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亡羊已發生,補牢無希望
 
2023年8月30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作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世界人口第二大國,中國規模龐大且與全球經濟密切相連的經濟目前仍在發展的危機使外界的觀察家和研究者面臨一個重大挑戰,這就是,如何在中國的信息不透明進一步加深的情況下向他們的受衆及公衆清楚明了地說明中國的問題,以及問題的由來和預後。他們正在奮力應對這種挑戰。

至關重要的數據紛紛消失

英國《電訊報》上個星期的一篇評論標題《中國瀕臨經濟和社會塌方》顯然道出了眼下縈繞衆多觀察家心頭的一個話題。儘管許多評論者在盡力避免這樣的直言不諱,但他們難以迴避這樣的問題。

中國的問題到底有多嚴重?美國報道工商新聞的《市場內線人》網站8月29日發表的一篇長篇分析報道的標題似乎表達了外界觀察家和評論家的一種廣泛共識——《中國正在想方設法竭盡全力隱藏其經濟動盪的規模》。

《市場內線人》的分析報道所指出的中國當局隱藏行動包括在年輕人失業率超過百分之二十多之後停止發佈這樣的失業率數字。報道說:

「青年人失業率報告突然消失一事被媒體突出報道,但沒有讓長期觀察中國的人感到意外驚訝。多年來,中國各方面的經濟數據紛紛神隱。從出口到水泥產量之類的報告紛紛消失,或變得如此扭曲以至於不再有用。而就理解中國經濟的結構性病症而言,這些數據可以說要比年輕人失業率的數據更爲緊要。數據消失並不是起因於經濟增長放緩;許多國家在經濟情況不好的時候繼續發佈經濟數據。中國的經濟數據消失的原因是(中共領袖、中國統治者)習近平的中國是一個把意識形態放在經濟增長之上的國家。」

《市場內線人》的分析報道進一步解釋說:「中國經濟數據透明度的高低一直與政治形勢的起伏同步。如今,習近平和中國共產黨公開提倡過去的一些強硬做法,經濟數據就隨之消失。這種日漸增強的黑箱作業的一個最令人感到擔憂的例子來自房地產業。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佔據國內生產總值的大約30%,是中國經濟的基石。然而,這個行業也是自去年年底以來關鍵數據消失的行業。」

房地產業對經濟究竟有多重要

中國眼下的經濟危機是多方面的,但最顯眼的是房地產業的危機。規模龐大的房地產業的危機傳染擴散,引發一系列其他產業、包括金融業的危機。其他國家先前也發生過房地產業危機,但中國的情況與衆不同,富有中國特色,因此危機情況也比其他國家更爲嚴重。

專門報道工商金融新聞的美國彭博社8月23日發表的一篇分析報道,試圖以最清晰淺顯的語言和數據爲其受衆提供一幅一目了然的畫面,展示中國眼下的房地產業和整體經濟危機的來龍也去脈:

「從很多方面來說,當前的房地產危機都是政府自己造成的危機。中國20世紀90年代的財產私有化創造了該國曆史上最大規模的財富轉移之一,企業家抓住了這個機會,從銀行大舉借貸。繁榮激發了地方政府、全球債券投資者和中國中產階級的活力,房地產在中國經濟中發揮了巨大作用。在鼎盛時期,該行業直接和間接地佔國內產出的大約四分之一,佔家庭資產的近 80%。雖然種種估算各不相同,但算上新房、現房以及未售出房,該行業 2019 年的價值約爲 52 萬億美元,約爲美國房地產市場規模的兩倍。」

過去20年失敗的積重難返

中國經濟出了大問題,這不但是海外觀察家、研究者們的共識,而且也是中共當局以含蓄扭捏的方式承認的一個問題。7月24日,中共最高權力機構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由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中國官方媒體報道說:「會議指出,當前經濟運行面臨新的困難挑戰,主要是國內需求不足,一些企業經營困難,重點領域風險隱患較多,外部環境複雜嚴峻。」

中國經濟諸多嚴重問題集中爆發,也使海外的觀察家和研究者不得不進行反省——問題如此之多,如此嚴重之嚴重,在表達自由、學術自由沒有基本保障的中國國內,研究者和觀察家不能說或不敢說也就罷了,爲什麼在中國國外、在民主自由的國家,研究者先前也沒有給予足夠的陳述、展示、預警?

總部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專門研究中國經濟的資深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8月22日發表文章表示,中國目前深重的經濟問題所反映的也是長期研究或關注中國經濟問題的海外研究者和評論家的失敗。

史劍道文章的標題是,《中國經濟學領域的失敗》。文章的第一段直言不諱地對自己的同行提出了非常嚴厲的批評:

「中國並不是正在崩潰。中國非常嚴重的經濟問題並不是今年或去年或過去5年才出現的。最近才發現這些問題的經濟學學者沒有公信力。更糟的是,財經金融頻道的評論家在聲嘶力竭地叫喊中國必須拿出有力的刺激措施否則就是一個死。中國經濟脫離正軌至少已經14年了,現在還在繼續慢慢地走向完全停滯。...」

在史劍道看來,太多的研究者、評論家沒有注意到中國當前的經濟問題其實從2002年、也就是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上臺的時候就開始了——「2002年將近年底,在胡錦濤準備成爲中共總書記之際,中國放鬆貨幣政策,新的工業政策出臺,不再強調競爭,而是強調國家目標,跟其前任江澤民形成對照。這是微妙的。」

接下來就是20年的不那麼微妙的以大量舉債、資源誤置爲特色的高速和不那麼高速的經濟增長,這種增長一度讓中國國內外很多人發財和欣喜,使衆多評論家喝彩。然而,那種不可持續的增長最終走到了今天。

史劍道文章的結尾是:「跟2015年相比,2019年中國經濟老了4年,舉債多了4年,在壞政策中陷了4年。就把2023年當2019年吧。當初沒有危機,現在也沒有危機,只是有失敗,中國經濟決策的失敗,還有過去20年自稱懂得那些決策的很多人的失敗。」

亡羊已發生,補牢無希望

在困境中掙扎的中國經濟究竟會走到哪裏,這是眼下衆多研究者和評論家們熱議的話題。8月26日一期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封面文章的大標題是一個問題——《爲什麼中國經濟問題不會得到解決》;副標題則是問題的答案——「日益專制的政府正在做出諸多壞決策。」

文章在列舉中國從過去到現在的一系列政治經濟問題以及習近平當局的應對之策之後寫道:

「然而,即使按照習近平的標準,中共的決定也是有缺陷的。疫情清零政策的崩潰損害了習近平的威望。對科技公司的打擊嚇跑了企業家。如果中國因當局拒絕刺激消費而陷入持續通貨緊縮,債務的實際價值將會上升,並對經濟造成更大壓力。最重要的是,除非中共繼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否則它將削弱它對權力的控制並限制它與美國抗衡的能力。

「因此,越來越多的政策失敗看起來不像是對國家安全的新的、自我犧牲的關注,而更像是簡單的錯誤決策。它們與習近平的權力集中和他用對他效忠的人取代高級職位的技術官僚同時發生。中國過去常常容忍有關其經濟的爭論,但如今它卻勸誘分析人士表現虛假的樂觀。最近,它停止發佈有關青年失業率和消費者信心的令人不快的數據。政府高層仍然擁有大量人才,但當來自最高層的信息是忠誠高於一切時,期望官僚機構能夠拿出理性分析或創造性想法是天真的。相反,決策越來越受到一種意識形態的支配,這種意識形態融合了左翼對富有的企業家的懷疑和右翼不願給沒有工作的窮人發錢的觀點。」 △
(轉自美國之音)
 
分享:
 
人氣:13,44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