权力扩大罪名,打击异议人士。

在西方社会,「法治」是指 「通过明确规定和既定的法律来限制权力的任意行使」,但在共产国家,只有共产党才有解释「人民意志」的合法权力。在《中国法治建设规划(2020-2025 年)》中,法律作为仍然被定义为一种政治工具,「牢牢把握党的领导」的马列主义法律观,仍然是法律的根本。

《经济学人》评论说,每隔一年,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话就更像法律,他的口号被印在红色横幅上,张贴在城市街道和公路桥梁上,他的下属也在忙著将他的标志性政策,转化为正式立法。习近平的口号虽然是 「依法治国」,但他谴责司法独立和三权分立是危险的外来思想。

原大陆维权律师吴绍平对大纪元表示, 对马克思来讲,法律就是阶级统治的工具。习近平把马克思的法律观点无限地发挥,彻彻底底地使用了马克思的法律观点。

「习近平的中共把法律武器化,他认为他的依法治国,就是通过出台法律来把整个社会严严实实地管起来,他的法律是彻底地成为中共维持统治的一个工具。」

赖建平表示,习近平谈不上依法治国,依法治国有英文的两种解释,一种叫法治(Rule of the law),一种叫法制(Rule by the law),法治是三点水的「治」,法制是立刀旁的「制」,所以一个叫「水治」一个叫「刀治」。

「西方国家的法治,是法律怎么说的,人民就怎么做,是法律在统治。为了防止法律被任意修改,所以必须是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宪政民主的体制。」

他说,如果是法制,那么法律就成为一个刀把子,应该叫刀制,谁不听话就灭了谁,成为统治者随心所欲的一个工具。他想怎么修订法律,他想怎么样的出台、修订废除法律,都是他主观意志决定的。

「习当局也说法治,这不是混淆视听吗?共产党从来就是这样,可以把民主概念釜底抽薪,换一套不同的说法,说它的民主比美国好五倍。西方民主所有的议员、行政首长,都是人民票选出来的,它说是假民主。中国老百姓任何权利都没有,它说它是真民主。」

西方观察者注意到,习当局一方面加强集权,另一方面却大量制定与修订法律,看起来是一个矛盾体。

赖建平表示,习政权最近如此紧锣密鼓地出台修订各种酷法恶法,其实是跟他们目前所处内忧外患的一个政治经济形势密切相关的。

「由于习近平上台后,政治上全面的倒退,引起了西方世界的普遍的警惕,国内民众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经济面临崩溃的边缘。他的政权就面临著风险,现在要采取各种措施,从宏观到微观要打补丁,把各个社会生活任何一点点漏洞都要补起来,让他们的政权更加安全。」

吴绍平表示,修改法律非常重要的一个出发点,是因为中共很清楚,他们的权力来源是没有合法性基础。

「中共现在面临的经济形势及国际局势都日趋紧张,它的合法性的统治基础,必然也会受到越来越广泛的质疑,自然会导致其政权的不稳。因此不断地出台各种恶法,让老百姓恐惧,来巩固他个人及中共的权力。」

思想可能入罪 随心所欲构陷公民的恶法

综观过去当局一系列修订的法律,都与意识形态及安全有关。吴绍平表示, 34条修订条文是典型的思想入罪,假如这个法条最终被获得通过,一定会出现思想警察。

「每一个人,不管是谁,都会是警察的执法对象。因为你一句话,一个玩笑,一不小心穿起衣服,或者是去照相摆个姿势,按照中共的这个法条,都可能伤害中华民族感情。」

他说,这种思想警察出现的话,那就可以想到中国的社会未来,是什么样的一种恐怖景象了,这是纯粹的红色恐怖。

吴绍平表示,但凡有点正常思维的人,都看得清楚中共这些倒行逆施的做法,对整个中华民族的伤害之大。但在中共不断加强对律师业、法律界的干预之后,基本上是一个万马齐喑的状态了,在大陆的法律界人士基本上已经不敢怎么发声,也不敢怎么说实话了。

清华大学法学教授劳东燕在微博上指出,「有损中华民族精神、伤害中华民族感情」是内涵极为模糊的概念,面临处罚标准过于模糊的问题,势必导致行政权力的选择性执法,可能会刺激民粹主义或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的肆意蔓延。

有网友评论道,「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只要自己不穿和服,就不会有事。但是,如果和服被全国各地禁止,下一个攻击对象,可能是西装——看这名字就伤害了中国人感情。实际上,80年代我还很小的时候,确实痛恨穿西装的人,因为那个时候普遍的衣服是中山装。」

蔡慎坤在社交媒体X上表示, 1949年后,国人穿什么衣服就是个政治问题,不要小看对著装的管控,这很可能又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在任何时代,在一秒钟内看到本质的人,和花半辈子看不清的人,命运或许大不一样。

张爱玲就是缘于「著装不正确」而远走美国, 1951年上海召集文艺界人士开会,张爱玲身穿旗袍,在蓝色和灰色海洋里,使她成为「异类」,事后领导让她不要穿旗袍。张爱玲说,「连旗袍都不准穿了,暴风雨就要来了。」 1952年7月,32岁的张爱玲,只身来到香港。

有网友留言说,「不要觉得《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草案和你无关,不要觉得自己可以是那个例外,不要觉得发声没用,……现在发声,就是为未来的自己呼救。」

赖建平表示,治安管理处罚法与每一个民众的息息相关,你总要有所思、有所想、有所行,如果按照现在的《治安管理处罚法》,那人民就没有基本的自由空间了。

「比方说普世价值,任何一个民族都不会反对普世价值,只有共产党专制统治者会反对,它用一个法律的红线给你限定住。你喜欢西方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说一句西方人的社会福利好,你喜欢西方流行的流行歌曲,这也会成为伤害了民族感情。」

他说,那么这样的话,这条法律就成了可以随心所欲构陷公民的一条恶法,每一个人都可能被用这条恶法处罚。

赖建平表示,他们现在修订这一系列的恶法,所谓的公权力、最高统治者的个人意志不断地扩张。它们的意志强大了,人民的意志就弱了。

「老百姓的权利越来越小,他们的自由的空间压缩到了最小的限度,那么中国未来,一定会沿著这个方向进一步的恶化。那么最终一定会要走到哪一步呢,要走到鱼死网破的那一天才能停止。」△
 
分享:
 
人气:30,03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