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郎新歌预示 中国处大革命前夜(视频)
 
2023年8月5日发表
 

11天播放超80亿,《罗刹海市》引爆舆论风暴,革命前夜到来?从《一无所有》到《罗刹海市》,中国民间歌谣如何演绎“国风”?(《菁英论坛》提供)

【人民报消息】中国歌手刀郎新专辑《山歌廖哉》因为其中一首《罗刹海市》而爆红,11天时间的播放量就超过了80亿。有外国媒体报导说,这首歌已经不是流行歌曲这么简单,而是形成了一个文化大事件。《罗刹海市》之所以成为一个超越音乐的大事件,是因为这首歌的歌词里面有很多对美丑颠倒、黑白不分的讽刺。有人说这些歌词是刀郎批评中国流行音乐界的一些人,但也有人说,这里面的内涵恐怕远不止这么简单。新唐人《菁英论坛》节目特此邀请了大纪元时报总编辑郭君女士、电视片独立制作人李军、动漫艺术家郭竞雄(大雄)一起来聊聊刀郎的《罗刹海市》。


刀郎新歌现象级火爆 照透中国阴暗面

动漫艺术家郭竞雄(大雄)表示,刀郎这首歌取材于《聊斋志异》里面的一个短片,叫“罗刹海市”。罗刹海市这个短片在蒲松龄写的时候,本身就具有一定的讽刺社会的意味,就是说这个社会美丑、黑白不辨,社会认知结构颠倒,那么你在这个社会想要生存的话,你必须得符合他们的这种恶趣味,把自己脸涂黑,把自己扮丑,才能够得到这个社会的赏识,其实这是对当时那个时代的影射。那么今天,刀郎这个《罗刹海市》是借用了聊斋这个故事,用山歌的形式来表达,艺术形式上就有这个调侃和俏皮的味道了。

具体来讲,说这首歌到底影射了谁,或者是骂了谁,我想我们目前所看到的都是社会上各个人士的解读,因为刀郎与那英有过十几年的恩怨,所以观众会去解读这首歌,说是指代了那英,指代了杨坤,指代了汪峰,指代了高晓松,这四个人实际上就是代表着当今中国流行音乐的菁英阶层,就是他们有话语权,他们掌握了很多资源,经常就坝屏在电视上,或者是说娱乐界这样的一个阶层,所以大家民怨已久,就借这个事情开始形成大的浪潮,攻击到他们四个人。

大雄说,刀郎在中国政治上并没有被封杀,民间所谓的封杀,实际上是音乐圈的人对他不待见,就是音乐圈有一个小资情调,有个小圈子,他们不喜欢这种风格。包括刀郎,包括凤凰传奇,庞龙,就典型的这种民间流行歌手,不被他们这个知识菁英所喜欢、所待见。尤其是在2010年有一个中国音乐风云榜排行榜,当时刀郎一张专辑的销量是280万,那已经是很大的销量了,包括像当时的顶流周杰伦也就是三四十万那样的水准,刀郎已经比他翻了好多倍了。但是当时担任评委的那英,就说刀郎的这个音乐不具备文化审美,就把刀郎从票选第一名就给拿掉了,前十名只选了九名,就没有刀郎了。那么这件事情就结成了他们俩之间的梁子,然后观众呢也感觉不满,大家对那英就产生了这个负面评价,这种怨恨的心理就有了。

中共不满的情绪大爆发

《大纪元时报》总编辑郭君在《菁英论坛》表示,刀郎的新歌《罗刹海市》爆红后,中共官方媒体也在推波助澜,中央电视台的一个社交媒体账号说,刀郎这首歌是骂美国的,它说歌词中提到罗刹国大概在太平洋西部以东26000里,这就是美国,歌词中还提到马户,那就是驴了,美国民主党的标志就是驴,它说歌词中唱黑白不分、美丑颠倒,寓意就是刀郎在批评美国。当然了,中共这个带节奏带风向,带得最厉害了,还说刀郎是骂那英、汪峰那些中国流行音乐界的大户。不过,中共其实说什么都不太重要,就算刀郎这首歌原意要骂谁,也不是很重要,因为中国的听众听了这首歌,他们心中什么感受、怎么想的,才是最重要的。

郭君说,因为艺术从来是两次创作,一次是艺术家的创作,第二次是受众听到、看了之后他们心灵的感受,所以当中国人听到这首《罗刹海市》后,他们联想到什么东西,这个才是最重要。很明显,80多亿的播放量说明中国人听到这首歌产生很大的共鸣,而这种共鸣就是不满当下中国的社会,不满中共,这才是最重要的。刀郎这首歌已经成为一个舆论海啸,或者说是一种社会情绪的爆发,而社会情绪是可以积累的,我们看到这一段时间民间出现了自嘲是韭菜,然后就是躺平,然后是四不青年,到现在这个《罗刹海市》80亿的播放量,这就是一种对中共不满的情绪大爆发,这个和北京的大洪水差不多,太突然了。

特权侵蚀音乐圈 “风雅颂”从艺术风格到阶层对立

大雄在《菁英论坛》表示,文化有“风、雅、颂”,在80代以前,中国(这里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上所有的音乐作品都是颂歌,这种歌都是什么《东方红》《国歌》,包括他们把音乐分成美声唱法和民族唱法,把民族唱法也变成了颂歌,像什么《草原上升起了不落的太阳》,总之就基本上所有的歌都属于颂歌。那么颂歌在80年代初就走向末期了,新的流行音乐起来了,这就属于我们所谓的雅乐,就是说以前一直歌唱集体主义,到了80年代初期,就是邓丽君也好,当时的崔健也好,他们在音乐中就是要表现个人,要追求个人意识的觉醒,这就成为了早期流行音乐创作的一个社会基础,他们已经不再去关注集体意识,不去关注什么党的光明未来,他们关注个人的恩怨情仇,个人的感受,这就属于近代这个流行音乐兴起的一个根基。

这也就是那时候为什么崔健会火,当时创作的《雪城》的主题曲,还有《渴望》的主题曲,都是那种把社会大的阶级情怀变成了个人的小我情怀,这就是后来被那英和高晓松他们所标榜的不具备审美的审美倾向,这就很像中国古代对雅乐的区分,比方说,我们形容这个艺术家很有“雅”,比方说这个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典型的是他不仅写个人情怀,而且要写的是一种情操、情志,就是个人的人生状态和整个人生理想和这个宇宙之间的关系,那这就被称之为雅乐,实际上这是贵族阶层的这种审美观。

那么再就是“风”,就是刀郎代表的这种音乐风格,就是民风,像老百姓现在所流唱的,那么他们所代表的风格,基本上就是男欢女爱比较多,情爱的比较多,物质享受的稍微多一点。在中国音乐就分为“风雅颂”这么几类,如果让我来判断的话,我感觉刀郎的音乐基本上属于“风”这个类型,因为它大部分都是民间口味,属于老百姓喜于传播的。

那么至于说他和那英这些音乐圈人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大的矛盾?其实我想,这个社会上任何一种人喜欢任何一种歌,都无可厚非。以美国为例子,你喜欢黑人音乐,你喜欢古典音乐,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不能说我喜欢古典音乐就看不起喜欢爵士音乐的,看不起喜欢乡村音乐的,在美国这里是没有这种现象的,大家都是平等的,公平地在社会上竞争。那么问题的点在于什么地方呢?在于他们这些人掌握了话语权,他们要形成了一个权威,不让你喜欢的音乐流行,那这就变成中国特有的一个音乐圈的现象,我要树立一个权威,我是这个权威的老大,我不让你在市场公平竞争,那大家就不满意了,我想这就是这个问题的一个根本原因。

从贵族批判到民间批判 预示大革命前夜

郭君在《菁英论坛》表示,崔健在80年代第一首爆红的歌是《一无所有》,当时中国人都普遍穷,大家基本上都一无所有;80年代末崔健的《一块红布》也是爆红了,他每次唱的时候,先用一块红布蒙上自己的眼睛,然后再唱歌,那个意思其实是很明确了,《一块红布》的歌词是,“那天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蒙住了双眼,也蒙住了天,你问我看到了什么,我说我看到了幸福。”我们当时听到这首歌也是很激动,那真的是对现实社会的批判,他直指中共那种洗脑,直指中共的那种思想垄断,所以那首歌非常受欢迎,所以崔健之后在很多年都被禁止出唱片,禁止在国内开演唱会。

独立电视制片人李军在《菁英论坛》表示,《罗刹海市》这首歌让我想起了前两年马来西亚华裔歌手黄明志的一首歌《玻璃心》,这个《玻璃心》表达的,其实就是在海外生活的这些懂汉语的人对中共的一个理解,就是,我说什么都不行,你(中共)永远是对的,连我都是你的,要不然就不让我买这个那个,要不然就是要批评我,还要我跪下,等等等等,所以歌里说,对不起,我跪不下。那么那首歌唱出来之后,在海外产生了很大的共鸣,很多人觉得是啊共产党就这样,太难缠了,怎么跟它说道理都不行,它就跟你蛮不讲理,这个是海外的人对中共的理解。

那么现在中国内部,《罗刹海市》的确是一个文化事件,刀郎这首歌,你说他硬是指谁,指娱乐界也好,指政坛也好,我倒觉得没有这种概念。他就是在说一个大家已经可能不太记得清楚的流传的故事,就是罗刹海市,那个社会跟现在的社会太像了,那个大官都是长得最丑陋的人,在当前可以影射成为心灵最丑陋的人,整个社会就是这样一种现象,就是共产党的文化造成了今天中国这个现状。刀郎这首歌之所以成为一个文化事件,就是他把这个现状很自然地通过这首歌给展现出来了,所以在中国民众的心底产生了巨大的共鸣。

大雄对《菁英论坛》表示,其实从雅乐开始,就属于对社会有批判的艺术,因为往往对社会形成这种尖锐批判的都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在以前的时代就是代表贵族阶层,贵族阶层往往就是提出社会意见的阶层。那么等到了民间,到了用“风”批判的时候,这就是形成燎原之势了,那就是整个社会产生了大的问题,那属于是革命爆发的前夜了,这就是到风的程度的批判。大雄说,往往艺术家是一个敏感的群体,艺术家的批判是前卫的,是站在前线上的,等到民间产生巨浪的时候,那就是这个社会在爆发革命的前夜。

新唐人、大纪元推出的新档电视节目《菁英论坛》,是立足于华人世界的高端电视论坛,该节目将汇集全球各界菁英,聚焦热点议题,剖析天下大势,为观众提供有关社会时事和历史真相的深度观察。

本期《菁英论坛》全部内容,敬请线上收看。

《菁英论坛》制作组 △
 
分享:
 
人气:58,18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