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魁代代相传秘密任务:严防出现第二个戈尔巴乔夫
 
2023年8月6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 中共社会科学院近十年来不断出版有关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和中西方对立的重大课题项目书籍,其中包括批评资产阶级民主观和新闻观,以及西方宪政民主观的文选等。前《南方都市报》主编程益中近期对这样的图书进行了系统的研读,并从中发现了中共政治近年来出现转向的痕迹和原因。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程益中的专访。

记者:在您看到的中共社科院的书中,他们又是如何否定自由主义的?

程益中:他们所有的理论架构都是引用了毛泽东、斯大林,或者说列宁,以及其他马克思主义者的只言片语。包括习近平也写过“毛泽东论反对自由主义”的这样一篇文章,列举了自由主义在当代中国的七八种表现。他是把习近平对党员的要求普遍化了,他是要求所有人民都反对所谓的自由主义。他不是只针对党员说的,而是针对包括所有高校生、高中生等等范围,去批判这些东西。

他批判民主,他不会是去直接批判民主,他会说批判西方民主,或者说是批判资产阶级民主,或者是批判民主宪政、宪政民主。他在批判这些之前,都先对这些词语进行污染。当他说自由的时候,并不是我们对自由的理解,是另外一种理解;当他说新闻自由的时候,也不是我们从教科书上理解的新闻自由,他是进行了污染。他讲民主这个概念的时候,他并不是说中共不搞民主,他是对民主进行重新定义,比如说他宣称搞的是全过程民主。他并没有从这个词的本意,或者说从这个词的经典定义去批判它。而是把它放在西方的框架下,他批的不是民主本身,而是批的西方民主。

记者:这些书的前言中有没有明确说,这些重大课题出版项目的目的是什么?其中有什么表述?

程益中:我刚才说的有关苏联的那些论述实际上是从胡锦涛时代就开始的大项目。他们打的是居安思危的名义。这个居安思危不是要共产党吸取苏共垮台的教训,而是不要让中国出现第二个戈尔巴乔夫。他是这样解读的,所以现在中共要解释这个问题,要从头到尾的,对所有党员干部进行教育,这个教育就是说要保党,让党永远执政和他绝不动摇的理念。所以是进行了这样的解读,据我所知,这是从胡锦涛时代就开始的。这些东西都是成了中共教育党员、教育全国人民的教科书。 △
 
分享:
 
人气:67,75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